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诡谲的艺术,又一款黑魂类佳作正式发售,玩过的男孩都哭了

来源:17173    2020/2/26 17:45:18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帝王业(很棒!不看绝对后悔!女主权倾天下,男主帝王霸气,开国帝后!) 兰陵缭乱 红颜乱 且试天下(非常棒!十分大气) 独步天下 歌尽桃花 醉玲珑 凤血 帝王妻 皇后策 凤求凰 一代军师 都很棒!不看后悔,女主绝不花瓶,男主都帝王霸气、专一!

近期热门新游推荐: 异界锁链 黑潮之上 伊洛纳 17173 > 新游频道 > 新游推荐 > 黑暗诡谲的艺术,又一款黑魂类佳作正式发售,玩过的男孩都哭了 产品库-新游 > 新游推荐 > 黑暗诡谲的艺术,又一款黑魂类佳作正式发售,玩过的男孩都哭了

黑暗诡谲的艺术,又一款黑魂类佳作正式发售,玩过的男孩都哭了

2019-09-11 10:10:45 作者:新游酱 手机订阅 我要评论() 导读: 每日为你,选好游戏~~

{15950E4C-7D94-410D-86C0-E640404B9472}.jpg

01PC新游

你好,你要的《断魂威尼斯》这个地址可以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3MzMwNjg4.html ————一个真心想要帮助你的朋友

1.《渎神》

本篇收录的是我所看过的日本动画作品名称(收录标准为至少看完一季或已跟上更新进度。括号后为个人备注,表示此动漫类型与受众),推荐标准以我个人感觉

标签:动作 类银河战士恶魔城 类魂系列 独立 暴力

黑色曼陀罗。 黑色曼陀罗的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黑暗、凡间的无爱和无愁、饱受摧残的创痍的心灵以及生的不归路。 扩展资料: 曼陀罗花寓意由来: 曼陀罗

游戏页面,看看视频》

逃嫁新娘 (穿越到了上海滩那个时代、挺精彩的) 秋夜雨寒的三部曲很好看,很经典。(因为这3部曲,爱上了穿越文)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跨过千年来爱你

ss_1c2370b2b19dabc1bf5ac4dfc76730459c102854.jpg

ss_67e9de6ea4dc169d21aaacb3d8625e2e0b3e025d.jpg

ss_88e0cdb23bd866be78c23493574ed50c49db5811.jpg

ss_721ef608d14271d08cd938015af8c7ba84c5f32e.jpg

一条邪恶的诅咒降临在 Cvstodia 的土地和其居民身上 - 人们只知道它叫“奇迹”。

《谍中谍3》 Mission:Impossible 3 上映日期:2006年5月5日 主演:汤姆·克鲁斯 凯莉·安·摩丝 导演:J·J·艾布拉姆斯 类型:神秘/惊悚/冒险/动作 发行

?

在游戏中扮演“无声的悲哀”大屠杀惨剧中唯一的幸存者“悔罪者一号”。陷入死亡和重生的无休止轮回中,从这一厄运中解救世界并找到痛苦的根源就要靠你了。

白羊座(ARIES) 3月21日~4月19日 星座特征 精力旺盛、活力充沛的星座。性格与爱情多数“横冲直撞”,但纯真的个性里没有杀伤力,所以不用太担心。白羊

?

探索邪恶宗教的噩梦般世界,并发现深藏其中的诸多秘密。使用威力强大的技能组合和残酷的终结技,消灭大批奇异怪物和巨型首领,它们只想把你撕成碎片。找到并装备遗物、念珠和祷文,它们可以召唤天堂的力量来帮助你打破永恒的诅咒。

ss_957b6216519c614984ee71c6f6a524d75ea6353b.jpg

ss_a0e79191b0488482e5175ce1c0b4386d817f8c3d.jpg

ss_933510ac0fd13c6bd4ecc4c187e0506d520f2e70.jpg

ss_b74f57919e88283fac75389e76ead2fed73997e5.jpg

主要特色:

探索非直线的世界:穿越各种不同的地形探险,在 Cvstodia 的黑暗哥特式世界中寻找救赎,战胜可怕的敌人,躲过致命的陷阱。

?

残酷的战斗:释放诞生于罪恶本身的 Mea Culpa 剑的力量,屠杀敌人。杀出一条血路,同时获得威力强大的新技能组合和必杀技。

?

杀戮:释放你的愤怒,享受血腥肢解对手的快感 - 一切都在精美渲染、像素完美的杀戮动画中实现。

?

定制你的形象:找到并装备遗物、念珠、祷文和剑心,它们会带来新技能和升级,这些都是生存所必需的。使用不同的组合试验,以适应自己的打法。

?

史诗般的首领大战:在你和目标之间,有大批巨大奇异生物拦路。了解它们的进攻方式,从他们的致命攻击中活下来并取得胜利。

?

解锁 Cvstodia 的谜团:世界上到处是备受折磨的灵魂。有些会给你提供帮助,有些可能会向你索取回报。揭开他们的故事和命运,即可获得奖励并对你所在的黑暗世界有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

玩家评论(特别好评):

bandicam 2019-09-11 09-56-05-436.jpg

bandicam 2019-09-11 09-56-32-457.jpg

bandicam 2019-09-11 10-09-14-752.jpg

bandicam 2019-09-11 10-09-26-229.jpg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灵异的背影与我为何都是同一个人呢?自己不害怕,它们都在害怕我,是啥意思,

传言在五年前,有一个女生因为憎恨男友的背叛而在寝室跳楼自杀。从那个事件以后,五年中听说不断有女生在那个间跳楼。有人说是巧合,也有人说是那个女生的冤魂在作祟。可是,学校却否定了这一系列事件。但两年前的一个夜晚,确实有一个女生从那个间的窗户跳了下来,当场摔死在众人面前。死者自杀的原因至今仍未查明。

今年春天,我转来了这个学校,住进了这栋神秘的女生宿舍楼,住进了这个间--室。

我提着行李走在校园里,心中有几许兴奋,因为今天是我第一天报到。这个学校的环境真不错,刚刚翻新的教学楼整齐地矗立在一片浓绿之中,树荫下是干净宽广的大道,大道旁的花坛里整片整片的郁金香竞相绽放着,好不艳丽。也许是刚开学吧,大道上来来往往的学生还真多,不过并不拥挤。我心情很好地边欣赏风景边向前走。这个学校还真大呀,一条路看不到头,满眼是绚丽的花花草草。我停下脚步,怎么还没有看见宿舍楼?该不会是走错了吧?

正巧有个女生经过,我忙迎上去:“同学,请问第四宿舍楼怎么走?”

“那边。”她满不在乎地抬手指向前面,“看到那个白色的顶了吗?那里就是女生宿舍楼。”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绿荫中确实有一些白晃晃的子的影子。“谢谢。”我刚要往前走,却被她喊住:“你等等!”

“什么事啊?”我回头。

“你刚才说你要去几宿舍楼?”

“四啊。”

听我说出“四”,她的神情似乎有点紧张:“那,那不能往这条路走,那边只有一到三宿舍楼,四楼在另一边。”她用手指着左边的一条小径。

“呃?”我被弄糊涂了。

她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叹口气道:“算了,从这里到四宿挺远的,我带你过去吧。”

我感激地点点头:“麻烦你了。”

这个女生挺好,还帮我提了一袋行李。攀谈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李娜,是大四的学生,住在二宿。

“我不懂,为什么四宿会建在这里?”一路上东拉西扯的,我还是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李娜怔了怔,回答:“听管宿舍的阿姨说,我们学校原本只有三栋女生宿舍,大概因为我们是理工学校,男生特别多,光男生宿舍就有利的十二栋。后来,不知怎么的考入我们学校的女生猛增,学校不得已只能再造一栋宿舍楼。可是,原来宿舍楼那边没有空地了,所以女生四宿只好造在学校最后面的一小块空地上。”

“原来是这样。”

李娜带着我七拐八拐的,她说这是到四宿的捷径。一路上都是羊肠小道,小道两旁是参天大树把头顶上方的天空严严实实地遮盖了起来,偶有几缕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我注意到四周没有路灯,我想,到了晚上,这里一定伸手不见五指。

穿过一片树林,眼前赫然出现一栋老式的工,不高,只有四层,是用那十分土气的淡绿色油漆刷的外墙。我们正对大门口,门口挂着牌子:第四宿舍。

“就是这里了。”李娜停下脚步。

我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感激地谢了她。望着那黑洞洞的大门,我的心中隐隐掠过一丝不安。

“怎么了?”李娜推了我一把,“干吗发呆啊?”

“这子……”

“是很旧的楼了,去年学校翻修宿舍楼,竟然把这里的四宿忘记了!所以那边的三栋和男生宿舍全翻新了,只剩下这栋四宿还是七年前的样子。”也许是我无奈的表情引起了她的同情,她拍了拍我的肩安慰道,“你是刚转来的,只能住在这里,到了大三,就可以搬到那边去了,耐一下吧。”

“谢谢你,学姐。”

“不客气。对了,我还没问你住哪个寝室呢?”

我看到李娜的神色明显变了,那分明是害怕,她在害怕!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听到我说“室”,她就害怕呢?

“学姐,有什么问题吗?”我疑惑不解。

“没……没有。”李娜定了定神,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难道你没有听过传言吗?”

“什么传言?”

“就是关于的……”

突然,一个严厉的声音打断了李娜的话:“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

我和李娜吓了一跳,回头,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正插腰看着我们。看样子,应该是宿舍了。在我以前读书的那所学校,里面的宿舍阿姨也是这般年纪,这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大概,所有大学里的宿舍阿姨都是这副德性吧。

果然,李娜叫了一声“王阿姨好”,然后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王阿姨看了看李娜远去的背影,转向我:“同学,你是新来的吧?到我这里登记领钥匙,别慢吞吞的!”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对李娜刚才没说完的话很感兴趣,但现在只好跟着这个凶巴巴的阿姨走了。

办完了一切手续,这个严肃的大妈冷冰冰地告诫我:“晚上10点钟以前必须回到楼里,我们要锁门的。”

我傻傻地点头,初来乍到,什么都要先听着。大概她见我还老实,就转过头干别的事去了。我暗暗松了口气,提起大包小包朝楼道里走去。

室啊……我心里叨念着。我发觉即使是白天这楼里也是十分昏暗,也许是太老旧的缘故,楼梯口的灯都很残破,光线忽明忽暗的,仿佛总有个影子在你头顶上晃动,让人感到不舒服。想到以后三年我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心中不免感到几许悲哀。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我的室友可以尽如人意。

好不容易爬到顶层,一条狭窄的走廊黑漆漆地铺展在我面前。这个楼层很安静,安静得不像一个寝室楼。我小心翼翼地挨着门牌找去,、、……室!是这里了!这个间在走廊的中间,和其他寝室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灰色的门虚掩着,我定了定神推开门。

间并不大,四四方方的就像任何大学里的寝室一样。一边是四张连着柜子的桌子,另一边是上下铺的床。不知是因为窗子朝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间里是光线很差,似乎还有点冷,四月天里我竟然打了一个冷颤!还好,最靠门的那张桌子前坐着一个女生,此时,她已经转过头直愣愣地打量着我。

“对不起,我是新来的转校生。我叫安琪拉。”我冲她笑了笑,并被她的漂亮所吸引。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了女孩子。

不过,这个绝世*倒没有什么反应,只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桌子,冷冰冰地说:“你的位子在这里。”

我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那桌子前开始整理行李。那冷漠的女生拿出镜子梳起头发来,我从镜子里看到她秀美的脸庞。我读的是影视表演专业,我想,像她这样有资本的女生肯定是班里的佼佼者,前途无量。

“阿芳,你在吗?”随着一声叫喊,门外又闯进一个女生来。天啊,我感叹命运的不公,这个女生的相貌简直就是天生的明星,完美得无话可说了。同时和两个*在一个寝室,我开始有点不自在了。

后进来的女生看到我,热情地拉住我的手说:“你就是安琪拉吧?我叫高玟玟,你叫我玟玟就可以了。一直想着你能快点来,寝室里只有三个人闷也闷死了!”

然后,玟玟热心地帮我理东西,还告诉我一些学校里要注意的事项,她的开朗活泼使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可是,先前那个女生始终没有加入我们,也没有说一句话。同是*,性格却天差地别。

我小声问玟玟:“她是叫阿芳吗?”

“阿芳?”玟玟咯咯地笑了,“阿芳是我们另外一个室友,她的名字叫苏可沁,自以为是的很!”

玟玟说得很大声,我还来不及阻止她,就听见苏可沁接口道:“自以为是总比某些人乱搞关系好。”说完,她就离开了寝室。

“你!”玟玟气不过,想追出去,我一把拉住她:“算了。”

“她就这个德性!她以为她是谁啊?”

我苦笑,这两个女生看来相处得并不好,可见我以后的生活一定不得安宁了。

后来,我在食堂才认识阿芳。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不过和*级的玟玟,苏可沁比起来就很普通了。她不像玟玟那样开朗也不似苏可沁那样冷淡,是一个温温柔柔的女生,有好听的声音。她偷偷告诉我说,玟玟和苏可沁的关系很不好,因为两人都是系里的才女,有一大堆男生追捧着,谁也不让谁。

总之,有了我加入的这个寝室,除了偶尔的吵闹外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平静的日子使我淡忘了那些传言,可是一个月后,我第一次在这个间里看到了异象!

那是一个月色很好的夜晚,玟玟去约会了,我们三人自修完回到寝室,和平常一样梳洗完就*睡觉了。迷迷糊糊中,我竟然感到一阵发冷!现在是四月天啊,没有开电扇,还盖着被子,怎么会冷呢?而且,我觉得被子里凉飕飕的是一种阴冷。突然,我清醒了不少,拿过身边的手表一看:刚过了午夜。

我的床是冲着窗子的,我能很清楚地看到月光透过玻璃洒在窗台上,只一眼,我差点叫出声来,那窗台上分明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孩子,有着美好的身形,头发长得不可思议,我能看到的就是她的头发。她是谁?我慌乱地看向周围,除了还没有回来的玟玟,苏可沁和阿芳都很安静地熟睡在自己的床上。那么,我眼前的这个女生是谁呢?

“嘿嘿……”我听到毛骨悚然的笑声从她那个方向传来。我几乎快停止呼吸了!“嘿嘿…跳…嘿嘿…跳…”她一直在发出那样怪异的声音,周围的空气更阴森更冰冷了!

我忽然想起关于寝室的传言,难道,眼前的女生会是……这时,她突然回头,天啊!她的脸竟然插满了玻璃碎片,在她长发下面是无数的伤痕和正潺潺流出的鲜血!她用插着锋利碎片的眼睛看着我,我能清楚看到她左眼下方一颗黑痣。在我尖叫出声的同时,她从窗户跳了下去!

“小安!你干什么呢?”寝室的灯大亮。

我感到手臂被人用力拽住,回头一看,是玟玟!

“我刚回来就看你这样子,你想死啊?”玟玟气喘着大喊。

什么?死?我看脚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竟然站在了窗台上,一只脚正想跨出去!怎么会有这种事?我怎么会想要自杀?玟玟扶着惊魂未定的我从窗台上下来,此时,阿芳和苏可沁已经醒了过来,正疑惑地看着我。

“大半夜的,你叫什么?”苏可沁揉着惺忪的眼睛责怪地说。

阿芳走过来扶我坐下:“你没事吧?”

“我……我看到了……有一个女孩……”我只感到思绪一片混乱,说出的话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她……她……窗台上……跳下去了!”

“什么女孩?”玟玟探身看了看楼下,“什么也没有啊。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一个人站在窗台上。我看你是不是在做梦啊?”

是做梦吗?我知道,除了我,没有人看到那个女生,所以也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而且,我确实也不能肯定那是不是我的幻觉。

后来,她们见我没事了,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很快,我听到了玟玟打呼的声音。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一直死死盯着那个窗户,生怕又有什么出现在那里。不过,第二天醒来,我才知道,我还是睡着了。

我没有再提起昨晚的事,我决定自己去调查。室,究竟有什么秘密?我想到去找李娜,那天她似乎要说什么,可见她一定知道一些事情。

我特地赶到二宿门口等李娜。

一个小时左右,我看到她从楼里走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热水瓶。

“学姐!”我叫她。

她打量了我一会儿:“你是……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小安!”

“学姐还记得我,太好了!”我说,“我有一点事想请教你,能不能到后面的树林里去?”

李娜考虑了一下,同意了。

“什么事那么神秘啊?”树林里一个人也没有,正和我意,李娜已经不住问了起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是关于我的寝室,.”

果然,李娜又露出了第一次见面时害怕的表情:“那……那里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你别害怕。”我不打算告诉她我看到的,“我只是想知道,寝室有什么秘密吗?为什么大家一听到就害怕呢?”

李娜开始迟疑不决,在我再三恳求下,她还是说了:“你大概不知道,在你们之前,那个寝室是我们住的。”

“原来,你也住过寝室?”

“是的。这是两年前的事了。”李娜就着草地坐了下来,“在我们四个女生住进去之前,我们就已经听说那个寝室是凶宅,好几个女生在那里跳楼自杀。可是,我们都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还开玩笑说如果真的看到鬼就把她推下去让她再死一次。那时,我们四人确实没有任何担心。可是没想到,真的会发生那样的事……”

“发生什么事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在我们寝室里,和我关系最好的女生叫裴云霏,她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人缘很好,我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她自杀……”

“她……自杀了?!”

李娜直愣愣地看着我,声音开始发颤:“对,裴云霏自杀了,就是从寝室的窗户跳下去的,楼下正好在清除碎玻璃,她摔在了那堆玻璃上。当我们赶到楼下时,她已经死了,满脸都是玻璃碎片,血肉模糊。我至今还忘不了她那双死都没有闭上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天空……”说到这里,李娜哽咽起来。

玻璃?玻璃碎片?昨晚我看到的那个女生的脸也是这样!难道,那真的是裴云霏的鬼魂?想到这里,我急切地喊到:“你的同学,裴云霏她长什么样子?”

“她很漂亮,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喜欢穿红色的裙子。对了,她的左眼下有一颗黑痣。”

我简直快要昏倒了,确实是她了,因为我很清楚地看到了那颗黑痣!虽然我们站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可是,我还是感到寒冷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自从裴云霏自杀以后,就有人在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听见女孩的哭声和玻璃碎掉的声音。所以我们都搬了出来,没有人敢住在那栋楼了。封楼了一年后,才又开始让新生住。”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打发李娜走的,总之,当我头脑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寝室了。室,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可是告诉玟玟她们,又没有证据,我该怎么办呢?天色渐暗,整个寝室变得诡异起来,乎明乎暗的光线洒在水泥地上,仿佛摇曳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看。昨晚的景象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之所以会爬到窗台上去,一定是受她的引诱,或者就是被她附身了。如果玟玟没有及时赶回来,那我不就跳下去了吗?我不敢再往下想。

“小安!”是阿芳回来了。

“啪!”的一声,间的灯大亮。“你干嘛不开灯啊?”阿芳走到我身边坐下,关切地问,“你的脸色很不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有。”我还没有准备好把今天的事告诉她。

“那就好。”阿芳开始削苹果,“你还不知道吧,苏可沁和玟玟吵架了。”

“她们两个不是一直都不和吗,有什么奇怪的。”我不解。

“这次吵得特别凶,上午你出去了没有看到,两个人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就差没有打起来。”阿芳小声说着,并把削好的苹果给了我。

“有那么严重?到底是什么事才吵的?”

“是苏可沁,她不是有一条很漂亮的水晶项链吗,是她男朋友送的,她还在我们面前炫耀过好多次呢,玟玟看了可眼红了。今天早上,苏可沁发现那条项链不见了,急得到处找,最后竟然在玟玟的抽屉里找到了!她就一口咬定是玟玟偷的,玟玟死也不承认,所以两人就……”阿芳叹了口气,“玟玟说她要申请换个寝室,唉。”

阿芳在寝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去自修教室了。我早早钻进了被窝,犹豫着晚上她们回来要不要告诉她们关于的秘密。突然,我感到背脊湿漉漉的,伸手一摸:天!竟然是殷红的液体!这是什么?让人看了不舒服的颜色难道是……人的血?!我翻身掀开被子,眼前的情景使我屏息:淡蓝格子的床单上赫然四个血色大字,还我命来!

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是幻觉!我拼命揉眼睛,当我再次看去,床单上什么也没有了!哪里有什么鲜血?哪里有什么字?还是原来干干净净的床单。

我战战兢兢爬回床上,盖好了被子。我自认为不是胆小的女孩,可是经过昨晚和刚才的惊吓,我觉得我快要崩溃了。

后来的两天里,平安无事。我考虑再三,还是没有把秘密说出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更可怕的事还没有发生!

那是第三天的夜晚,我被轻微的晃动所惊醒。是睡在我上铺的玟玟正在下床。我以为她是去厕所,所以并没有在意。可是,玟玟并没有开门,我听到她的脚步声似乎朝着窗户的方向走去。我一下子惊跳起来,翻身下床,只见玟玟已经爬上了窗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玟玟!你在干什么?”我大叫起来,她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苏可沁和阿芳被我吵醒,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咬了咬牙,冲过去想把玟玟拉下来,可是,只走了一步,我的脚就像钉住似的动不了了。因为,我看见了,漆黑的窗外晃动着一个人影!不,那是一张女人的脸,诡异地浮在空中,青绿的皮肤上是一道道还淌着鲜血的伤痕,她咧开嘴冲着我笑,我看清了她左眼下方一颗黑色的痣!

是她!真的是裴云霏的冤魂!她是要来带走玟玟的!

“阿芳!你们看到窗外的人影了吗?她……她是鬼!玟玟被她附身了!”我指着窗户喊。

阿芳和苏可沁看向窗外:“小安,你说什么?窗外什么也没有啊?”

“小安,你快叫玟玟下来,你们两个深更半夜搞什么鬼?”

什么?她们竟然都看不到?可是,她明明就在那里啊!为什么只有我看得到?来不及我多想,本来关着的窗户竟然自己打开了!一阵阴冷的风吹来,玟玟披散的头发和睡衣裙摆在风中乱舞。

“玟玟!”我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玟玟慢慢转过头,对着我们一笑。天啊!那黑痣!那不是玟玟的脸,那分明是裴云霏的脸!

下一秒,玟玟纵身一跃,竟然从窗口跳下去了!

“玟玟!”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

当我们奔到楼下的时候,值班室的灯已经大亮。在寝室窗户的正下方,已有很多人围着。看到我们来了,人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我第一个冲进去,紧跟着的是阿芳。

在我们眼前,是玟玟瘫软的身子,她死了。可是,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玟玟浑身上下竟然插满了玻璃碎片,殷红的鲜血染满了附近的草地,她就像一只鲜红的刺猬,让人触目惊心!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抓着阿芳的手已经被汗水湿透。我也能感觉到阿芳的害怕,她的手抖得比我更厉害。只有苏可沁,她远远地看着,神情冷淡。

忽然,我记起了什么,我拉着阿芳飞奔回寝室,扯下玟玟的床单。屋子里一片漆黑,我拿过节能灯一照,顿时,我和阿芳同时跌坐在地上,因为那条床单上清清楚楚写着四个字:还我命来!

我再也不住,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阿芳已经害怕得不行了:“小安,这……这室,我们……我们不住了!我害怕呀!”

窗户还大开着,风吹得我全身发冷,我和阿芳抱在一起,看着地上血红的床单,不知所措。节能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熄灭了,间里又恢复了黑暗,窗外的树影映在地板上,仿佛鬼的手在乱舞,在向我们扑过来。

忽然,走廊里传来脚步声,“笃,笃,笃……”,由远而近,在我们寝室的门口停住了。我只感到寒气*人,可是,我的冷汗已经把我背脊的衣服都湿透了!不要过来,千万别过来!裴云霏你阴魂不散,为什么要害我们?你的死不是我们造成的呀!

门,还是慢慢地开了。

“你们怎么了?”原来是苏可沁!

“啪!”,她打开了日光灯,因为出了人命,宿舍楼的电闸恢复了。

“苏可沁,我们的寝室真的有鬼!”阿芳冲过去拉住她的手喊,“你看!”

苏可沁看了看地上的床单,想了一会儿,说:“这只不过是恶作剧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玟玟她真的死了呀!”

“她喜欢跳楼是她的事,我才不相信什么鬼附身呢。”苏可沁轻描淡写地说完,竟然旁若无人的爬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我和阿芳面面相觑。当晚,我们两个睡到了别的同学的寝室。可是,发生这样的事,大家怎么睡得着?

“苏可沁一个人睡在那个闹鬼的间?”

“她胆子可真大呀!”

“玟玟死了,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还说不定呢……”

大家都在议论着,可是我却十分担心苏可沁,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怎么可能那么冷静?这太奇怪了!难道她也……

清晨的时候,我们的楼下便停了好几辆警车,寝室也被暂时封锁起来了。警方调查了两天,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就以自杀结了案。他们都是无神论者,对于我和阿芳的说法,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还说我们是惊吓过度,产生了幻觉。我们本想给他们看那条染了血的床单,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学校为了不引起更大的*动,马上息事宁人,让我们回寝室照常生活。可是,我隐隐感到事情还没有结束,裴云霏的冤魂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吗?

果然,第二天发生的事证实了我的预感:苏可沁失踪了!

她一整天都没有来上课,我和阿芳分头去找她,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还是不见她的踪影。

“阿芳,我们先回寝室吧。”我看了看天色,“说不定苏可沁已经回去了。”

“小安,我怕!”阿芳紧紧抓着我的手,“你说今天晚上那个鬼会不会又来找我们?”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赌一赌运气。走!”我拉着阿芳朝宿舍走去。

今天晚上没有月光,我们走在漆黑的树林里,四周安静得可怕,可是我老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回头,却什么也没有。我想我们是太紧张了,现在有任何动静都可以把我们吓得半死。

还好,一路上的诡异气氛虽然把我们弄得心惊胆战,我们毕竟还是平安走到宿舍楼下了。王阿姨怀疑地看了我们一眼,没说什么。

掠过王阿姨阴冷的眼神,我们走进了宿舍楼。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仿佛在上刑场。自从玟玟死后,很多住在这栋宿舍楼里的女生都搬回了家,特别是四楼,在室左右的寝室几乎都搬空了。所以,楼道里更静了,静得连我们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室的灯黑着,苏可沁并没有回来。

现在这个寝室在我看来,就好象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随时都可能把我吸进去。

阿芳开了灯,朝窗户看去,突然她的脸变得煞白:“小安!小安!你看窗户!我明明关了,可是它,它现在……”

窗户大大地开着,那样肆无忌惮,外面漆黑一片,阴森而又恐怖!谁也不知道窗子是什么时候打开的,可是它现在确实是开着,就在我们的眼前。难道那样的事又要重演了吗?

我觉得我很快会再次看到她,裴云霏的冤魂。她在呼唤我,她还要我们的命!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的心情竟然平静下来了,这次,我一定要保护自己还有阿芳!

“阿芳,快到我身边来!”我叫道。

阿芳毫不犹豫地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我小心地探出身子,伸手去关窗,我甚至做好了被拖出窗口的准备,还好,什么也没发生,这使我又镇定了不少。

我和阿芳在窗前坐下,死死盯着窗外。我想起一本书上说过,如果有厉鬼催命,只要一次没有成功,那它就不会找你第二次。换句话说,只要今晚没出事,我们就平安了!

我看了看表,快到午夜了!我和阿芳的手死死握在一起,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沉住气!

“啊……”一声惨叫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紧接着,一张惨白的脸从窗口一闪而过!与此同时,是一声沉闷的声响。

“那是!……”阿芳愣住了。

“是苏心沁!她掉下去了!”我摊坐在地上。

我们挣扎着站起来,恐惧使我们只能相互扶持才站得稳。当我们好不容易来到楼下,苏可沁已经死了。她跟玟玟一样,浑身插满了玻璃碎片,鲜血淋漓。唯一不同的是,在也她白色的衬衫上四个触目惊心的红字:还我命来!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

200分悬赏,答案精彩的话另送50分,求大家帮忙找一些人物面部、身材等等方面的描写的句子!

不够还有呀

白眉大侠之人物开脸!----按出场顺序至阎王寨结束

白眉大侠徐良: 此人长得真是与众不同。身高八尺左右,溜肩膀、两条大仙鹤腿。往脸上看是面如紫羊肝、小眼睛、鹰钩鼻子、菱角嘴。最显眼、最特殊的是长着两条刷白刷白的白眼眉!*牙、黑牙根、眼角往下耷拉着,嘴角往上翘着,要不注意看活脱像个吊死鬼。此人,头上戴着软底六棱抽口软壮巾,顶梁门倒拉三尖慈姑叶,鬓插青绒球,突突乱颤、颤颤巍巍,周身穿青,遍体挂皂,腰扎五福丝鸾板带,左肋下佩带一口金丝大环宝刀,手里拿着一把纸折扇。

长安侯贺兆雄: 这个人头上戴着软相巾,身披团龙袍,腰系金带,借灯光看是一张红脸,看岁数不超过三十。浓眉毛,大眼睛,三络短墨髯。

娥眉女沈春莲:浑身上下穿着一身绿,腰里扎着粉红色汗巾,脚下登着红色帮帮战鞋,鞋尖上还有两个绒球,用绢帕勒头,鬓角斜打麻花扣,腰中挎着口宝剑,长得模样又俊又俏。

银面韦驮王希正: 这小伙长得跟银娃娃似的,剑眉虎目,鼻直口方,大耳朝怀,个头、身材、五官虽然够不上美男子,但也是个标准的人才。

勇金刚于大鹏: 平顶身高一丈一尺挂零,肩膀宽了下超过三尺,可以说肩宽背厚, 膀乍腰粗,肚大腰憨,*大腰圆。太蠢了,如果这位长上毛,就跟大狗熊差不多少。您再瞧他这脑袋跟五官,脑袋就好像坛子翻了个儿,底朝上,肚朝下,大嘟噜腮,面如青蟹盖,满脸都是*皮疙瘩,大酒糟鼻子头,鲇鱼嘴,满嘴大黑牙。看岁数,不小了,三十五六岁,头上戴着软胎壮帽,身穿皂青色一身短*,腰里扎着牛皮板带,大衣早就脱了,在胳膊肘上当郎着,背一把金背鬼头刀。

花花太岁王大全:人身高九尺开外,肩阔背厚,膀大腰圆,真好像火燎金刚相似。脸上长的是火炭红,拨儿喽头,猴头翘下巴,圆眼睛,狮子鼻,火盆嘴,大板牙,多少还有点连鬓络腮胡子,头戴酱紫色扎巾,顶梁门倒拉三尖慈姑叶,插素绒球,身穿酱紫色的箭袖,勒着十字潘儿,板带扎腰。这人二目露出凶光,挺着胸脯,简直是盛气凌人,真好比凶神恶煞一般。

金背罗汉武申: 此人身高九尺挂零,一惊一乍,长得相貌凶恶,身体魁伟!五大三粗,手一伸,跟蒲扇似的,两只脚好像两只旱船,胳膊好像房檩,大腿好像房柁,穿着又肥又大的灰布僧衣,腰里系着的丝绦,都有核桃粗细,打着蝴蝶扣,双垂灯笼穗,半截长筒白布袜子,千层底开口的僧鞋,脑瓜剃得锃明瓦亮,头顶心有九个香疤,脸好像一张铜锣,满脸都是大疙瘩,这张脸哪,黢黑黢黑,跟包大人可以相媲美,两道九转狮子朱沙眉飞通两鬓,一对大环眼往外鼓鼓着,秤砣鼻子鲇鱼嘴,挺厚的嘴唇,脸蛋子新刮得黢青瓦亮,太阳穴鼓鼓着,瞳孔之中放出两道光芒。看年纪有四十五六岁,声音洪亮,在那儿丁字步一站。

李士贤:道长长得是仙风道骨,高不过七尺,长得福福态态,面如晚霞,花白胡须,没戴帽子,高绾牛心发卷,铜簪别顶,手里拿着拂尘,身后边背着把宝剑,斜挎着黄兜子。

大莲花海青、二莲花海红:两个和尚冷眼看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几乎没什么差别。平顶身高都是一丈挂零,肩宽背厚,膀大腰圆,肚子都出了号了,自己伸手都摸不着自己的肚脐眼,脑瓜剃得锃亮锃亮,头顶上受着戒,身穿灰布僧衣,外罩棋子布的毗卢褂,用如意钩挂着。脖子上都挂着金铜骷髅的串珠,五心朝天。他们俩只是肤色不太一样。上首这个和尚面似淡金,下首这个和尚有点发*。

小瘟侯徐昌:五十岁开外,月白缎子扎巾,月白缎子箭袖,腰扎大带,外披英雄氅,这人长得也漂亮,面似银盆,三绺须髯,黑胡里有点白的,二目如电。

双*将武万丰 :年迈苍苍的老者,长的不好看,就好象画上的龙似的,扁脑袋,大乍腮,高颧骨,由于年纪大了皱纹堆垒,脸皮都松了,挺大的眼皮往下耷拉着,要不注意看就好象他老闭着眼似的,一幅银髯飘洒胸前,头上戴着鸭尾巾,顶梁门一块无暇美玉,半匹黄绫子包头,身穿圆青色键锈,腰扎大带,外披灰色大衣。

张永福和张永禄:一个黑脸,一个红脸,背后背着鬼头刀,阔口宽腮,神头鬼脸。

细脖大头鬼房书安:这个人平顶身高一丈零五寸,个是不小,但是腰板挺不起来,显得有点水蛇腰。最使人看的特殊就这脖子,比擀面杖粗不了多少,又细又长。这脑袋大的特殊,像是擀面杖上顶着个大倭瓜,晃晃悠悠的,不注意这脑袋“吧嗒”就能骨碌下来。挺大的脑袋,饼子脸,肉杠子眉毛,小眼睛,鲇鱼嘴,五官上明显的少一样东西,没鼻子,就是个黑窟窿。两片扇风耳,大脑袋上顶着个小帽子,拿绳子勒着。穿着英雄氅,背着一尺四寸多长的小片刀,上称要一约还不到一斤沉。

小义士艾虎:长得非常结实,五短身材,车轴汉子,五官端正,浓眉大眼,双眼皮儿,小伙子长得挺带劲。头上戴着六棱抽口硬壮巾,鬓插英雄球,周身上下穿着圆青色短*,大衣脱掉卷成麻花式,斜背在身上,手中拎着把龟灵七星宝刀。

小侠龙天彪:长得面如敷粉,一身短袄裤,手中提刀,长得像姑娘似的。但仔细一看,眼角眉梢,带着千层的杀气,百步的威风,是个标准的美男子。

赛活猴儿刘雪巧:这位平顶身高不到六尺,溜肩膀,小短胳膊小短腿,鼓脑门,翘下巴,凹脸庞儿,高颧骨,缩腮帮,深眼窝子黄眼珠,满脸的皱纹,活脱脱的就是个猴儿。三绺须髯,年纪六十岁左右。

金 镖侠林玉:平顶身高八尺挂零不到九尺,细腰梁宽膀杉,扇子面儿的肩头。往脸上一看,面似银盘,五官端正,两道八字利剑眉,一对大豹子眼,通关鼻梁,方海阔口,牙排碎玉,通红的嘴唇,留着燕尾黑胡,胡尖上翘,眉宇之间长了道竖纹,显得傲骨迎风,一团彩霞。头上戴着月白色的扎巾,上面的四十二朵黄绒球颤颤巍巍,别号叫满天星,鬓插英雄胆,身上穿月白锻一身短*,勒着杏*十字伴儿,五福丝鸾大带煞腰,外披百花袍,腰里挎口宝剑。白鲨鱼皮的剑匣,金拔勾,金什件,杏黄灯笼穗二尺半长,飘来摆去,英雄氅披着没系飘带,所以很明显就看清里面带着镖囊,鹿皮的镖囊大红挂面,镖囊里有六支亮银镖。

大力神车新远,丧门神金大力:都有一丈二尺左右,肩宽背厚,膀大腰圆,脸蛋子像铜锣,脑袋像个酒坛子,每人掌中擎一条丧门螺丝棍,浑身上下穿青挂皂,干净利落。

滚地雷逢顺:长得矬骨轮墩亚骨轮墩其貌不扬 。

义侠太保刘士杰:长得黄白净面尖下颏,双眼皮、鼓鼻梁、方海口,多少有点儿小黑胡,长得挺帅。

笑面郎君沈明杰:小伙二眉当中还有颗红痣,跟二龙戏珠似的,长得漂亮。

飞剑仙朱亮:大个儿有一丈来高,面似三秋古月,一副白须髯散满前胸,全是白的,条条透风,根根露肉,就好像那银线相似;光头没戴着帽子,挽着发髻,金簪别顶。

翻江鼠蒋平:小老头儿,长得跟猴儿差不多少,别看个头不高,浑身上下一团精气神,长的尖头顶尖下颏儿窄叶了盖儿大咋脑门儿,两腮无肉,骨瘦如柴,鸡鼻子、雷公嘴,一嘴芝麻粒儿牙,两个锥子把儿的耳朵,狗油胡子七根朝上八根朝下“不儿不儿”直蹦;一对小圆眼珠叽里骨碌乱转,一说话嗓音发尖。

义侠太保刘士杰:二十六七岁,穿青挂皂,长得眉清目秀,干净利落。手中擎着厚背尖翅雁翎刀。

超水燕子吕仁杰:黄白净面尖下颏,眉分八彩,一对大豹子眼,干净利索,手使明晃晃一条链子*。

小元霸鲁世杰:小个儿不高,骨瘦如柴,手中使着一对擂鼓瓮金锤。

北侠欧阳春: 大紫胖子,这坨儿上秤约一约三百斤得挂零儿,紫微微一张大脸,两道九转狮字朱砂眉,两只眼睛跟俩肉包子差不多,狮子鼻子鲢鱼嘴,挺厚的嘴唇,脸蛋子往下嘟噜着,看年纪六十岁挂零啦,身穿灰布僧衣,外罩漆紫布的毗卢褂,在肩头上横担方便日月连环铲,这条大铲都出了号拉,那铲头好像小簸箕,那大月牙和半个圆桌面差不多,用金水走了十六遍,耀眼生辉。大和尚斜挎一个兜子,鼓鼓囊囊里头装着很多零碎。

云中鹤魏真:长着细条条的身材,面如冠玉,花白须髯散满胸前,头顶五佛冠,金簪别顶,身穿道袍,背背宝剑,手拿拂尘。

黑妖狐智化: 三绺短墨髯,头戴鱼尾道冠,身穿青布道袍,身后背剑,手拿拂尘。

三世陈抟陈东坡:这和尚是个头陀,散发披肩月牙金箍勒头,面似丹金一张铜锣大脸,肉岗子眉毛一对环眼,大趴鼻子鲇鱼嘴,大耳超怀,满脸都是寿斑;最小也在八十岁开外,身上穿着灰布的僧衣,背后背着一块金棋盘,腰里斜挂个兜子,里边装着暗器——三十二颗金棋子。

钟雄 :头戴凤翅金盔,体挂金锁连环甲,外罩月白缎的滚龙袍,腰束狮蟒带,凤凰裙双遮脚面,下边蹬着虎头战靴,掌中擎着一条三股托天*。此人面如晚霞,六十岁左右,剑眉虎目,三绺花白的须髯,在马上一坐,真如金甲天神一般。

金蝉子苏元和:平顶身高不道八尺也差不多,面如三秋古月,花白须髯撒满前胸,头上戴着四楞员外巾,身穿对花员外氅,腰里系着丝带,慈眉善目,瞳孔刷亮。

赤须子丁震:这老头儿弯腰驼背是个大罗锅,还不轻呢,那脸简直都要扣到地皮上,脊背都朝了天拉,如果不是罗锅的话个还不小那,手里拄着五金的拐杖。虽然是个罗锅但老头儿长得可不错,一副紫色的胡须,精神饱满。

神手大圣夜渡灵光纪迁:这个人长得太像蒋平了,要是黑天分不出谁是谁。就见此人身矬矮小、瘦小枯干,身不满五尺,嘎嘎脑袋 两头尖当间儿粗,一对小黄眼睛倍儿亮倍儿亮,头上戴着马尾过梁透风巾,鬓边插着一朵守正戒淫花,穿一身青衣裳,大衩蹲裆滚裤,抓地虎的快靴,那狗油胡刷白刷白跟银针似相儿。

一朵红云飞莲道人纪华文:这老道可真威风,平顶身高一丈挂零,头上戴着九梁道巾,插着金边,外面用红缎子裹着,顶梁门安着一块无暇美玉,身上穿着大红缎子道袍,外披大红缎子八卦仙衣,脚下蹬着大红缎子道鞋,浑身上下是火炭红;大块头、红脸庞,眉分八彩、目若朗星,一部银髯飘洒前胸,从里面出来飘飘然真好像神仙降世。

展翅腾空臂摩天纪华成:身高六尺半左右,大秃脑袋,但他不是和尚,就是因为年岁太大,头发都脱没了,光剩下后脑勺那么一百多根,象银线相似,把头发拢到一块,用个红头绳绾了个小疙瘩鬏。此人银髯飘摆,两对肉包子眼睛,大宽鼻子一字嘴,满嘴银牙闪光放亮,身上穿又黄、又旧的一领袍子,腰里系根绳子,下面登着一双开口的洒鞋。别看此人年过古稀,在人们面前一站,真好像掉牙的猛虎、去了角的苍龙,是精神百倍

生铁佛刘万通:看他这模样,跟他的绰号太相像了。此人身高一丈一尺挂零,大脑袋大块头,体重足有三百五十斤,肚子也出了号拉,面赛镔轴铁,长着一身疙瘩肉,秃头顶上有三个白圈,他练的是金钟罩铁布衫之功,运上气功,刀砍一条白印,*扎一个白点儿,像是生铁铸的,故此,人送绰号生铁佛。

天德王黄伦:此人赤红面,五十左右岁,三绺花白胡子散满前胸,,头带着五福捧寿的鹅冠,身穿鹅*衮龙袍,腰扎金带。足蹬五爪龙靴。

翻掌震西天方天化:也不是和尚,也不是老道, ,高挽牛心发卷,金簪别顶大身材,高颧骨,面赛如镔轴铁,连鬓络腮的白胡须。

铁掌霹雳子詹风詹明奇 :面似丹金,身材高大。

肩担日月携昆仑陈仓罗汉:长的一脸正气,这人不错。

小霸王项鸿:平顶身高七尺五寸,五短的身材,车轴汉子,往脸上看,一张大脸好象铜锣,这张脸长的花一道,绿一道,紫一道,红一道,青一道,就好象杂货铺差不多少,又好象个五色瓜,光头没戴着帽子,高挽牛心发卷,铜簪别顶。穿着青色的衣服,寸排骨头纽,板带扎腰,下边蹲档滚库,抓地虎的四喜快靴,往手中看拎着一条花*,这条花*的干长了下有八尺,粗细和鸭卵差不多少,*尖有一尺五,*缨子后边有五把倒须勾。

神*无敌小罗成秦文:穿白挂素,头上戴着月白段扎巾,身穿月白段键绣,腰扎五色丝銮带,蹲裆滚裤,鹦哥绿抓地虎的快靴,手中提着一干梅花亮银*。

赛叔宝秦希:面如姜黄,两道红眉,六棱抽口壮巾,一身短*。

顶天立地神威大将军巨五霸:此人身高有一丈三尺五,比在场最高的霹雳鬼韩天锦、金镋无敌大将军于奢还高着一脑袋。头如麦斗,眼似铜铃,满脑袋带卷儿的黄头发,梳着十六根虾米须,麻花式的辫子用金色环扣到一块儿;头上戴着三*嵌宝金冠,身披牛皮麒麟宝甲,牛皮的掩心,前有护心镜,腰扎兽面铜头丝鸾带,凤凰裙遮住双腿,脚登一双特大号的牛皮战靴;看年纪三十岁挂零;大腿好像房梁,胳膊犹如房檩,面如青蟹盖,满脸杀气。这个人如果长了毛,真好象大猩猩相似。

陈抟老祖:这和尚长得像画上画的罗汉似的。八尺多高的身材,秃脑袋上面受着戒,铮明刷亮;方面大耳,灰色僧衣,脖项下挂着数珠,胖袜云鞋;皱纹堆垒,两道眉毛长可过腮,就象画上画的长眉罗汉似的嘴唇通红,满嘴牙齿非常整齐,一说话声音跟金钟相似,瓮声瓮气。

七星真人司马德修:这老道长得挺凶,九尺多高的个,大宽肩膀,皮包骨那么瘦,就好象一具骷髅似的,拨喽头儿,深眼窝子,里边一对小蓝眼珠,一闪一闪的好象冒鬼火;小鹰钩鼻鲢鱼嘴,黄黄焦胡须散满前胸,头戴白绞色道冠,身穿白绫色道袍,圆领大袖,腰系丝绦,背后背着双剑,手里拿着拂尘,面如瓦灰。这要黑天半夜冷不丁瞅他能吓个跟头,好象骷髅成精一样。

西洋剑客夏玉奇:老头儿长得真干净:身高七尺挂零,细条条的身才黄白净面,脸上皱纹可不少。头发、胡须、眉毛都白了,往少说这年纪也在八十开外。就见老头儿背后背着一对蛾眉刺,斜挎着兜子,手中拄着五金拐杖。

井底蛙邵环杰:(水师衣*) 头上是月牙莲子箍,分水鱼皮帽;身上穿着鱼皮的水师衣*,这玩艺儿就像小孩儿的连裆裤一样,连脚都一块儿装进去了,勒紧了卡口,水渗不进去,把带子一勒,显得小巧玲珑。脑袋顶上有两个螺丝扣,安上两把尖刀,刀尖都朝前边,这是为了保护自己,攻击对方。

蒋昭:是个年轻的娃娃,看年纪不超过二十岁,小个儿身高不过五尺,模样可太惨了:尖头顶、尖下颏,窄天灵盖儿窄脑门儿,小黄眼珠子、鹰钩鼻、菱角嘴,多少有那么六七根黄胡子,锥子把儿的耳朵。头上戴着一字马尾过梁透风巾,身穿一件短*,寸排骨头纽,勒十字袢,大带煞腰,蹲裆滚裤,抓地虎的快靴,打着半截鱼麟裹腿。大衣脱掉,卷了卷背在身后,身挎百宝囊,腰系包裹,手中提了一件特殊的兵刃,叫三环套月避水圈。别看这个人个不高,但是透着精神。

蒋顺:蒋大爷是大个儿,四方大脸,面如姜黄,很拿得出去。

卧佛昆仑僧:这和尚这个儿这驼简直都出了号拉,如果他这样坐着不动探就好象庙里的大弥勒佛一般不二,平顶身高不到九尺,粗细也得八尺。这一大堆肉啊,肉乎乎的脑袋,两个肉墩墩的大耳朵,垂在肩头,肉包子眼睛斗鸡眉,大塌鼻子,稍微带点撅撅的嘴,彤红的嘴唇,满嘴的白牙,耳朵上带着副金环,这金环没有烧饼大也差不多少,光着脑袋受着戒,看这样子能有七十来岁吧。他穿着极薄的灰布僧衣,一走三颤,这肉都澄淋澄淋的。

三手真人刘道通:是个出家的老道.个可不小,平顶身高一丈一尺挂零,不过这老道,个虽然大,却挺瘦,大骨棒,皮包着骨;两个深眼窝,一对小蓝眼珠,一闪闪的,好像两团鬼火;头上高挽牛心发纂,带着柳木道冠,顶梁门上安着一颗宝珠,脑袋一动,闪闪放光;身穿青布道袍,圆领大袖,腰系水火丝绦;白袜子,开口的道鞋。身上还带着七口宝剑,一口大的,六口小的,这小宝剑就是一种暗器,尺寸不超过一尺,一边三个,都在身后背着。再往这老道脸上一瞅,面似瓦灰,翘下巴,黄焦焦的胡须,相貌十分凶恶。

金睛好斗梅良祖:大秃脑袋,小窄脸,尖下颏,瓦瓦脸膛,大拨楼头下,镶着一对金眼珠,鹰钩鼻子薄嘴片,一捋刷白的白胡,能撅出一尺多高,两片大扇风耳,皱纹堆累;身上穿着圆青色一身短*,大衣包袱在腰里围着,打着半截鱼鳞裹腿,蹬着一双千层底的洒鞋,背后背着一条拐棍,叫子午盘龙梢。

八步登空草上飞钱万里:比梅良祖高不多少,大秃脑门,戴着一顶草帽,帽檐儿往下耷拉着,遮住了半拉脸。

假徐良:身高九尺左右,水蛇腰,三道弯,头上软胎儿的六棱抽口软壮巾,旁边插着英雄胆,周身穿青,遍体挂皂,披着青缎英雄氅,里面十字插花的镖囊,背后背的那把刀,怎么看怎么像金丝大环刀。特别是他的脸,面如紫羊肝,凹口脸,翘下巴两道刷白刷白的白眼眉。

神*小白龙武亮:四十岁左右,月白缎的扎巾,月白缎的箭袖,外披粉绫英雄氅,白护领,白水袖,鸟翅环得胜钩挂着一条五钩神飞亮银*,腰里挎着口宝剑. 此人面似银盆,剑眉虎目,鼻直口方,留着大燕尾胡,胡子还往上翘翘着。

中山剑客武元功:这老头儿长的可够排场的,身高八尺挂零,细腰梁宽膀梢,面如晚霞,花白胡须撒满前胸;头上戴着杏黄缎子鸭尾巾,顶梁门安着块美玉,半匹黄绫子包头,身穿鹅*一身短*,勒着十字绊大带煞腰,下面骑马扎蹲裆滚裤,蹬着一双抓地虎快靴,外面披着古铜色英雄大氅,白护领,白水袖。在老头儿的身后,背着一对特殊的兵刃,这对兵刃叫万字青铜铎,是属于二十四路外无形的家伙。老者往前一站,二目如灯,五官貌相长得十分慈祥。

海外野叟王猿:这个人长得太凶了。只见他个头不算太高,七尺左右,比徐良矮了一头,但是有一样,特殊的宽,这肩膀没有三尺也差不了多少;再往脸上看,是张凹脸堂,脑门突出,下巴往前翘翘着。一张凹脸,在突脑门下头一对深眼窝子,里边镶嵌着一对金眼睛,这对眼睛闪闪放光,肉杠子眉毛,鹰钩鼻,菱角口,上嘴唇长,下嘴唇短,露着整齐闪光的白牙,两片大扇风耳;再往头上一看,光头没戴着帽子,散发披肩,但是这头发都擀了毡了,大概几年也没梳洗过一次,一个球一个蛋儿的,用皮条子在脑门上一勒,把它给拢住了。此人穿着一件黑袍子,又肥又大,又脏又破,腰里系根麻绳,下边光着脚丫子。他这两只脚跟这十指怪瘆人的,那手指盖老也不绞,因为太长,手指甲盖儿都往下勾勾着,同鹰爪相似,这脚也是这模样的,脚指盖长挺长,在地下抠抠着,就好像野兽。这人的胡须也挺密,奓奓蓬蓬,也感了沾了,显着有点发黄。

万年古佛空空罗汉:岁数不小拉,身材高大,膀大腰粗,新剃的脑瓜皮儿锃明刷亮。被阳光一照都反着光。别看他那么大岁数,神采奕奕,精神饱满。

白云剑客夏侯仁:无疑问从道德、品性、能为上,那都是佼佼者。

一字娥眉女马凤姑:长得挺漂亮,就是眼眉长到一块了,所以叫“一字娥眉”。别人眉毛是两瞥,她就一横,武艺超群,是女中魁首。

寒江孤雁白灵女剑客尚云凤:今年七十多岁的人了,可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岁,越长越年轻,相貌长的也十分俊秀,浑身上下爱穿白的。

白衣神童小剑摩白老白一子:看上去他就是十六七岁,一个银娃娃,怎么看怎么长的漂亮。是个小老道,见着人不乐不说话,态度温和,对人也非常亲近,这个白一子也是年过花甲之人了,他天生就长的那么嫩糙,练功夫练得返老还童了,什么时候看他就拿他当小孩。

长臂飘髯叟宇文长庚:是个年迈苍苍的老者,这人长得大门楼头,翘下巴,一对小黄眼珠叽哩骨碌乱转,两只胳膊显着得比别人长得多,往那一站,把手往下一耷拉,好像猿猴。

请亲们推荐给我一部小说,言情的,宫斗的,帝后的,虐心的。 多谢了。类似林朝愔的《紫陌倾城》。多谢了。

帝王业(很棒!不看绝对后悔!女主权倾天下,男主帝王霸气,开国帝后!)

兰陵缭乱

红颜乱

且试天下(非常棒!十分大气)

独步天下

歌尽桃花

醉玲珑

凤血

帝王妻

皇后策

凤求凰

一代军师

都很棒!不看后悔,女主绝不花瓶,男主都帝王霸气、专一!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003/30037334.html report 25698 近期热门新游推荐:异界锁链黑潮之上伊洛纳17173>新游频道>新游推荐>黑暗诡谲的艺术,又一款黑魂类佳作正式发售,玩过的男孩都哭了.app-rss{position:absolute;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