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卫平称每次调控都倒在血泊:绿城之后再无房产

来源:SINA    2019/9/17 16:51:34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宋卫平 (图 / 本刊记者 梁辰)   宋卫平 (图 / 本刊记者 梁辰)

  了不起的宋卫平

  宋卫平又开始不耐烦了。 

  “这个问题不成立,这个问题太复杂了,这个问题取消。”他一连取消了好几个记者的提问。坐在旁边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话筒被太多次抢过去后,宋卫平索性不再归还。两支麦一同摆放在他的面前,就像原本就为他准备,供他任意发言。他的秘书站在台下,一回头看见记者,攥着的手摊开来,手心里面全是汗,她无奈地笑着说:“宋总太不受控制了……” 

  宋卫平刚刚卖掉了他的公司。 

  2014年5月23日下午,杭州黄龙饭店。在全国三百多家媒体的面前,绿城中国董事会主席宋卫平宣布了这桩中国地产行业最大的收购案的消息——融创中国以总计62.9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0.6亿元)分别从宋卫平、寿柏年(绿城中国副主席)、夏一波(宋前妻)手中购得24.31%的股份,与原第二大股东九龙仓并列为绿城中国第一大股东。 

  “春天卖东西比较好,到了夏天就不好卖了。”宋卫平说。发布会前两天(5月21日)也正是农历节气小满,杭州至此告别春天。 

  结局 

  多日来,这位性格大亨因为这桩交易所引起的相关事宜和连锁效应疲于奔命,在多次爽约后,发布会后的当晚他终于确认了记者的采访,时间是午夜12点。他的秘书一再在电话中恳请:“他今天喝得有点高了,他比较敢说话……不想因为他的直率而受到舆论或有关部门迫害。” 

  绿城玫瑰园度假酒店位于杭州之江路,这里的露天酒廊正是大多数描述宋卫平的采访稿中起始的地点。黑夜不但掩盖了浓郁的绿植,也掩盖了隐匿其中的建筑。多年来,这间酒廊充当着宋卫平的办公室。酒廊分为内外两个区域,大多数时候,他都喜欢坐在户外的长廊上,桌子上摆放着一杯加冰可乐,一包万宝路牌香烟,除了手机从摩托罗拉换成了iPhone外,其他一切照常。 

  再次等待了3个小时,送走了3拨人后,宋卫平终于坐在了记者面前。他略显发福的身体陷在椅子里,夜色下显得疲惫,精神不佳,不知是饮酒兴奋过后的寂寥还是卖掉公司的心有不甘。 

  “你还有什么问题?我前面已经讲了很多很多了。”他开门见山,有点不耐烦,直接跳过询问来访者详细信息的环节。早就有人告诫过记者,天蝎座A型血的宋卫平脾气火爆,缺乏耐心,只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 

  此前一天,正是在这里,宋卫平和孙宏斌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 

  “崖山之后再无中国,绿城之后再无房产……崖山之战你知道吗?”宋卫平反问记者,“四川合川(注:应为重庆合川)的钓鱼城都坚守了20年。”他用蒙古铁骑吞灭南宋的典故比喻这次绿城的变卖,坐在一旁的朋友杜平提醒他,“这个典故用来比喻现在的绿城并不恰当,它太悲壮,不符合你的形象。” 

  这已经是绿城第四次陷入舆论和现实的双重危机之中,在每次宏观调控之后,绿城都是第一个倒在“血泊”之中的。 

  5月15日,绿城中国将股权转让融创的事宜被披露出来。两天后,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在北大全球金融论坛上做报告时声称,绿城作为国内标杆房企之所以会沦落到被卖掉的下场,是因为宋卫平频繁飞赴拉斯维加斯参与豪赌。 

  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当天即发表微博称阎焱纯粹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宋卫平、寿柏年转让股权给融创,是选择接班人,是为了绿城的品牌能发扬和传承,是嫁女儿。” 

  由于交易双方都属香港联交所上市企业,这番嘴架直接导致了证监会对双方重新进行审核,这桩交易被延缓了一周。随后在绿城官网发布的“千字文”中,宋卫平字字深情,“天下本一家,有德者掌之。人生一世,无人不关心盖棺之论。股权转让的决定,首先来自于退休的需求,不是我,是我的兄长、同学寿柏年……” 

  绿城的副董事长寿柏年在绿城内部有“周恩来之贤”的美誉,但年逾花甲,近年来更是被传身体抱恙,有一次甚至胃出血1500CC。一位接近宋卫平的朋友告诉记者,吐血之后寿柏年的妻子直接打电话给宋,要求退休。“如果是寿总自己提出来,宋总或许还能赖一赖。” 

  宋卫平比寿柏年小3岁,但他膝下没有儿女。他有过一次婚姻,前妻夏一波早年与他结识于舟山,彼时他还是一位关心国家大事的党校教员,而夏的父亲则时任舟山市财政局副局长。一位当年在舟山与宋卫平结识的朋友告诉记者,宋对这段婚姻是留有遗憾的,因为没有儿女,事业没法继承,他与夏的情感破裂很有可能也源于此。 

  私下里,杜平告诉记者,宋是个传统的人,无论是人工授精还是包养女人,他都不会去做。他已经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但依然只能接受谈恋爱的方式。 

  2010年,媒体曾曝光宋卫平与小其24岁的围棋美女毛昱衡之间的忘年恋,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段恋情最后却无疾而终。 

  2010年也正是宋卫平处于风暴中的一年,国务院出台“新国四条”,有人公开宣称“开发商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面对这后来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地产调控政策,绿城将手中项目逐一变卖换取现金才渡过危机。时至今日,宋卫平对此依旧耿耿于怀,“居然会怀疑发展商里面的血是什么颜色的,政府里面有贪官污吏,商人里面也有不法奸商,这都是很正常的,和尚会犯错误,神也会犯错,修女也会出轨,你说发展商的血是什么颜色,你能这么说吗?” 

  宋卫平的秘书和公关团队经常担心老板说错话,但宋完全不受控制。他经常会抛开公关组,直接与媒体记者联系。他的手机每天会涌进几百条短信,一有空闲他就会逐条阅读并且回复那些必要的。他会告诉记者只有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但却经常因为“聊嗨”而延长。绿城集团运营管理部副总经理、同时也是绿城公关总监的俞翔告诉记者,宋卫平是个性情中人。 

  宋的性情已经在他人生的各个阶段、多种场合表现得淋漓尽致。年轻时在浙江舟山党校,他因言被停课,尚不等处分下达,旋即辞职南下经商;中年创业,笃信产品为王,为了品质不惜成本,公开批评其他开发商的建筑品质;足球打黑,与李书福一起炮轰,后者临场明哲噤声,只余他一人对着看不见的黑暗宣战。“性格决定了他总是要站出来抗争,这是骨子里的东西。”杜平说。 

  外界把宋卫平塑造成一个强者及搅局者的形象,这符合公众的某种诉求,但现实中的他却只是一个年近耳顺的老人。在穿越调控雷区的这些年里,极端的压力导致他患上了某种程度的“幽闭恐惧症”,既无法乘坐飞机,也无法忍受长途旅行。看项目的时间和次数也越来越少,他把自己的活动半径控制在玫瑰园别墅和酒廊之间。 

  看起来,他越来越接近于一个老人。在褪去发布会现场得体的西装后,夜间的他套了一件已经起球的深色POLO衫,头发已然花白。 

  2013年,宋卫平开始启动现代农业、养老地产项目,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都非常有限,但却符合宋的价值理念和当时心境。 

  绿城现代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执行总经理谷建潮告诉记者,宋卫平这一代人对农村有着很深的感情,这是他们的心结。改革开放后,改革红利基本上都是在城市释放,乡村能够获得的相对偏少,所以他也认为在新的一轮过程当中,农村或城镇理应成为社会文明进步成果的分享者。 

  在位于乌镇景区不远的绿城雅园养老地产项目占地1500亩,策划经理姚铖在巨大的沙盘面前向记者介绍了这个风景秀丽、自成一体的养老社区。从上海和杭州赶来看房的众多老人家操着一口吴侬软语赞不绝口,他们不知道记者的身份,也无意与我这般年纪的人交流。 

  “你看得懂那个房子吗?”当得知记者去过乌镇雅园后,宋卫平略显兴奋,详细询问。 

  或许记者的回答并没有令他满意,他幽幽地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记者并没有把看到的全部告诉他,例如在样板间中不经意却处处体现的人性化细节设计:房间内专供老年人扶手、防磕绊的家居设计、进口的报警设备和优质的医疗体系。 

  “他已经是个老年人了,思维模式和接下来要做的事都是一个老年人要做的。”俞翔和一位资深地产记者几乎告诉我一样的话,“他觉得你年轻,你不会体会到老年人的需求,所以他会觉得你对养老不重视。”但宋卫平看上去分明比一般的老人更加孤独,也更加憎恶孤独。 

  春来江水绿如蓝 

  唐朝诗人白居易在担任杭州刺史时曾写下《忆江南》的名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如今一语成谶,卖掉绿城的宋卫平将新公司的名称取为“蓝城”。 

  蓝色一直都是宋卫平最喜欢的颜色。据说早年创办绿城时,他就蓝和绿征求同事的意见。“公司取名时,我第一个翻到蓝城,第二个翻到绿城,问了当时的团队,7个人喜欢绿城,我一个人喜欢蓝城,所以就用绿城了。”当年的同事们或许认为绿色更加中庸、稳定。而色彩性格学里所指代的绿色性格也确实具有内向、随和、不爱出风头而主张和平、沉默、中庸、稳定的特质。但这一定不是属于宋卫平的基因,他看上去更像一个蓝色性格的人。追求完美主义、思想极端、热爱竞争。无论是做事还是情感,蓝色的内心总是期望完美,注重承诺、坚守原则、敏感细腻,是深沉的理想主义者。 

  他有多理想主义? 

  最典型的恐怕是如今遍布江浙的桃花源项目。在这个以陶渊明《桃花源记》为灵感的中式园林住宅项目上,宋卫平可谓不遗余力。有员工感叹,一块景观石都要从福建采购,再运到几千公里外的广东打造,光运费就超过石材本身了。每一个桃花源的雕磨往往需要数年时间。在融绿苏州桃花源项目完工后,宋卫平亲自带队前往视察,他说自己挑不出毛病。 

  融绿是融创和绿城第一次合作时双方共同出资成立的合作平台公司。那一次危机,孙宏斌的融创不但出资保全了绿城,而且也让宋卫平看到了融创的某种优势,比如在大局把控上的某种精微的动态平衡、出色的营销能力,以及孙宏斌的狼性。 

  营造桃花源这样的项目需要巨大的投入。苏州桃花源最初的4个备选方案中,宋卫平最终拍板了成本最高的中式园林,每平米造价将近6万元。孙宏斌今年在各种场合诉苦,太难了,这辈子不会再做桃花源了,但这却是宋卫平孜孜以求的梦想。 

  有记者在发布会上询问“(公司)究竟听谁的”时,场面一时显得略有些尴尬,孙宏斌的回答是“肯定听宋总的”。 

  融绿成立后,宋卫平常常吓唬下属,不好好干,把你丢到融绿那边去。借桃花源项目考验融创和孙宏斌或许才是宋卫平的真实目的。但他同时又明白融创和孙宏斌是一群狼。生于1958年的宋卫平属狗,他常自嘲自己生来属于看家护院。当下属表示对融创入主的担忧时,他转而安慰他们说,或许当一匹狼和一群狗混久了,慢慢也会变成狗。而孙宏斌属兔,五行有木,能与狗和。 

  凌志云曾在《联想风云》一书中记述孙宏斌“善让三军用命”。在顺驰成为吴晓波所列的“大败局”之后,融创时期的孙宏斌更加讲究平衡和结果。与绿城的高负债率相比,融创在财务上的管控更加严格。“孙宏斌一不负债拿地,二不做低毛利的项目。”一位多年采访孙宏斌的行业记者如此描述。 

  今年52岁的孙宏斌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保养得好是因为每天都强迫自己跑步。”那位行业记者说。他曾将孙描述为一个“直男”,直接的男人,除了工作,没有其他爱好。 

  这和兴趣广泛的宋卫平截然不同。宋喜欢一切带有竞技性质的项目——桥牌、麻将、围棋以及足球,他甚至拥有一支中超球队。 

  5月18日,坐拥主场之利的杭州绿城以1比4输给广州恒大;5月21日,北京国安主场4比0击败绿城。 

  “和大多数依靠足球获取政策扶持的企业不同,在杭州,绿城并没有因此得到太多福利。”作为《杭州日报》文体部主任的杜平多年来一直跟踪报道绿城足球队。孙宏斌显然对足球的兴趣不大,在发布会现场有记者提到是否喜欢足球、会不会看绿城中超比赛时。孙宏斌挠了挠头,坦言自己确实不看足球,也不太喜欢足球,唯一的一次看球经历还是因为陪伴儿子。 

  宋卫平显然对两场吞8球的结果非常不满,冷语说,老是输球,这个支持要考虑了,如果下一场连建业都赢不下来,说不定一狠心把足球队都解散掉了。他希望媒体也给这些不争气的年轻人施加压力,“这些小孩子一定要努力,不努力谁都不会支持。” 

  在单独面对记者时,宋卫平并不掩饰失望,又或许他已经回答过太多关于这两场比赛失利的问题,“他们爱输就多输两场,输呗!” 

  此时最为接近绿城俱乐部的是同在杭州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5月16日,马云在其微博上就足球问题与网友互动,征询意见。宋卫平也坦承与马云就足球交换过看法,“让外星人来踢足球也挺好玩的。”他一度戏谑。但宋卫平同时也知道马云并非真正喜欢足球,他是个太极拳高手。 

  十多年来,宋卫平为绿城足球倾注了极大的心血。无论是记者提及的恒大模式还是徐根宝模式,都没有让他动容,“你都去看过吗?”他反问记者。在宋卫平的内心深处,他显然既不愿意将足球随手舍弃,也不愿别人任意评论。采访结束后,有人善意地提醒记者,和宋卫平聊天需要遵循某种方法,因为他有一套自己的价值体系和评判标准。 

  在这套价值体系里,包括让所有他认识的人都学会游泳,无论是员工还是业主。绿城的“海豚计划”一度闻名遐迩,在所有绿城建造的小区里,都拥有一个标准的游泳池。“浙江水多,不要淹死了。”他近乎戏谑地回答记者关于海豚计划的初衷,但他其实更看重那些会游泳的人,认为他们拥有不同的世界观。“可能和他早年生活在舟山有关。”那位舟山的朋友告诉记者,“海岛上的生活和大陆不太一样。” 

  宋卫平的独特性格还体现在嗜赌上。“我这人是好胜心很强的一个人。”他为自己辩解道。虽然因为幽闭恐惧症他已不太可能每月飞往拉斯维加斯或是澳门,但坊间依旧流传着宋老板当年豪赌的段子。 

  “就是有时候打打牌打打麻将。这是我们浙江人的一个通病。我是棋牌游戏的高手,但是在赌场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算是一个胜利者。但现在看,退休之前无法集中精力去做这样一个快乐的旅行者,赌徒才是快乐的旅行者。这就是我生活里面的一个内容,但是知道它是有害无益,以后作为一个靠谱的商人,尽量控制就好了。”宋卫平用的是“靠谱”这个词, 

  我后来才知道它在宋卫平的语境中的分量非常重,他平时最看重的就是靠谱。 

  杜平说,宋卫平评价人或事,总是喜欢用靠不靠谱,因为这两个字在当下这个社会,太难得了。 

  南山有鸟,三年不鸣 

  宋卫平大多数时间都是闭着眼睛。即便是接受采访或是新闻发布会上,也都很少张开。绿城的公关总监俞翔说,这让所有来拍他的摄影师很为难,他拒绝一切摆拍的要求。这导致了出现在媒体上的宋卫平的照片都是闭着双眼,即便是在绿城的内刊封面上。没有人抓取过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刹。 

  “你可以理解为他总是在思考。南山有鸟,三年不鸣。”他的秘书告诉记者,另一个原因是他的老花眼愈发严重,就连手机上的字体也要调到最大才能看清。 

  宋卫平也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如果你足够耐心。 

  在5月23日整个下午的发布会上,宋卫平一共睁开了7次眼睛,一次因为喝下冰可乐时带来的刺激让他睁眼俯视了整个会场,一次因为寿柏年的发言,一次因为孙宏斌的答记者问,另外4次全部是因为记者的提问。 

  他深知媒体的力量,虽然试图与这股力量作某种程度上的博弈,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没有取得成功。舟山党校时期,他就以创办先锋杂志因言获罪。到了特区珠海,他也曾为企业创办内刊。在他如今的入幕之宾中,有许多人来自杭州的媒体圈,他们或成为他的下属,或成为他的朋友,有些甚至成了棋友、牌友和球友。 

  在杜平眼中,宋卫平是个有古风的“士大夫”,他清高、自负、不羁。孔子在《论语》中对“士”的定义是:“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余英时在其著作《士与中国文化》中认为,中国在9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有一大批知识分子下海经商,都是在中国历史上有规律可循的。宋卫平认同这一看法,“士反正肯定是为帝王思,为天下谋,这是传统,以后没有帝王了,就说为天下谋是一个基本的价值倾向。” 

  5月23日发布会前,宋卫平在玫瑰园召开内部工作会议,席间他提出“真诚、善意、精致、完美”8个字时一度哽咽,后来这8个字也被写入绿城对外回应的千字文中。“这8个字就是绿城的品牌价值,没有这8个字,我们一分钱都不值。”他提高了嗓音,注视着记者,掷地有声地向记者蹦吐这8个字,声音在黑暗之中来回碰撞。 

  财经作家吴晓波是绿城的业主,他曾清晰地记得交房那天原本已经铺设完工的大堂地砖被挖掉重铺,原因是宋卫平来看过之后觉得不对,强令换掉,据说这是绿城的物业经常会遇到的事。宋卫平对产品的严苛也体现在他对其他开发商的鄙夷上。西山壹号院曾是孙宏斌以引为豪的佳作,在北京曾创豪宅销售纪录,但宋卫平去看过一次之后,随手便揭出一堆问题。龙湖地产掌门人吴亚军也曾因为对产品把控严格而受到宋卫平的赞誉,当记者再次提到吴亚军时,他直言不讳,“以前他们做得不错,最近我认为(品质)越来越下降了。”而他最著名的一次批评缘自对某著名开发商的产品粗糙的不满,“要是绿城的房子做成这样,产品经理会自杀N次!” 

  在宋卫平眼里,规模显然不是第一位的。在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孙宏斌,心中是否还存有超越万科的目标?宋卫平一把抢过话筒,“超越万科一定很有意义吗?如果给多点钱,对绿城来讲,给我多300亿的钱,在两到3年里面,我再去做一些七八千块、一万块钱的房子,超出(万科)规模也不难,而且比它做得更靠谱!”一旁的孙宏斌涨红了脸,本来就结巴的嘴巴更加不听使唤,“我觉得绿城一定会沿着现在的路,把品牌发扬光大。然后在这种情况下再说规模和其他的东西,因为规模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我已经不谈规模多年了。” 

  意犹未尽的宋卫平继续发炮,“它(万科)就是上市比较早,节奏把握得比较好,上市的时间比我们早20年(注:实际上万科仅比绿城早15年上市。万科于1991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而2006年,绿城中国在香港上市),在资本市场里面圈的钱比我们多很多。老孙少年不懂事的时候才说要超过万科的,懂事了,让他做得很强大,做得非常好,把他当作一个学习的榜样又有什么不好?我认为老孙已经长大了,上小学的时候才说超过万科,现在不这样说了,这是我对老孙的理解。”这一顿抢白引发了全场的一片笑声。 

  在调控之前,绿城是典型的高负债经营的房地产商。最极端时,绿城的负债率高达190%,由于短期债高企,绿城仿佛站在悬崖边跳舞,随时可能掉落。2011年后曾从宋卫平手中收购项目的SOHO地产董事长潘石屹回忆,宋卫平直到那会儿才肯卖项目,他以前从不卖项目的,卖项目所得的钱几乎一到账就去还债了。 

  劫后余生,在最艰难的时刻宋卫平先后引入九龙仓和融创,孙宏斌的到来将绿城的负债率控制在80%。但宋卫平已经开始打了退堂鼓,他将绿城的萎靡归结为政府的无知。“我心里面难免有一种愤怒,就是谁让你们把这个行业和市场弄成这个样子的,真的是一种不满意。”他并不是第一次出离愤怒,上一次让他萌生退意是2001年的“甲B五鼠案”,他振臂高呼足球打黑却得到了一纸处罚,裁判龚建平也因他入狱,最终死在狱中。“我现在可以从从容容地卖项目了,绿城有很多好项目,随便卖几个都可以让我们活得很好。”宋卫平淡然地说。 

  绿城曾在调控后成为赢家。2009年,绿城全年销售510亿成为全国仅次于万科的房企,在当年的年终答谢会上,青岛绿城的销售冠军手捧着大把现金四处挥洒,那样的快乐时光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天比股权大,道理比股权大 

  1994年,从珠海回到杭州的宋卫平开始和妻子夏一波、同学寿柏年组建杭州绿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当时宋卫平自嘲“身无长物,学无专长”,围绕在他身边共同创业的仅仅10个人。到了2014年,绿城的员工增至五千多人,服务业主一百多万。 

  创办绿城时,宋卫平本意是赚了钱就走,虽然那时已下海多年,“我们那时候,根本不会考虑去经商的,一直到有特区,才有这种可能性。”但他发现公司发展到一百多个人的时候,自己被“绑架”了,根本无法退出了。“那么多人指着你吃饭呢,你怎么走?你走不了。” 

  就在此时他重读了日本著名企业家、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的作品,“在很多经商这些门道里,他(松下幸之助)讲得非常清楚。比如说企业为什么要赚钱,企业为什么必须要赚钱。” 

  有记者问到“马上就要退出绿城中国了,对于一直追随宋总的一些绿城老业主如何交代”时,宋卫平平复下来的情绪再次激动,他说,“纠正你一下,不是退出,退不出,我很想退出,但不能够退出。为什么不能够退出?我欠业主好大好大的情,没有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是没有绿城的,没有那些员工的努力也不会有绿城,也没有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在经济领域,在这个行业里面给我们一丝空间,也不会有绿城,欠很多。你这个话题稍微有点悲情,不好玩,不应该讨论那么动感情的话题,问题不成立,我也没有退出,一开始就表达了。这样的一份情谊是要用一辈子来偿还的,所以谈不上退出,我再次声明我不退出绿城,我退不出绿城,绿城前面20年是历史,无法割断的,绿城是由我的这些同事们一起打造的,永远退不出来,所以不要讲那么悲哀的话题。客户和我们的团队永远在一起,生生死死。” 

  他再次承诺,会一如既往地直接反馈业主的意见,“可以同时发两封信,一封信写给老孙,一封信写给我,你信上注明说信已经写给老孙了,我收到信第三天我问老孙怎么去处理的,我相信他会做得好。万一,万一,你放心,反正是绿城造的房子,不管以前造的,现在造的,将来造的,我全部负责任。” 

  有记者质疑他将如何负责任,资本市场上毕竟是以股权多少说话。宋卫平冷笑着说:“如果真不让说话,那我们再买一些股份回来再说好了。”他像是又被激扬起了文人意气,又像是某种警告,“在这个公司里面股权算什么?最起码天比股权大,道理比股权大!谁也不可能在绿城团队里面摆老板的架子,这样的话明天我第一个就把他赶走了,哪怕是老孙也赶走了。做事要靠谱,要对社会负责任,哪怕你不是一个股东,哪怕是一个普通的路人都可以对我们指手划脚。大家看老板的脸色来做事情,而不是看道理,也不是看客户,也不是看多数员工的脸,那这个公司有什么意义?” 

  记者追问他,如果有一天孙宏斌精神跟宋卫平的人生哲学发生了矛盾怎么办?他说,我退避三舍,让他三次没有问题,但是事关客户、事关团队、事关社会价值,我也会抗争。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监测数据,2013年销售额过百亿的房地产企业有71家,其中万科、绿地、保利、中海、恒大、碧桂园的销售额突破千亿。截至2014年4月,绿城集团累计总销售面积约75万平方米,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172亿元。而融创实现合约销售金额人民币184.6亿元,同比增长27%,完成全年目标的28.4%。目前两家公司合计销售金额已达356.6亿元,即使按照前4个月市场低迷期的销售业绩,这两家企业2014年全年实现1000亿元以上的销售业绩并非痴梦。绿城和融创通过并购、合作以后将成为“千亿俱乐部”的成员。 

  “商人可以逐利,但不能嗜血。”在说完最后的这句话后,宋卫平结束了采访,转身上楼,睡觉。凌晨两点,从玫瑰园出来,钱塘江岸边的建筑工地上灯光兀自亮着,他的朋友杜平问我,小镇青年来到城市变成了大亨,这故事熟悉不?我笑着回答,是啊,了不起的盖茨比嘛。 (完)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相关攻略及问答:

为什么绿城房产辞职

答:参考资料; 内部离职员工写就的《谏宋公疏》一经发出,再次将绿城置于探照灯下。 “绿城之困,虽缘于外,实因于内”。一位分析人士认为,绿城眼下所遭遇的种种困境,表面看是由于外部的调控、市尝债务、传言等因素引起,实际上跟内部问题息息相关。...

绿城宋卫平的生平

问:特别是宋卫平的出生年月日

答:姓 名:宋卫平 性 别:男 出生日期:1958年 学 历:本科 专 业:历史系 单位职务:浙江绿城房地产集团董事长 行 业:房地产业 宋卫平——浙江绿城房地产集团董事长 1982年,宋卫平从杭州大学历史系毕业。 1982年至1987年在杭州舟山党校做老师,给...

宋卫平的绿城和蓝城到底是什么关系

答:宋卫平的绿城已经重组收购蓝城。 2017年6月27日,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重组蓝城,宣布向绿城中国董事会联席主席及执行董事宋卫平等股东方收购蓝城代建业务,同时将蓝城其他业务出售予宋卫平。 当前绿城中国在全国多个主要城市拥有房地产...

绿城房地产集团董事长宋卫平的妻子是谁?

答:2009年绿城销售额突破500亿元发布时间:2010年01月18日 刚刚过去的2009年,绿城旗下全国各地楼盘持续热销,销售额在连续突破200亿元、300亿元、400亿元后,截至12月31日,绿城合同销售额达到517.3亿元,较去年大幅增加241%,远超全年380亿元的...

怎么评价宋卫平重返绿城,融创退出这件事

答:他重返绿城,如下几个理由: 一是降价现象严重,业主不满; 二是投诉增多,合作伙伴受到不合理对待; 三是在融创的管理下,绿城失去了原有的社会责任和行业理想,把盈利放在了首位。

绿城房地产集团董事长宋卫平的老婆是谁

答:夏一波,杭州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的前妻。宋卫平和夏一波夫妇以66亿元的财富位居2006年度“中国大陆十大情侣富豪榜”第一。有消息报道28岁的中国围棋第一美女毛昱衡正在与现年52岁的浙江绿城集团老板宋卫平恋爱,夏一波与宋卫平关系紧张,两人随...

绿城集团目前面临的危机什么,因何而起?

答:通过分析09和10年绿城集团的年度财务报告,我们发现,绿城集团的筹资方式主要依赖于银行房地产信贷,大约占融资总额的64.77%。由于09年初,经历过金融危机这场浩劫后,中国房市开始回暖,房价一路飙升,整个房地产市场一片欣欣向荣。在此情况下...

绿城房产用什么品牌的门窗?

答:高端楼盘用德国的品牌, 很多楼盘用的是宋卫平老婆的弟弟生产的窗户。 屋面瓦片用高端品牌是德国耐卡陶瓦, 大多数用的是水泥平瓦和 陶土筒瓦。

我想知道绿城老总宋卫平夫妇的电话或者QQ,我想和...

答:绿城总机转

宋卫平杭州绿城足球为什么没人买

答:个人认为主要有两点: 绿城青训还算不错的,不愿意走暴发户那条急功近利的路,给年轻人留条生路; 据传言,宋老板有要求就是球队新东家不能把球队迁出杭州。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003/30037275.html report 13189   宋卫平(图/本刊记者梁辰)  了不起的宋卫平  宋卫平又开始不耐烦了。   “这个问题不成立,这个问题太复杂了,这个问题取消。”他一连取消了好几个记者的提问。坐在旁边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话筒被太多次抢过去后,宋卫平索性不再归还。两支麦一同摆放在他的面前,就像原本就为他准备,供他任意发言。他的秘书站在台下,一回头看见记者,攥着的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