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博士”鲁比尼:大萧条可能性与日俱增I型垂直暴跌更贴现实

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香椿和臭椿都有个椿字,但它们可不都是椿树。椿树一般只是指臭椿,香椿并不是椿树。这就好比鲸鱼并不是鱼一样。臭椿属于苦木科,而香椿属于楝科。两者都不是一个科的,又怎么会都是“椿树”呢?臭椿也叫樗(chu1)树,在我国是一个很有历史的树种,因为生长快,树形美观,常常被人们种在房前屋后,或道路两旁。比如北京就有一个胡同叫“椿树胡同”。臭椿是雌雄异株的,也就是说有“公树”和“母树”之分。公树开雄花,母树开雌花,并结果实。臭椿的果实是翅果,就像榆钱一样,成熟之后可以随风飘到很远的地方,靠风来传播种子。臭椿的雌雄树的臭味并不相同,通常雌树臭气更加浓烈,而雄树淡一些。在食物匮乏的年代,也有人把雄臭椿的叶子用开

财联社(上海,编辑 黄君芝)讯,有“末日博士”之称的努里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近日发文称,就目前来看,V型、U型复苏都不可能,甚至连L型都谈不上,倒更像是I型(一条代表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暴跌的垂直线)。他指出,“新大萧条”(比上一次更严重)来临的风险正与日俱增。

粮票是困难时期的有价证券,在当时,人们每月必须拿着粮票到粮食公司去,购买大米或面粉,当然,出差在外,系带粮票更加方便,也就是说,凡是粮食制品,都要粮票。粮票距今虽然几十年了,而在我们当地,崭新的全国粮票或地方粮票,都不值价,也不值得收藏,

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甚至是大萧条相比,新冠病毒(COVID-19)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来得更快、更严重。在前两次危机中,股市暴跌50%或更多,信贷市场冻结,大量企业破产,失业率飙升至10%以上,GDP年化收缩10%或更多。但这一切花了大约三年时间。然而,在当前的危机中,同样可怕的宏观经济和金融结果在三周内就实现了。

战狼火了后,邓超也频频“蹭战狼的热度”,实际上大家错怪了他。为了拍这部电影,吴京耗尽积蓄。在吴京遭遇困境的时候,邓超是为数不多帮助他的人,给这部电影部分资金支持。邓超为什么会帮他?我想首先是他们私交应该很好,其次必须说邓超的投资眼光高明,他投资的许多影片都是票房大卖。吴京当初坚持自己,不随波逐流启用小鲜肉,战狼2获得如此之高的票房也希望能让那些投资方擦亮眼睛,不要再错过好片了。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股市仅用了21天就跌入熊市,这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下跌速度。现在,市场下跌了35%,信贷市场失灵,信贷息差(就像垃圾债券一样)飙升至2008年的水平。就连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等主流金融机构也预计,美国GDP第一季度将下降6%,而第二季度将萎缩24%至30%。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 Mnuchin)警告称,失业率可能飙升至20%以上(是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最高水平的两倍)。

在直播平台上,网络主播进行淫秽表演,这肯定和现行法律法规和公序良俗相违背。而在这种涉黄案发生后,主播承担法律责任,这是没有疑问的;平台是否负相关法律责任,责任有多大,则要视其是否尽到了平台监管义务而定。也就是说:主播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平台则为自己的监管机制负责。要搞清楚这个责任分别,我们要先搞清楚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一般的平台与主播之间,是简单的空间提供者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平台按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开设,并设置了规则(一般来说,禁止淫秽表演是规则之一),而使用者按照这个规则使用,一旦违反,则可能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甚至法律责任。平台的责任,是在法律规则下制定并执行相应的监管责任。使用者违反法律

换句话说,总需求的每一个组成部分(消费、资本支出、出口)都处于前所未有的自由落体状态。尽管多数自私的评论人士一直预计会出现V型复苏,但现在应该清楚的是,新冠疫情危机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目前正在进行的收缩看起来既不是V型的,也不是U型的,甚至也不是L型的(经济急剧下滑,然后陷入停滞)。相反,它看起来更像I型,这是一条代表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暴跌的垂直线。

即使是在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部分经济活动也没有像今天的美国和欧洲那样完全停滞。就目前来看,最好的情况是,经济下滑的程度将比全球金融危机更严重,但持续时间更短,到今年第四季度经济将恢复正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当隧道尽头的曙光出现时,市场也将开始复苏。

然而,这种“最后的情况”背后是有条件的:

首先,美国、欧洲和其他受影响严重的经济体将需要开展广泛的病毒检测、追踪和治疗措施,并实施强制隔离和封城措施。此外,由于大规模开发和生产疫苗可能需要18个月的时间,因此抗病毒药物和其他治疗方法将需要大规模部署。

其次,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货币政策制定者们就用尽了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的所有手段。因此,在本次疫情危机中,他们必须继续动用非常规措施。这意味着零利率或负利率;增强前瞻性指引;量化宽松政策;以及信贷宽松(购买私人资产)等。美联储扩大了跨境互换额度,以解决全球市场上美元流动性严重不足的问题,但我们现在需要更多工具,鼓励银行向流动性不足但仍有偿付能力的中小企业放贷。

第三,政府需要部署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包括通过“直升机撒钱”直接向家庭发放现金。考虑到经济冲击的规模,发达经济体的财政赤字将需要从GDP的2-3%增加到10%左右,甚至更多。只有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够强健、且能够扩表至上述地步,才能防止私营部门崩溃。但这些赤字融资的干预措施必须完全货币化。如果它们通过标准的政府债务融资,利率将大幅上升,复苏将被扼杀在摇篮里。

不幸的是,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发达经济体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远远达不到控制疫情所需的水平,而目前正在讨论的财政政策方案的规模既不够大,速度也不够快,无法为及时复苏创造条件。

因此,比上一次大萧条更严重的“新大萧条”的风险正与日俱增。

除非大流行病能被及时控制住,否则世界各地的经济和市场将继续直线下降。但即使疫情或多或少得到了控制,到2020年底,整体经济增长仍可能无法恢复。毕竟,到那时,另一个病毒季节很可能会以新的突变开始;许多人指望的治疗干预措施可能不如预期的那么有效。因此,经济将再次收缩,市场将再次崩盘。

此外,如果大规模赤字的货币化开始导致高通胀,特别是如果一系列与病毒相关的负面供应冲击降低了潜在增长,财政应对措施可能会碰壁。许多国家根本无法用本国货币进行此类借贷。那么届时,谁来拯救新兴市场的政府、企业、银行和家庭?

然而,无论如何,即使疫情和经济后果得到控制,全球经济仍可能面临一系列“白天鹅”尾部风险。目前的疫情只是这些“白天鹅”中的一个,其它可能出现的风险包括:地缘政治风险、美国总统大选、贸易问题等等。这些危机可能会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加速正在进行的“巴尔干化”,以及全球经济的解体。

最后,鲁比尼表示,无法控制的流行病、紧缺的经济政策库,再加之地缘政治冲击,这三种风险足以将全球经济推入持续的萧条和失控的金融市场崩溃。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系列强有力的(虽然有些滞后)应对措施将全球经济从深渊中拉了回来。但这次我们可能没那么幸运了。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620/36204998.html report 3655 财联社(上海,编辑黄君芝)讯,有“末日博士”之称的努里尔·鲁比尼(NourielRoubini)近日发文称,就目前来看,V型、U型复苏都不可能,甚至连L型都谈不上,倒更像是I型(一条代表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暴跌的垂直线)。他指出,“新大萧条”(比上一次更严重)来临的风险正与日俱增。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甚至是大萧条相比,新冠病毒(COVID-19)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来得更快、更严重。在前两次危机中,股市暴跌50%或更多,信贷市场冻结,大量企业破产,失业率飙升至10%以上,GDP年化收缩10%或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