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入主尘埃落定海南海药即将迎来新一轮业绩增长期

来源:SINA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value.islive$$ @@=value.content$$ @@??$$

网友提问:@@=value.question$$

老师回答:@@=value.answer$$ @@?$$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也许会呢!海南很美哦!我就想去的!

罗浮山下四时春(曾枣庄)
苏轼于元皊8年(1093)9月出知定州。在苏轼知定州期间,朝廷政局进一步发生变化。御史赵挺之等又搬出苏轼所撰的贬斥吕惠卿的敕文,*他“诽谤先帝”。于是,哲宗于绍圣元年4月把苏轼贬知英州(今广东英德)。苏轼在《被命南迁途中寄定武同僚》中感叹道:
人事千头及万头,得时何喜失时忧。只知紫绶三公贵,不觉黄粱一梦游。适见恩纶临定武,忽遭分职赴英州。南行若到江干侧,休宿浔阳旧酒楼。紫绶,系官印的丝带。恩纶,皇帝的诏令。“适见恩纷临定武”
是指哲宗不久前还曾派人到定州“赐日历”,“赐衣袄”给他;而现在却突然受到“落两职,降一官”(“分职”)的惩处而被远谪英州。浔阳楼在江西九江,是白居易贬官的地方。苏轼怕触景伤情,因此说“休宿浔阳旧酒楼”。苏轼头年赴定州任时,风沙很大,未曾看清太行山。这次贬官赴岭南途中,天气晴朗,西望太行,草木可数。他不禁想起,韩愈从贬所北还,经过衡山,天气由阴转晴;这次自己途经太行东麓,天气也很晴朗,是否意味着“吾南迁其速返乎”?于是苏轼写道:“逐客何人着眼看,太行千里送征鞍。未应愚谷能留柳,可独衡山解识韩?(《临城道中作》)后两句的意思是说,他不会像柳宗元那样长期留贬所(愚谷),而会像韩愈那样很快从贬所回来,因为难道只有衡山才了解韩愈吗?太行山不也同样了解我苏轼吗?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这种美好愿望又落空了。苏轼在赴贬所途中,作了很多纪行诗,抒发他的抑郁心情。他时而后悔奔走官场:“宦游岂不好,毋令到千锺”(《过高邮寄孙君子》);有时又自我宽解:“莫言西蜀万里,且到南华一游”(《见长芦天禅师》);时而感叹人间的坎坷不平:“且并水村欹侧过,人间何处不砏岩”(《慈湖峡阻风》);有时又深感人生如梦:“四十七年(自十二岁父亲苏洵游天竺寺以来已四十七年)真一梦,天涯流落泪横斜。(《天竺寺》)。他在经过洞庭湖时,写了一首《南康望湖亭》,更是感慨万千:
八月渡长湖,萧条万象疏。秋风片帆急,暮霭一山孤。许国心犹在,康时术已虚。岷峨家万里,投老得归无?前四句着重写景而景中有情,一派萧条的秋天景象正反映了他凄凉的心情。后四句着重抒情,报国心存,救国无术,岷峨远隔,垂老难归。苏轼这时已年近六旬,千里迢迢赴贬所,途中的艰难困苦是不难想象的。可贵的是他在感叹个人艰难时,并没有忘记民间疾苦。他在《过汤阴市,得豌豆大麦粥,示三儿子》一诗中写道:“朔野方赤地,河濡但黄尘。秋霖暗豆漆,夏旱馰麦人。在灾情这样严重的情况下,有豌豆大的麦粥吃就不错了,就算山珍海味了。他安慰儿子说:“逆旅唱晨粥,行庖得时珍。苏轼在途中还曾上书哲宗,要求从小路赴贬所。他说他自闻命以来,忧悸成疾,两目昏花,仅辨道路,左手麻木,右手无力,六十之年,发白齿落。加之他平时不会安排生活,所得俸禄,随手用尽。他说他本想走陆路,日夜奔驰,快点到贬所,但由于疾病这样重,经济也困难,英州来接他的人未到,定州送他的人又不肯再往前,自己又无钱雇人买马。他说:“臣若强衰病之余生,犯三伏之毒暑,陆走炎荒四千余里,则僵仆中途,死于逆旅之下,理在不疑。他希望哲宗“念八年经筵之旧臣”,允许他舟行赴英州(《《赴英州乞舟行状》)
苏轼在赴英州途中,就担心会有“后命”:“言者尚纷纷,英州之命,未保无改。(《与孙子发书》)果不出他所料,他还未到英州,8月又被贬为远宁军节度副使(宋代,节度使是无权的虚衔),惠州(今广东惠阳)安置。他在《与程德孺书》中说:“老兄(自指)罪大责薄,未塞公议,再有此命(指再贬惠州)。兄弟俱窜,家属流离(苏轼已命长子苏迈带领全家去常州就食,自己带着三子苏过,侍妾朝云赴贬所),污辱亲旧。然业已如此,但随缘委命而已。苏轼深受老庄思想影响,确实善于“随缘委命”。他在《十月二日初到惠州》一诗中写道:
仿佛曾游岂梦中,欣然鸡犬识新丰。吏民惊怪坐何事?父老相携迎此翁。苏武岂知还漠北,管宁自欲老辽东。岭南户户皆春色,会有幽人客寓公。这首诗有三点值得注意。一是“吏民惊怪坐何事”,借以表达他是无罪被逐。二是借苏武、管宁表明他作好了长期贬谪的思想准备。苏武,汉武帝时人,出使匈奴,十九年不得返汉。管宁,三国时人,汉末避乱辽东,三十七年始归。三是以随缘自适的思想安慰自己。新丰,陕西临潼东北有新丰镇。汉高祖刘邦是丰邑(江苏丰县)人,建都长安后,其父思归,刘邦就在这里仿照丰邑改筑城寺街里,并把丰邑之民迁来,故叫新丰。广东也有新丰县,在惠州之北。苏轼虽然是“初到惠州”,但觉得“仿佛曾游”,连新丰的鸡犬似乎都是老相识,为自己的到来高兴。这里的父老都手牵手地来欢迎自己,以“岭南万户酒”款待自己;自己也就没有必要为贬到这里难过了。他未到惠州时,就有人为他介绍“惠州风物之美”:
江云漠漠桂花湿,海雨悠悠荔子然。闻道黄柑常抵鹊,不容朱橘更论钱。(《舟行至清远县见顾秀才》)
苏轼到达惠州后,更觉得惠州风物,确实名不虚传: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黄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惠州一绝》)
他每到一地,都会对那里产生深厚的感情。苏轼在惠州先后住过三个地方:合江楼、嘉皊寺、白鹤峰。他在《迁居》诗序中说:
吾绍圣元年十月二日至惠州,寓居合江楼。是月十八日,迁于嘉皊
寺。2年3月19日,复迁于合江楼。3年4月20日得归于嘉皊寺。时方卜筑白鹤峰之上,新居成,庶几其少安乎?《迁居》诗写道:
前年家水东,回首夕阳丽。去年家水西,湿面青雨细。东西两无择,缘尽我辄逝。今年复东徙,旧馆聊一憩。已买白鹤峰,规作终老计。苏轼初到惠州住在合江楼,即惠州东门楼。楼位于东江、西江汇合处,海山葱胧,江流环抱,秋风初凉,百鸟合鸣,有如仙境。他在《寓居合江楼》诗中说:
海山葱胧气佳哉,二江合处朱楼开。蓬莱方丈应不远,肯为苏子浮江来。苏轼在这里住了不久,就迁居嘉皊寺松风亭。苏轼以前赴黄州贬所,经过湖北麻城的春风岭,遇上梅花盛开。这次贬官惠州,住在嘉皊寺松风亭又遇上梅花盛开。苏轼在《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诗中写道:
春风岭上淮南村,昔年梅花曾断魂。岂知流落复相见,蛮风谯雨愁黄昏。苏轼贬官惠州,一住又是几年,他深感“中原北望无归日”,就开始作长远打算。他在白鹤峰买了几亩地,筑屋二十来间,凿井四十来尺深,并栽上各种果木。他对果木树秧的要求是不大不小,太大不易栽活,太小又怕等不到果木成林,自己就死了。苏轼在惠州期间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安闲自在的。“罗浮山下梅花村,玉雪为骨冰为魂。天香国艳肯相顾,知我酒熟诗清温。(《再韵松风亭下梅花盛开》)—这是在赏梅:“烂煮葵羹斟桂醑(美酒),风流可惜在蛮村。(《新酿桂酒》)—这是在酿酒;“初日下照,潜鳞俯见。意钓忘鱼,乐此竿线。(《江郊》)—这是在垂钓。苏轼偶尔也曾访僧会友,惠州太守詹范对苏轼很好,曾携酒拜访苏轼,可能还在经济上帮助过他:“酒材已遣门生致,菜把尚叨地主恩。(《新酿桂酒》)又说:“欲求公瑾一穂米,试满庄生五石樽。(《惠守詹君见和,复次韵》)循州(今广东龙川)太守周彦质也曾在经济上帮助过苏轼:“未敢扣门求夜话,时叼送米续晨炊。知君清俸难多辍,且觅黄精与疗饥。(《答周循州》)苏轼在惠州期间,他的表兄程正辅为广州提刑,曾到惠州看望他:“我兄清庙器,持节瘴海头。人言得汉吏,天遣活楚囚。惠然再过我,乐哉十日留。(《闻正辅兄将至,以诗迎之》)在程正辅到达惠州后,他们曾一起游白云山、香积寺等名胜。总的来说,苏轼在惠州还过得不错:“风土食物不恶,吏民相待甚厚。(《答陈季常》)
苏轼每次贬官皆多因文字得罪。苏轼在惠州时,“子由(苏辙)及诸相识皆有书,痛戒作诗”;苏轼也深感“其言切至,当焚砚弃笔,不但作而不出也。不忍违其忧爱之意,遂不作一字。(《与程正辅书》)但是作为一个关心国事,关心民间疾苦的文人,苏轼很难做到这点。他在惠州期间,仍作了很多诗文。在这些作品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荔支叹》
十里一置飞尘埃,五里一堠兵火催。颠坑仆谷相枕籍,知是荔支龙眼来。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采。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永元荔支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至今欲食林甫肉,无人举觞酹伯游。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臡。雨顺风调百谷登,民不饥寒为上瑞。君不见武陵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吾君所乏岂此物?致养口体何陋耶!洛阳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这首诗的前十六句是揭露汉唐官僚争献荔支、龙眼的丑态。他们十里五里密设驿站(置堠),快马奔驰,尘土飞扬,催征荔支,急如兵火,弄得人倒马毙,尸骨成山。车马跨山越岭,就像猛鹘横海一样急速;荔支运到京城,枝叶风露犹存,好像刚从树上采下来一样。这些家伙为了赢得“宫中美人一破颜”,不惜弄得人民“颠坑仆谷相枕籍”,“惊尘溅血流千载”。从东汉和帝永元年间交州(今广东西南部)贡荔支起,到唐玄宗天宝年间涪州(今四川涪陵)贡荔支,人们只知痛恨以贡荔支固宠的奸相李林甫,却没有人纪念汉和帝时上疏反对贡荔枝的唐伯游。也就是说,人们虽然痛恨*,但敢于效法直臣、反对*的人却太少了。这些话显然是有感而发。苏轼希望老天爷怜悯老百姓,不要出产那些成为老百姓祸害(“疮臡”)的珍贵物品(“尤物”),只要风调雨顺,百谷丰登,民无饥寒,就是最大的祥瑞了。这些话表现了苏轼对人民的深切同情,对荒淫腐朽的统治者的极端不满。诗的后八句直接揭露本朝官僚的“争新买宠”,指名道姓揭露的就有三人。一是“前丁”,指宋真宗时的宰相丁谓,他开始以福建武夷山的初春芽茶(“粟粒芽”)进贡。二是“后蔡”,指北宋书法家蔡襄,他在宋仁宗时,曾造小片龙茶进贡。三是“洛阳相君”,指历仕真宗、仁宗的钱惟演,他的父亲吴越王钱?归顺宋朝时,宋太宗曾称赞他“以忠孝而保社稷”,故称“忠孝家”。钱惟演作洛阳留守时,开始设驿站,向宫廷进贡牡丹珍品“姚黄花”。苏轼曾把钱惟演这种行为叫做“宫妾爱君之意”,并说“洛花有识,鄙之”(《仇池笔记》卷上《万花会》)。尤其...

海南是个美丽的海岛。是的,每个人都这么说,但再美丽的地方也有肮脏的存在,如果你想到海南而不接触到肮脏,建议你到海口,那里是所有人对海南的市县中评价最高的地方了。不需要很高的学历,只要对自己有自信,让自己的表达能力,社交能力出众些,让自己阳光些,凭着你的口语知识,你能在这里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如果你想去旅游社工作,那么请到海口旅游社去应聘。海边的工作有若干种,假日海滩听过吗?它位于海口市滨海大道西延线庆龄大道北部,那是个美丽的地方,你可以去那儿开一家属于你的店,也可以做你想做的生意。海滩附近有几家酒店,度假山庄,也有卖公寓的,你可以选择自己想做的工作。对自己的生活充满希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看自己的工作如何,自己的处境如何。只要保持一颗明朗的心情,你会在海南找到一片明亮的天空。

邱浚的六首古诗:1.《五指山》五峰如指翠相连,撑起炎荒半壁天。夜盥银河摘星斗,朝探碧落弄云烟。雨霁玉笋空中现,月出明珠掌上悬。岂是巨灵伸一臂,遥从海外数中原。2.《琼山》环海三千里,珠崖第一山。名驰四海内,秀出万峰间。月下森瑶简,风前振佩环。孤高犹润泽,蜡屐未容攀
3.七律《七星山》魁杓精彩结成峰,祀典无穷荷国村。落落光芒三四点,纷纷紫翠百千重。岚晖迎碧寒尤秀,黛色攒清晚更浓。几度凭高闲伫立,宛然身在紫微宫。4.《琼台春晓》缥缈波涛四望中,春光晓色回相同。云开若木开头白,水击扶桑日脚红。海岛三千余里地,花朝二十四番风。阳春有脚行初到,和气融融满太空。5.《下田村》瀛海之中别有天,宁知我不是神仙。请言六合空虚外,曾见三皇混沌前。元圃麟州非远境,延康龙汉未多年。有人问我家居处,朱桔金花满下田
6.《椰林挺秀》千树榔椰食素封,穹林遥望碧重重。腾空直上龙腰细,映日轻摇凤尾松。山雨来时青霭合,火云张外翠荫浓。醉来笑吸琼浆味,不数仙家五粒 松。邱浚,生卒(1420~1495),字仲深,号深庵,也称邱琼山,明朝海南岛琼山西厢(今府城下田村)人。补充:
蝶恋花·海南岛(一九五九年二月)叶剑英
南海浮珠历万古,阅尽沧桑,
挺作南天柱。〔一〕
五指峰高人 宿露,〔二〕
当年割据红区固。旧是东坡留句处,〔三〕
椰树凌霄,
扫尽长空雾。海角天涯今异古,〔四〕
丰收处处秧歌舞。注 释
〔一〕 南天柱 意谓海南岛乃祖国南大门。三亚市天涯海角有巨石,上书“南天一 柱”。〔二〕五指峰 即五指山。〔三〕东坡 宋代苏轼,号东坡居士。苏轼曾被贬琼州(今海南岛)。〔四〕海角天涯 海南三亚市西下马岭附近海畔有危石,一题“天涯”,一题“海角”。今辟为“天涯海角游览区”。相传“天涯”二字为苏轼所书,实乃清雍正年间知州 程哲手迹。见《崖州志》。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307/33077587.html report 6038 @@?value.islive$$@@=value.content$$@@??$$网友提问:@@=value.question$$老师回答:@@=value.answer$$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