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老厝边”,你们都去哪里了?

来源:厦门日报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歌名是《茶语》歌曲百《茶语》由李宁作词,汪永超度作曲,90后歌手蒋安版然演唱。所属专辑 蒋安然发行时间 2015年7月歌曲原唱 蒋安然填权 词 李宁谱 曲 汪永超编 曲 汪永超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老厝边05:37来自厦门日报

囊萤夜读讲的是晋朝车胤小时候家贫,没钱2113买灯油,用纱布把萤火虫装起5261来,在夜里刻苦读书的故事。囊萤夜4102读 铁杵成针讲的是唐代李白小时候不喜欢学习,在河边1653见到一个老婆婆在拿着

“老厝边”

作者 / 王斌

原载于《厦门日报》城市副刊

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 现在是什么模样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 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这漫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如果有明天

“厝边”,闽南话意为邻居。说起“老厝边”,许多人一听就心生暖意,勾起时光深处的许多温馨回忆,满满都是岁月不老的鲜活画面。

旧日的时光漫长而沉静,我的童年是在中华老城区的墙顶巷度过的,记忆中,那段岁月好像是停滞的,老宅院、旧楼房、石板路青石条凳,仿佛都被悠悠岁月打磨得光滑润泽。

那时的老城区,闽南人家的传统大宅和华侨回乡建成的小洋房鳞次栉比,普通人家的老旧瓦房同样挤挤挨挨,满腹诗文的饱学之士和步履匆匆的工人师傅在老巷里同出同入,鼻息可闻。

那时安装自来水的人家屈指可数,巷里的老井和几家老宅院的青石井便成了老人小孩最常光顾的地方。曲径通幽的小巷,古朴清幽的宅院,因了大家的提水洗濯而喧嚣热闹。那时的街坊邻居们若有亲朋来访,主人恰好不在,左右邻居便会殷勤款待,真是“远亲不如近邻”。那时的“厝边”,大家白天很少关门闭户,各家各户的孩子登堂入室,嬉戏耍闹如入自家,就是大人们在家时,每到午饭或晚饭时光,也是手里端着碗,米饭上堆着菜,东家逛逛西家聊聊。

我小时候独爱夏天漫长的日子。因为巷子里玩伴众多,十来个小伙伴既是“厝边”亦是同学,十分亲近。我们自己做风筝放飞,扎铁环排队溜圈,打陀螺比赛飞旋,养金鱼斗蛐蛐,抓金龟摘杨桃,一分钱的烧饼几个人分着吃。小脑袋紧挨着趴在小桌子上刻小人儿,彩纸上的人都是《水浒传》《西游记》和《三国演义》里的人物。那时,与我家紧邻的两户人家都是印尼归侨,常在家中说印尼话,耳濡目染下,小时候的我竟也能说一口印尼话。两户印尼邻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夏日睡觉用抱枕,他们的抱枕足有一米多长,抱着睡很是舒服。因看我实在喜爱抱枕,邻居大婶还专门做了一个崭新的大抱枕送我。

夏日小巷的晚上最是热闹:老华侨泡着功夫茶,眯着眼睛悠然自得;光膀子的大叔摇着蒲扇“楚河汉界”杀得难分难解;戴眼镜的叔伯谈古论今,身边总是围着高高低低的小脑袋,听得心向往之;印尼归侨小年轻架不住大家的请求,弹奏印尼乐器、唱起缠绵多情的印尼歌曲,引来阵阵喝彩……每每都要月上中天,大人小孩们才意犹未尽地各自回屋睡去,留下一巷子的清风慵懒地吹着。

岁月无痕,日子不经意地过去了,当年的“老厝边”难得再聚。前些日子偶遇一位老同学,亦是“老厝边”,他告诉我以前的小伙伴再三交代他尽量找到当年的玩伴,大伙儿重聚一堂,再话当年。听他一说,再互相凝视彼此头上的白发,我们的眼眶不知不觉地湿润了,一时间竟相对无言。

作者

王斌,出生在鼓浪屿。热爱乡土,性情古朴。每有小思,涂鸦于纸。若无闲事,行走文字。年过半百,老汉一个。布衣寒舍,怡然自乐。

朗读者

宁炜,厦门晚报副总编辑。

征集

★《夜读》栏目每周定期推出“闽南夜话”、“诗歌之夜”、“英文朗读”等,用多元化的节目,满足听众们多样化的需求。

★如果您有适合栏目朗读的文章,中英文皆可,欢迎推荐或投稿给我们。

★如果有适合夜读栏目的好声音,也欢迎自荐或推荐,让好声音为平淡的生活添彩。

★可以发送音频作品或原创文学作品至电子邮箱xmrbsbjczs@126.com,请在邮件标题处注明“夜读+朗读者姓名”或“夜读+作者姓名”,并附上自己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

厦门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出品

音频制作:许梦洁 摄影:王协云、林铭鸿

编辑:海鹰 施璐玮 值班主任:蔡萍萍

厦门日报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老厝边、老街坊、老邻居,看到这些字眼,就让人感到温馨。对我来说,“老厝边”三字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它是我的母语对老邻居的特有称谓,它唤起一阵亲切感。老伴上街归来,面有春风,知有好事。果然说是遇着老厝边阿华姨,久未见面,一见面就谈个不可开交。还带回当年老厝边的许多信息,谁谁谁在哪个省甚至哪个国发展得很不错,谁的孙子考上某名牌大学,都是些快意事。现在,生活安定,社会流行怀旧风。老同学、老同事、老战友、老同乡、老知青,组成各种联谊会,活动起来,许多人不远万里奔赴参与,收获了友情,收藏了历史。依我看,其中独具韵味的是偶遇老厝边。想起来,它可达到“他乡遇故知”的水平。宋代的洪迈在《容斋四笔》中有《得意失意诗》,说旧传有诗四句,诵世人得意者云:“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一、三、四句有亲身体会的人不少,并且以后仍有机会经历到,昔时那种他乡遇故知的无限快意,以后也许不再有或极少有了。它的令人快意,完全在于偶然之中,才有意外的惊喜,现在通讯这么发达,老朋友身在何方,一触手机即可预约见面,不可能有惊喜了。偶遇老厝边就会有这种意外的快乐。够得上称为老厝边的,必须曾为邻几十年甚至几代人,彼此知根知底,生活中曾经有许多故事彼此都是其中的角色,再重逢就有说不完的话。潮州人对老厝边看得极重。有句俗语叫“远亲不如近邻”。千万别只理解为家有急事需人帮忙,远亲乃远水,救不了近火,厝边却是随叫随到,比打110快多了。这是现实,但潮州人看问题绝不只停留在功利层面上。“远亲不如近邻”的完整说法应是“远亲不如近邻亲”,落足点在个“亲”字上。只要是厝边,我们就是近亲,亲善、亲和、亲热、亲!无功利、不嫌弃,哪怕东家的小孩是顽童,西家的后生有坏脾气,也不管谁富谁穷,既是厝边,就是亲朋,要关心、要爱护,而不是躲而避之。若因而三迁四徙,也太功利了。我们原来住在城脚一小巷,五户人家都是三代前就定居这里。三十年前陆续迁出,老厝辟成街路。某日见到南屋的四兄,他在帮儿子工厂看门,该厂的经济效益一直很好。四兄邀我到门房去喝茶。七十多岁的人了,行动仍很利索,他先进卫生间洗手,发现水龙头一直在滴水,就打个电话叫阿鲁(还是阿府?没听清)带个水龙头过来修一修。然后冲起工夫茶来,他今天的生活非常满意,说从没想到菜场买菜不问价钱,花钱想都不用想,还介绍到他的外孙内孙都令他感到有脸。这时,阿鲁或阿府来了,点下头就进卫生间去,不一会就出来说:“好了!四兄问:“几钱?阿鲁答:“不用,换个橡皮圈还讲什么钱。四兄从身后抽屉中取出一张20元人民币塞过去:“车马费。阿鲁没再讲究就收起了,就像我对他是鲁是府不去讲究一样随便。但四兄的举动,让我忆起四十年前的一件趣事。阿鲁走后,我说:“四兄真大出手。“20元相当以前2分钱,什么大出手!“嘿,一分钱也是钱啊!我高声说。四兄拿眼睛望我,拿食指指着我,忍住笑说:“你呀,掠我来文娱配茶!当年,他这个开工厂当老板的儿子十三四岁,独个儿住在一间小库房,其门对着我卧室的窗。每天早上,儿子还睡得昏沉沉,他就来敲门,催儿子起来小解,然后把夜壶提到井边,加了水。市郊菜农进城倒尿,每壶2分钱,四兄一定要卖3分钱,说这壶尿量足质好。邻居们包括四嫂笑他咸涩佬,他高声说:“一分钱也是钱。这话在厝边头尾曾流传一段时间。今日重提,真恍若隔世。四兄舒了一口气说:“那时真太穷了,人穷志短,面子也无法顾了。可以毫无顾忌挖对方的丢脸事,可以高高兴兴把它作为笑谈,这就是老厝边。现在,大家都住楼盘,三重门四重锁,出门坐在小车里,连对门的户主的面孔都难一见,新厝边都没有,更别说老厝边了。真留恋跟老厝边生活在小巷中的日子。为什么?也许当年相处,彼此不存在竞争,交往不为了功利!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2827/28277455.html report 5574 老厝边05:37来自厦门日报“老厝边”作者/王斌原载于《厦门日报》城市副刊“厝边”,闽南话意为邻居。说起“老厝边”,许多人一听就心生暖意,勾起时光深处的许多温馨回忆,满满都是岁月不老的鲜活画面。旧日的时光漫长而沉静,我的童年是在中华老城区的墙顶巷度过的,记忆中,那段岁月好像是停滞的,老宅院、旧楼房、石板路青石条凳,仿佛都被悠悠岁月打磨得光滑润泽。那时的老城区,闽南人家的传统大宅和华侨回乡建成的小洋房鳞次栉比,普通人家的老旧瓦房同样挤挤挨挨,满腹诗文的饱学之士和步履匆匆的工人师傅在老巷里同出同入,鼻息可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