同样是历劫,白浅跳诛仙台,锦觅灰飞烟灭,而她却像闹着玩的!

来源:每日新鲜剧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连一句内容提示都没有,也没有作者,这样好难找到楼主要的诗歌。记得有一个八十年代系列诗歌《风流歌》,有点像楼主说的,不知道是不是,就算不是,也可以大家分享一下。风流歌之一一、什么是风流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我心中的情思像三春的绿柳;风流哟,风流,谁不爱风流?我思索的果实像仲秋的石榴。我是一个人,有血,有肉,我有一颗心,会喜,会愁;我要人的尊严,要心的颖秀,不愿像丑类一般鼠窃狗偷!我爱松的高洁,爱兰的清幽,决不学苍蝇一样追腥逐臭;我希望生活过得轰轰烈烈,我期待事业终能有所成就。我年轻,旺盛的精力像风在吼,我热情,澎湃的生命似水在流。风流呵,该怎样把你理解?风流呵,我发誓把你追求;清晨—我询问朝阳,夜晚—我凝视北斗…遐想时,我变成一只彩蝶:“呵,风流莫非指在春光里嬉游?朦胧中,我化为一只蜜蜂:“呵,风流好似是在花丛中奔走。我飘忽的思潮汇成大海,大海说:“风流是浪上一只白鸥。我幻想的羽翼飞向明月,明月说:“风流是花下一壶美酒。于是,我做了一个有趣的梦,梦见人生中的许多朋友—他们都来回答我的问题,争辩着,在八十年代谁最风流。理想说:“风流和成功并肩携手。青春说:“风流和品貌不离左右。友谊说:“风流是合欢花蕊的柱头。爱情说:“风流是并蒂莲下的嫩藕。道德说:“风流是我心田的庄稼。时代说:“风流是我脑海的金秋。风流哟,风流,请你回答:这样的理解是不是浅陋?风流哟,风流,请你开口:你有没有不变的标准让我恪守?二、风流的自述我就是风流,我就是风流,我是僵化的敌人,春天的密友。我像一朵鲜花,开在枝头,我像一个姑娘,目光含羞;我像一只牡鹿,跳涧越沟,我像一头雄狮,尾摇鬃抖。有时,我是无形的,像清风徐徐,有时,我是有形的,似碧水悠悠;有时,我化作新娘秀发上一段红绸,有时,我变成战士躯体上一副甲胄;有时,我是明眸里的一丝火花,有时,我是笑靥上的一涡蜜酒;有时,我是铁马冰河风飕飕,有时,我是气吞万里雄赳赳;更多的时候我不是饰物和形体,我是内心里对美的热烈追求!人类多长寿,我就多长寿,我比甲骨文的历史更加悠久。我曾和屈原一起质问苍天,我曾与张衡共同观测地球;张骞通西域,我在鞍前,鉴真东渡海,我在船后。我曾陪花木兰替父从军,我曾跟佘太君挂帅御寇;多少回呵,我随英雄报深仇,一声吼:“不扫奸贼誓不休!多少次呵,我伴志士同登楼,高声唱:“先天下之忧而忧…”血沃的中原呵,古老的神州,有多少风流人物千古不朽!花开于春哟,叶落于秋,历史不死呵,又拔新秀—君不见:江山代有才人出,现代人比祖先更加风流!什么三点秋香,什么拼生觅偶,这样的风流韵事,已显陈旧;什么题诗红叶,什么葬花土丘,这样的爱情传奇,早就听够。八十年代呵,要有新的歌喉,要唱新的风流歌谁来开头?从迎春花的小嘴巴,到火车头的喇叭口,风流进行曲在昂天鸣奏!三、我和风流一场动乱,我们喝下自己酿的苦酒,风流也被看成是毒蛇猛兽。我心灵的土地,堆满石头,我感情的河床,渴得难受。整整十年,在沙漠上跋涉,我渴望一块有水有草的绿洲。面对现代科学,我神情茫然,像一个刚走出森林的猿猴。人生之路呵,可惜不能重走,青春逝去呵,只有伤痕遗留。我曾经消沉,我曾经执拗,自以为把人间的一切都“看透”。我一度沉湎于虚荣的引诱,错把赶时髦当作风流—借一架录音机替我遣忧,靠一把六弦琴把灵魂拯救。西服加领带,裤子喇叭口,哪管贴身的破衬衣有领无袖;皮鞋能照影,头发抹足油,谁知我脚上的袜子露着趾头。跳舞呀,我尽情地跳,不惜在打蜡地板上眩晕了头;溜冰呀,我随意地溜,但愿在轻松愉快时忘记忧愁!可这样的日子呀,也不能长久,昨天的时髦呀,今天已落后;那扫地面的喇叭裤已不新鲜,那催人睡的流行曲我已听够。风流呵,你不常在街头巷尾嬉笑,也并非老是在舞会里逗留;舞曲是生活之歌的一个间奏,没有完整乐曲,间奏何用之有?娱乐是生活之书的一页插图,没有鸿篇巨制,插图何以附就?红尘呀,谁能看破?看破不过是悲观自弃的一个借口;未来呀,谁能猜透?猜透不过是妄自尊大的一个理由。真正的风流究竟是什么呀,我有在沉思中皱起眉头…四、真正的风流这才叫风流,这才叫风流,敢于和残酷的命运殊死搏斗!这才叫风流,这才叫风流,在历史的长河上驾时代飞舟!在枪口下揭穿造神者的阴谋,把一腔滚烫的血洒在荒丘;在棍棒下祭奠好总理的英灵,让无数洁白的花在在胸口!把祖国请到世界体坛的领奖台上,让她听一听国歌的鸣奏;把红旗插在珠穆朗玛的最高峰,让她摸一摸蓝天的额头!在地雷密布的山口请战:“让我先走!在完成任务撤退时高喊:“我来断后!性能还不稳的新歼击机,我去试飞,烟云尚未散的核试验场,我去研究。像雷锋那样热爱平凡的工作岗位,不管到哪里,都是一台车头;像焦裕禄那样关心灾民的柴米油盐,纵然是死了,也要浩气长留!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今朝,就是实现理想的战斗—炉前激战,酿一炉红酒,遥举金杯,为祖国祝寿;海上疾驰,抖一条白绸,浪献哈达,赠四海五洲。在西德考博士学位,对答如流,一片绿叶舒展,预示金秋;去美国作旅行讲学,切磋研究,一枝红杏出墙,满园抖擞…竞芳争艳呵,是花的风流,傲雪凌霜呵,是松的风流;北斗的风流是指示方向,卫星的风流是环绕地球。我们是人,钟天地之灵秀,我们的风流似天长地久!我们干的是各行各业,我们对风流却有共同的追求:“一口清”,是查号话务员的风流,“一刀准”,是肉店售货员的风流;“神刀手”,是女修脚工的风流,“描春人”,是清洁队员的风流…我们要让服装和心灵同样美丽,我们应使物质和精神同样富有!从劳动中提取快乐作为报酬,从奋斗中夺来胜利当成享受。呵,每一条无法解释的现象,都可能是一门新兴学科的入口;每一项成绩都靠汗水浇就,每一个问号都可能“曲径通幽”!劳动、创造、进步—无止无休!爱真、爱善、爱美—不折不扣!这是真风流哟,这是真风流,把时代的彩笔紧握在手;绘四化之图,建幸福之楼,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铺锦叠秀!让人民说:他们受过挫折,摔过跟头,可他们把时代的使命担上了肩头;让历史说:他们善于思索,敢于战斗,不愧是中华民族的一代风流…风流歌之二一、再唱风流歌写风流哟,赞风流,五度春秋,当年的《风流歌》可曾陈旧?恋风流哟,爱风流,情满歌喉,今天唱《风流歌》,谁来带头?五年呵,大河奔腾,鱼龙竞游,风涛里奋进着多少飞舟;五年呵,帆乘风行,船击水走,激流中一批人才造就-现实里的"牧马人",算得上风流,逆境中二十年,把心理学研究;当代的保尔",不愧为风流,在生活的沙漠上开拓理想的绿洲。华山抢险的英雄,是群体的风流,在紧急的时刻把壮歌高奏;如鱼得水的新厂长,是企业的风流,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挺胸昂首。是风流的时代哟,时代的风流,把一曲《风流歌》,播向九州!此刻,窗与窗对开,心和心通邮,秋风吹过你,也吹过我的胸口。一只只鸿雁,把门轻叩,衔来青山的回声,潮汐的问候;风流爱我们,我们爱风流,朋友呵,新的风流歌何时写就?望东西南北中,竹绿松翠花事稠,再唱风流歌,怎分谁先谁后?看工农科教文,致力改革争上游,风流最属谁?难评孰劣孰优。我思哟,想哟,感到才情不够,我写哟,改哟,时常捉襟见肘…苦恼中,一包泥土飞到我的案头,捧着它,像把祖国河山捧在手。这泥土,寄自老山前线的壕沟,土里有誓言,更有战士的追求。握握它,一块块弹片咬我手,闻闻它,一阵阵硝烟呛我口。一道闪电划过我思索的云头,战士,战士才堪称风流的魁首!我的心飞向老山,飞向南疆,顿时,胸中响起了枪鸣炮吼。我要替战士,唱血染的风流,第二支《风流歌》,为战士独有!二、血染的风流血流得够多了,可还在流,三角带已扎不住我重创的伤口;血流得太多了,可还要流,急救包已难急救我垂危的战友。方才在写家信,请客血染衣袖,圆珠笔还夹在他被炸断的手;刚刚在说北京,转眼弹裂身首,此生不能去英雄碑前把影留…我不愿意死,死不瞑目,不甘心就这样被死神劫走!我爱生活,爱得情深意厚,'我想亲人,想得心都颤抖。战斗间隙,依在坑道闭目神游,梦幻中又映出心上的镜头:母亲瞩望着我,伫立在村口,怎忍心让她的白发再添新愁;妻子挂记着我,为我担忧,我作河床,她的爱才能欢快地奔流。刚出生的儿子不需要我的勋章,有我,他才会有一个完整的中秋;我看见了梁大娘,看见了玉秀,一个花环,怎能罩住千百个坟丘。猛然间,一阵枪声把我惊醒,我转身抓起枪,投入战斗-祖国需要我,她的领土要我坚守,于是,我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在脑后:以身排雷,为了胜利我敢粉身碎骨,向我开炮",我像王成一样大声怒吼!身绑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拉响爆破筒,和阵地共存共留。我死了,阵地上找不到我的尸首,泥土中渗进了我的忠诚和血肉;我死了,化作老山上白云悠悠,死也搂着祖国的山峰不肯放手。祖国,你看见我的遗书了吗?血染的信封,装在血染的衣兜:年迈的妈妈,不要为我把泪流,为国捐躯,江山不倒儿不朽;亲爱的妻子,不要为我把心揪,愿你重获得幸福,在改嫁之后…未见过面的儿子呀,别怨爸爸,爸爸是军人,军人不能让祖国蒙羞;爸爸爱你,爱你妈妈和奶奶,正由于爱,才使我血洒荒丘…三、两种风流就在这时候,在你拉响爆破筒的时候,北海的划船已载不动过多的温柔;美丽的花伞,轻拂着杨柳,人面与花影在水面上漂游。就在这时候,在你身中数十弹的时候,浦江的石凳已被爱神一条条占有;喃喃的情话,相偎相搂,拥抱和接吻使月儿也觉得害羞。剧场在演《天鹅湖》,梦一样轻柔;舞厅正跳迪斯科,青春在旋扭…差别竟然这么悬殊,注定要-有人流血牺牲,有人安乐无忧!生活就是如此现实,时刻是-有人慷慨赴死,有人笑上酒楼。既然战斗已开,国门要守,不是我流血,就是你血流;那就让我流吧,祖国,穿一身军装,就要有军人骨头。..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在古装剧中总是会有很多的人物设定,比如说要历劫升仙,就有很多情节中用到。同样是历劫都是什么样子的呢,当时化作凡人经历情劫,当时的她因为被封印了自己的记忆,所以什么都不知道了,在凡间的时候和夜华两个人相爱了,但在回到了天宫之后,却遭到了很多的苦楚,还被挖去了双眼。渡劫之后成为了整个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但是因为跳下诛仙台,万念俱灰,导致心疼到只能向折颜上神讨要忘情药,这一段也令人非常伤情了。白浅在历劫的时候跳下了诛仙台,这个时候的她穿着一身白衣,所以掉下去之后浑身都是伤口,看起来真的是非常的痛啊。

终是白浅忘了情,你是墨渊也不行。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孤独也是愁。若无李白这一醉,亦无孤独亦无愁。终是凤九断了尾,帝君也没落下泪。终是荆轲刺了秦,一代帝王一代臣。终是婆娑断了弦,心中痛处谁能懂

锦觅在历情劫的时候,为了避免天魔大战以身殉道,这个时候让她直接灰飞烟灭。在凤凰的怀中一点点的消失,看到这儿的时候相信很多人都看哭了吧,真的是心疼的凤凰呀。这部剧也是非常虐的,因为自己从小就断情绝爱,导致最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谁,竟然亲手捅了自己最爱的人,之后去了忘川,看上去非常扎心!但是在锦觅五百年后虽历劫成功,却还是遭受了违背上神之约的惩罚。

诛仙剑(诛仙台服主题曲) 痞克四-诛仙剑 诛仙OnLine主题曲 作词:自从 作曲:黄韵玲 钟兴民 自从 专辑:大梦无限(EP) 非铜非铁亦非钢 曾在须弥山下藏 岂无经水火淬炼锋芒 正邪利害戮人亡 中原四处起红光 拥

最后要说的就是三生三世中的织越了,其时她对东华帝君也算是一片情深。当得知东华帝君历劫的时候,但是凤九喜欢着她,所以甘愿下凡间做他的妃子,织越看不惯也想要下凡陪伴,但是刚下来的时候,就被告知帝君已经去世了,其实最后她这个历劫看起来真的就跟闹着玩似的,你觉得呢?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再剑舞风起 空阶雨 多少成追忆乱云飞 青锋三尺义 杜鹃醉 傲骨隐青衣不过一眼望去 相思意 眉间心上无力回避谁低语 千里故人稀 谁挑眉 未悔平生意桃花笑尽春风 再难觅 何处相守何来相聚望雪落千里 将青衫隐

原文我容光焕发地上得九重天,捏个诀轻易避过南天门奠兵天将,一路畅通无阻直达洗梧宫中素锦住的畅和殿。典范她真会享福,正靠在一张贵妃榻上慢悠悠闭目养神。我显出身形来,方进殿的一个侍茶小仙娥惊得呀一声叫唤。典范刷地睁开眼睛,见着是我,一怔,嘴上道:“上神驾到,素锦不胜惶恐。翻身下榻的动作却慢悠悠的,稳当当的,果然不胜惶恐。我在一旁坐了。她拿捏出个大方的笑容来,道:“素锦揣摩上神圣意,大约是来问君上的近况。若说起君上来,”顿了一顿,将那十分大方的笑做得十二分大方:“凡世的那个素素,同君上处得很好,也将君上他照看得很好。笑意衬得她面上那双眼睛盈盈流光,我抚着扇面做出个从容的模样来,道:“如此这般,自然最好。夜华这厢托你的照拂令我放了心,是以今日,我便想着也来关怀关怀你。她疑惑看我一眼。我端庄一笑:“素锦,本上神的眼睛你用了三百年,用得好不好?她猛一抬头,脸上的血色由润红至桃粉,再由桃粉至惨白,瞬间换了三个色,煞是有趣。她颤着嗓子道:“你、你方才说什么?我展开扇子笑道:“三百年前本上神历情劫,丢了双眼睛在你这里,今日掂起这桩事,便特地过来取。你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由本上神亲自动手?她往后退了两步,撞在身后贵妃塌的扶臂上,却没觉着似的,嘴唇哆嗦道:“你是,你是素素?我不耐烦摊开扇面:“到底是由你亲自剜还是本上神帮你剜?她眼睛里全无神采,手紧紧绞着衣袖,张了几次口,却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好半天,似哭似笑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明明只是个凡人,怎么会是你,她明明只是个凡人。我端过旁的桌案上一杯热气腾腾的浓茶,奇道:“一个凡人怎么,一个上神又怎么。只因我三百年前化的是个凡人,脓包了些,你这个小神仙便能来夺我的眼睛,匡我跳诛仙台了么?她腿一软,歪了下去。“我、我”地我了半天没我出个所以然来。我挨过去手抚上她的眼眶子,软语道:“近日本上神人逢喜事,多喝了几坛子酒,手有些抖,大约比你自个儿动手痛些,你多担待。我手尚没下去,她已惊恐尖叫。我随手打出一道仙障,隔在畅和殿前,保准那些小童子小宫娥即便听到她这个声儿也过不来。她瞳色散乱,两只手死死抓住我的手,道:“你不能,你不能…”我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脸:“三百年前你就爱扮柔弱,我时时见得你你都分外柔弱,就不能让本上神开开眼,看看你不柔弱时是个什么模样么?夜华剜我的眼时说欠人的终归要还,当初你自己的眼睛是怎么没的,我们两个心知肚明。我的眼睛是怎么放到你眼眶子里去的,我们两个也心知肚明。你倒说说,我为什么不能拿回自己的眼睛,难道我那一双眼睛在你眼眶子里搁了三百年,就成你自己的东西了?话毕,手上利索一动。她惨嚎了一声。我靠近她耳畔:“三百年前那桩事,天君他悄悄办了,今日这桩事,我便也悄悄办了。当初你欠我的共两件,一件是眼睛,另一件是诛仙台。眼睛的债今日我便算你偿了。诛仙台的债,要么你也正经从那台子上跳下去一回,要么你跟天君说说,以你这微薄的仙力去守若水之滨囚着擎苍的东皇钟,永生永世再不上天。她身子一抽一抽的,想是痛得紧了。此种痛苦我也遭过,大约估摸得出来。她痛得气都抽不出来,却硬逼着蹦了三个字:“我…决不…”不错,总算没再同我扮柔弱,勉强硬气了一回。我抬高她满是血污的一张脸,笑了两声:“哦?那你是想让本上神亲自去同天君说。但我这个人一向此时说一套,换个时辰说的又是另一套。若是我去同天君提说,就不晓得那时候说的还会不会是此时口中这一套了。手底下她的身体僵了僵。继而痛苦地蜷成一团。我心中念了句佛,善恶果报,天道轮回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2827/28276146.html report 7544 在古装剧中总是会有很多的人物设定,比如说要历劫升仙,就有很多情节中用到。同样是历劫都是什么样子的呢,当时化作凡人经历情劫,当时的她因为被封印了自己的记忆,所以什么都不知道了,在凡间的时候和夜华两个人相爱了,但在回到了天宫之后,却遭到了很多的苦楚,还被挖去了双眼。渡劫之后成为了整个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但是因为跳下诛仙台,万念俱灰,导致心疼到只能向折颜上神讨要忘情药,这一段也令人非常伤情了。白浅在历劫的时候跳下了诛仙台,这个时候的她穿着一身白衣,所以掉下去之后浑身都是伤口,看起来真的是非常的痛啊。锦觅在历情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