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制度让坏人变好,坏制度让好人变坏

来源:苏扬谈人文
责任编辑:张小俊
字体:

邓 小 平同志这句话精辟地指出了制度建设的重要性。制度,是社会的“基础设施”,这个基础不扎实,建不起和谐社会的万丈高楼;制度,又是社会的行事准则。没有规矩难以成方圆,不严密、不规范的制度,说得严重一点,就会诱使人去钻空子、犯错误。让政府部门在制度监督下运作,对社会是进步,对发展是保障,对官员是保护,对百姓是福音。在改革发展的关键阶段,制度的建设与创新,应提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我们在制定制度的时候,要注意全局性、根本性、长期性。要立足实际、注重实效,着眼于解决实际问题。要深化改革、不断创新,不断完善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一、好制度让坏人变好

是这句吗?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好制度的例子总是让人津津乐道,古今中外不胜枚举。

3、如果好制度能把坏人变好,坏制度能把好人变坏,那也是由内因决定的,而外因只是个催化作用。4、所以,做为一名公务员,我们一定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在好的制度在变得更好,在坏的制度

中国的例子:据说盗墓一般至少要两个人,先打一个盗洞,其中一个人下去取珠宝玉器等墓葬品,另一个人在上面用绳子将物品系上来。但是一开始,经常发生拉绳的人见财起意,抛弃下面同伙离去的事情。于是盗墓这个行当逐渐演变为以父子居多,但其中也发生过儿子扔下墓里亲爹的事。最后总结经验行成行规:儿子下去取货,老子上面拉绳子。从此再没发生过把人落在墓坑的事。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工作积极主动,是个人人公认的好同志,可是,当我看到周围的同志的工作方法的工作态度的时候,我本来可以做好的事我也不想做了,原因就是没有一个合理的制度,有了成绩是领导的,做

外国的例子:18世纪末,英国为了开发荒蛮的澳洲,决定把英伦三岛的囚犯送到澳大利亚。一开始,按照上船的囚犯人头数拿钱,运送犯人的私人船主为了牟取暴利,用破旧的货船,设施简陋,卫生条件极差,犯人的死亡率极高。英国政府首先是经济上损失巨大,另一方面还要承受社会舆论所带来的压力。于是有议员想出一个办法,按照在澳洲下船多少人来支付费用。效果立竿见影,1793年1月,三艘第一次按照到岸犯人数来支付运费的航程,422名犯人中,只有1个人死于途中。

有道理,好的制度是奖勤罚懒

坏制度让好人变坏的例子就不举了。

二、没有组织制度的组织是危险的

我们在这里不讨论人性的善恶。合理的组织制度,必然是授权与监督同时存在的,既相信你的能力,又怀疑你的本性,但我要用制度来激发你性格中天使的一面,还要用制度来威慑你恶魔的一面。

如果只有授权,再好的制度也终将会毁于一旦,因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人的天性;但是如果只有监督,也是不能长久的,因为人性中崇尚自由与平等的信念必然会爆发。只有两者的结合,阴阳相济、权责对等,才会保证组织制度的健康良性发展。

道法自然,无为而治。无为,并非不闻不问,什么也不做,而是不妄为、不乱为,尊重客观规律,注重引导,淡化控制。现代的系统科学已经向我们证明:自组织的活力要高于他组织;自管理的效率要高于他管理。这是因为,没有什么激励比自己激励自己更有效,没有什么约束比自己约束自己更牢靠。就比如老师教学生,一味的严师出高徒毕竟很少,只有多加强沟通了解促进学生自我提高的名师出高徒才会很多。

有一位干部工作认真负责,做事刚正不阿,特别不讲情面,不许谁打招呼。只要是有违法违纪行为,他都公正处理。因此就得罪了许多人。这些人散布一些无中生有的谣言中伤他,后来他就被安排了一个闲职。这样的调整给他极大的打击,也促使他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悟出多做事、多出错、多得罪人的道理。于是从此之后,他便准时上下班,天天坐办公室,喝茶、看报。这样一来,干群关系、同事关系反而好了,领导也表扬他上下班准时,似乎也改变了对他不好的看法。

三、所见不一定为实

小平同志有一句名言: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通常我们认为,如果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跤,人们多数会笑他为“笨蛋”;如果是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各摔一跤,他们不一定会被人笑为两个笨蛋。因为按照“谁主管谁负责”原则,人们正确的反应应该是疑惑:到底是谁修了一条让人这么容易摔跤的路?如果只有一个人出错,可能是这个人个人的原因;但如果不断有人在同一地方重复出错,那肯定是这条路有问题。

如果你发现身边有人工作偷懒,不一定是他懒惰,虽然我也承认人的本质是有惰性的,而很可能是因为现行的规则给他人有偷懒的机会,甚至是鼓励他人偷懒;如果你发现身边有人不求上进,不一定是他不思进取,很可能是因为现行的激励措施还不够完善;如果你发现一个人经常加班到很晚,不一定是他具有为公司(单位)奉献的精神,很可能是因为他自己的工作方法不当未及时完成工作,甚至是故意借此赚取加班费;如果你发现一个公司(单位)经常出现推诿扯皮的现象,不一定是大家推卸责任,很可能是因为职责划分不够细致、明确。

因为只有好的制度,才会让坏人有变好的机会;只有坏的制度,才会让好人有变坏的机会。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1、这种说法的谬误之处在于设想了民主制度是好制度,但是这个前提无法证明。为什么说这句话是谬论呢?以陈水扁为例,阿扁之前是一名律师,为台湾民众的利益多次仗义执言,所以才会赢得台湾人的支持,在当选总统之前,他应当是个好人吧,当了总统之后贪污,按说是个坏人吧?那是不是民主制度让他这个好人变成坏人的?如果说他在当选之前的所做所为只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本质是个"坏"人,那民主制度这个好制度为什么没有把他这个坏人变成好人?2、多谈些制度,少谈些宏愿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性丑闻,使一个人轻而易举名扬天下,并能够流芳数代。他,就是美国前特别检察官斯塔尔,就是成功实施了对时任总统克林顿的“侦查”和“起诉”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特别检察官”。然而,尽管“侦查”和“起诉”美国总统的事件如是宏大而壮美,但围绕着这位检察官和那场著名的丑闻,我们似乎并没有看到斯塔尔及司法部门有多少诸如“最大限度保障司法公平和正义”、“始终保持特别检察官的独立、公正和正确”、“不断提高思想觉悟、保持先进的检察理念、确保检察实效”、“始终忠实履行职责、把总统置于司法和人民的监督之下”、“向亿万人民群众负责”等“伟大目标”和“宏大叙事”。他只不过依照法律规定的明确授权和明晰程序履行了职责,就足以使身为“帝王般的总统”的克林顿俯首认错。那使他具有如此威力的制度和程序包括:“特别检察官”专门为总统设置;“特别检察官”可以不经司法部长的批准,启动对总统的调查程序;“特别检察官”一职不得被任何人罢免;原来,能且惟一能凌驾于总统的神圣职权之上的,是更神圣的、不容任何人侵犯的、刚性的制度和程序,是那些制度和程序所代表的至高无上的司法独立精神。在它面前,平民或普通司法工作者斯塔尔可以拥有无限法权,而精英或伟大统帅克林顿可以失去任何特权。“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是我们饱受灌输、耳熟能详的一句政治格言,朴素而有力;“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是邓小平提出的一种政治规律,也有着相似的真切之感。然而,在真实的生活体验中,相比较之下,我们却往往更易于被传播并感受到高深的理念、壮丽的目标、伟大的纲领、恢宏的叙事,而较不容易感受到制度与程序的力量。更令人迷惑的是,无论前者如何高深、壮丽、伟大、恢宏,后者也往往难以相匹;无论后者怎样难以相匹,前者也仍然一如既往地高深、壮丽、伟大、恢宏。马克思说过,“一步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然而,决定并导向实际行动的因素是什么?是纲领和口号?是领袖和精英?还是制度和关系?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促进或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精神推导,人类的主动行为中,包含制度安排和合约的“关系”,显然是更根本的因素。根据制度经济学的理论,有效的制度安排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建立与维系交易的关键要素,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变量。一个科学、合理、权威、有执行力的制度,可以最可靠地实践公平、正义和正当利益;而离开科学、合理、权威、有执行力的制度,一切“恢宏图景”和“宏大叙事”都极有可能无声“耗散”和“蒸发”。在无情的制度和程序面前,一切崇高伟大的宏论,精致高雅的学理,慷慨激昂的表白,温柔动情的诉说,都将黯然失色。而离开刚性的制度和程序保障,纵有多少崇高伟大的宏论,精致高雅的学理,慷慨激昂的表白,温柔动情的诉说,都将无迹可求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307/33077033.html report 5037 一、好制度让坏人变好好制度的例子总是让人津津乐道,古今中外不胜枚举。中国的例子:据说盗墓一般至少要两个人,先打一个盗洞,其中一个人下去取珠宝玉器等墓葬品,另一个人在上面用绳子将物品系上来。但是一开始,经常发生拉绳的人见财起意,抛弃下面同伙离去的事情。于是盗墓这个行当逐渐演变为以父子居多,但其中也发生过儿子扔下墓里亲爹的事。最后总结经验行成行规:儿子下去取货,老子上面拉绳子。从此再没发生过把人落在墓坑的事。外国的例子:18世纪末,英国为了开发荒蛮的澳洲,决定把英伦三岛的囚犯送到澳大利亚。一开始,按照上船的囚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