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窖三日之会,虚竹让梦姑永生难忘,童姥全程注视因关乎这一计划

来源:忠肝义胆岳老三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说起人们之间的爱情,有时候就很玄乎,有的两人同出同住几十年却同床异梦,有的却是一见钟情,怀念终生。例

在虚竹无意解开“珍珑棋局”后,就开启了开挂的人生,紧接着又在“万仙大会”上救出一个无辜女童,不曾想这位女童就是让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恐惧不已的天山童姥。

一、这是一位可怕而好奇的公主,她是皇宫里一位品行端正的公主。对女人来说也很诱人。这就是为什么虚拟竹和

因为天山童姥正处于还老还童之时,功力也是从源头逐渐恢复,而李秋水正是知道这是她的死穴,就趁机发难报仇。天山童姥也是高明,深知功力未恢复难以抵挡,就只能躲藏保命,利用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物将其擒出去,而刚好又被虚竹救出。

第27集李秋水与童姥因同时爱慕无崖子,争斗互残、反目成仇,数十年尚不肯罢休。李秋水将童姥腿打断,

二人随后被李秋水追杀,李秋水着实是不肯放过这次机会,因为她知道,一旦天山童姥恢复功力,那么自己就再没机会了,因为这次返老还童定然让童姥功力再次精进,李秋水拼尽一切也得在她功力大进之前将其除去。

虚竹是少林寺的一名小和尚,在下山历练的途中误打误撞成为逍遥派无崖子的关门弟子,并且通过灌顶之法获得了

所幸天山童姥遇到虚竹,于是就对虚竹大加栽培,得知他继承了无崖子七十年功力,天山童姥就将逍遥派“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相继传给他。童姥无非两个目的,一是让虚竹成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帮助自己逃过劫难;二是让虚竹成为自己的接班人,毕竟童姥九十六岁还没有任何徒弟。虚竹来的刚好也是时候,她就将高深武功加以传授。

网页上下载不太容易的说,如果你用酷狗,那你输入“天龙八部 虚竹”,“黄日华 天龙八部 虚竹与西夏公主

可是,虚竹毕竟是从少林寺出来的,他的那个迂腐和倔强真是非一般人能比,他总是想保护童姥不受到李秋水伤害,可是他也不愿意见到童姥去对李秋水下狠手,这是他发自肺腑的仁慈。而且,他看到天山童姥总是饮用活血,也是甚为不喜,毕竟他是佛门弟子,见不惯杀生。

那少女悠悠叹了口气,道:“我又做这怪梦了,真叫我又是害怕,又是……又是……”虚竹道:“又是怎样?”那

童姥为了让他绝对听从自己,不惜一切代价让其臣服,而虚竹不管是挨打挨饿都决不屈服,让童姥一时都无计可施。

梦姑出自金庸小说天龙八部是西夏公主逍遥派李秋水的孙女 虚竹与天山童姥在一起时 童姥每夜都会带一名女子

直到天山童姥遇到了十七岁的西夏公主。

童姥毕竟老奸巨猾,为了躲避李秋水,她想到“灯下黑”的道理,于是让虚竹背着她到了李秋水的地盘,藏匿于冰窖之中,只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这里,天山童姥一方面恢复自己的功力,另一方面就是让虚竹屈服自己。于是,童姥就千方百计让虚竹破戒,让他吃肉破荤戒,可虚竹说是被逼的不算破戒,童姥怒气冲天,就再出绝招。

当晚上虚竹睡醒之时,突然感觉身边有个女娇娥,这可大惊失色,而且这个女娇娥还哼哼唧唧的喊冷,往虚竹被子里面钻,让虚竹都难以招架。

这一日睡梦之中,虚竹忽然闻到一阵甜甜的幽香,这香气既非佛像前烧的檀香,也不是鱼肉的菜香,只觉得全身通泰,说不出的舒服,迷迷糊糊之中,又觉得有一样软软的物事靠在自己胸前,他一惊而醒,伸手去一摸,着手处柔腻温暖,竟是一个女子的身体。(三联版《天龙八部》第三十六回“梦里真真语真幻”)

童姥这一招着实让人防不胜防,虚竹毕竟是二十四岁,正是血气方刚,这突然身边多了一个女子,这可如何受得了!天山童姥可真是焉儿坏,让虚竹再也难以招架,而虚竹竟然不学自通,宛若修炼灵鹫宫石壁上武学一般,很快就摸到法门。

虚竹待要站起身来相避,一撑持间,左手扶住了那少女的肩头,右手却揽在她柔软纤细的腰间。此刻双手碰到了那少女柔腻娇嫩的肌肤,一颗心简直要从口腔中跳了出来,却是再难释手。(三联版《天龙八部》第三十六回“梦里真真语真幻”)

虚竹如此被动,却也欲迎还拒,欲罢不能,毕竟此时情难自制,于是就只能本能地顺应这个女子,一起探索人生的奥秘。虽然虚竹武功进展神速,功力突飞猛进,但是人生中还有更有意义的事情,他却从未见识过。此时,他再也不去想会不会破戒之事。

而在天山童姥正在一边偷乐,眼看着二人情不自禁,她也不去打扰,只是她的目的达到,虚竹已经破戒,必须要听自己的。

随后三日,虚竹一直沉醉于温柔乡里,他也分不清这是真是幻,只是与这个“梦姑”在一起,他就有说不出的快乐。

只是每当他与梦姑讨论自己的身份时,他们就会被立马打断,因为天山童姥始终环伺在他们身后。狡黠的童姥果然有过人之处,她就是让虚竹与梦姑彼此不知道身份,然后让虚竹有求于己,然后利用虚竹对抗李秋水。

虚竹结结巴巴的无法回答,只道:“我……我是……”突然间胁下一麻,被人点中了穴道,跟着一块毛毡盖上来,那少女离开了他的怀抱。虚竹叫道:“你……你别走,别走!”黑暗中一人嘿嘿嘿的冷笑三声,正是童姥的声音。(三联版《天龙八部》第三十六回“梦里真真语真幻”)

可见,天山童姥就始终在二人身边,一旦二人说出自己的身份,天山童姥就会第一时间出现,阻止二人,这也让虚竹毫无办法。

当然,天山童姥如此做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将虚竹的把柄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因为她此时只有借助虚竹之力才足以对抗李秋水,这样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而眼看着虚竹率性破戒,敢于食用荤腥之时,她又对虚竹很是友好。

再过两个时辰,童姥竟又去将那少女用毛毡裹了来,送入他的怀中,自行走上第二层冰窖,让他二人留在第三层冰窖中。(三联版《天龙八部》第三十六回“梦里真真语真幻”)

可见,童姥对虚竹不薄,而此刻童姥也就选择避让,免得二人情到浓处又有所顾忌。看来天山童姥才是老于世故,虽然她一生未曾有过婚嫁,但是对于这些事情,她还是很理解。

看来,童姥也是过来人,她太理解虚竹,只是她始终未将梦姑的真实身份告知,而后天山童姥又与李秋水大战,功力全部被虚竹吸走最终功散人亡,而虚竹也不知梦姑的身份。若非梦姑对虚竹思念不已,也不会在整个武林征婚,这才重新找到虚竹,二人才得以重逢。

当然,也别小看这三天时间,虚竹可是具备七十年功力的,功力随便一施展威力就是极大,这肯定也是让梦姑印象极其深刻的。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虚竹和西夏公主在冰窖里在金庸写的《天龙八部》书的多少章?

  第三十六章 梦里真 真语真幻

  这是关于这一段的描写!

  第三日童姥又去御厨中取了几碗荤菜来,火腿、海参、熊掌、烤鸭,香气更是浓郁。虚竹虽然饿得虚弱无力,却始终忍住不吃。童姥心想:“在我跟前,你要强好胜,是决计不肯取食的。”于是走出冰库之外,半日不归,心想:“只怕你非偷食不可。”哪知回来后将这几碗菜肴拿到光亮下一看,竟然连一滴汤水也没动过。到得第九日时,虚竹念经的力气也没了,只咬些冰块解渴,却从不伸手去碰放在面前的荤腥。童姥大怒,伸手抓住他的胸口,将一碗红烧肘子一块块的塞入他口中。她虽然强着虚竹吃荤,却知这场比拚终于是自己输了,狂怒之下,劈劈拍拍的连打了他三四十个耳光,喝骂:“死和尚,你和姥姥作对,要知道姥姥的厉害!”虚竹不嗔不怒,只轻轻念佛。此后数日之中,童姥总是大鱼大肉去灌他。虚竹逆来顺受,除了念经,便是睡觉。

  这一日睡梦之中,虚竹忽然闻到一阵甜甜的幽香,这香气既非佛像前烧的檀香,也不是鱼肉的菜香,只觉得全身通泰,说不出的舒服,迷迷糊糊之中,又觉得有一样软软的物事靠在自己胸前,他一惊而醒,伸手去一摸,着手处柔腻温暖,竟是一个不穿衣服之人的身体。他大吃一惊,道:“前辈,你……你怎么了?”那人道:“我……我在什么地方啊?怎地这般冷?”喉音娇嫩,是个少女声音,绝非童姥。虚竹更加惊得呆了,颤声问道:“你……你……是谁?”那少女道:“我……我……好冷,你又是谁?”说着便往虚竹身上靠去。

  虚竹待要站起身来相避,一撑持间,左手扶住了那少女的肩头,右手却揽在她柔软纤细的腰间。虚竹今年二十四岁,生平只和阿紫、童姥、李秋水三个女人说过话,这二十四年之中,只在少林寺中念经参禅。但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虚竹虽然谨守戒律,每逢春暖花开之日,亦不免心头荡漾,幻想男女之事。只是他不知女人究竟如何,所有想像,当然怪诞离奇,莫衷一是,更是从来不敢与师兄弟提及。此刻双手碰到了那少女柔腻娇嫩的肌肤,一颗心简直要从口腔中跳了出来,却是再难释手。

  那少女嘤咛一声,转过身来,伸手勾住了他头颈。虚竹但觉那少女吹气如兰,口脂香阵阵袭来,不由得天旋地转,全身发抖,颤声道:“你……你……你……”那少女道:“我好冷,可是心里又好热。”虚竹难以自己,双手微一用力,将她抱在怀里。那少女“唔,唔”两声,凑过嘴来,两人吻在一起。虚竹所习的少林派禅功已尽数为无崖子化去,定力全失,他是个未经人事的壮男,当此天地间第一大*袭来之时,竟丝毫不加抗御,将那少女愈抱愈紧,片刻间神游物外,竟不知身在何处。那少女更是热情如火,将虚竹当作了爱侣。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虚竹欲火渐熄,大叫一声:“啊哟!”要待跳起身来。但那少女仍紧紧搂抱着他,腻声道:“别……别离开我。”虚竹神智清明,也只一瞬间事,随即又将那少女抱在怀中,轻怜密爱,竟无厌足。两人缠在一起,又过了大半个时辰,那少女道:“好哥哥,你是谁?”这六个字娇柔婉转,但在虚竹听来,宛似半空中打了个霹雳,颤声道:“我……我大大的错了。”那少女道:“你为什么大大的错了?”虚竹结结巴巴的无法回答,只道:“我……我是……”突然间胁下一麻,被人点中了穴道,跟着一块毛毡盖上来,那赤裸的少女离开了他的怀抱。虚竹叫道:“你……你别走,别走!”黑暗中一人嘿嘿嘿的冷笑三声,正是童姥的声音。虚竹一惊之下,险些晕去,瘫软在地,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耳听得童姥抱了那少女,走出冰库。

  过不多时,童姥便即回来,笑道:“小和尚,我让你享尽了人间艳福,你如何谢我?”虚竹道:“我……我……”心中兀自浑浑沌沌,说不出话来。童姥解开他穴道,笑道:“佛门子弟要不要守淫戒?这是你自己犯呢?还是被姥姥*迫?你这口是心非、风流好色的小和尚,你倒说说,是姥姥赢了,还是你赢了?哈哈,哈哈,哈哈!”越笑越响,得意之极。虚竹心下恍然,知道童姥为了恼他宁死不肯食荤,却去掳了一个少女来,诱得他破了淫戒,不由得又是悔恨,又是羞耻,突然间纵起身来,脑袋疾往坚冰上撞去,砰的一声大响,掉在地下。童姥大吃一惊,没料到这小和尚性子如此刚烈,才从温柔乡中回来,便图自尽,忙伸手将他拉起,一摸之下,幸好尚有鼻息,但头顶已撞破一洞,汩汩流血,忙替他裹好了伤,喂以一枚“九转熊蛇丸”,骂道:“你发疯了?若不是你体内已有北冥真气,这一撞已然送了你的小命。”虚竹垂泪道:“小僧罪孽深重,害人害己,再也不能做人了。”童姥道:“嘿嘿,要是每个和尚犯了戒便图自尽,天下还有几个活着的和尚?”虚竹一怔,想起自戕性命,乃是佛门大戒,自己愤激之下,竟又犯了一戒。他倚在冰块之上,浑没了主意,心中自怨自责,却又不自禁的想起那少女来,适才种种温柔旖旎之事,绵绵不绝的涌上心头,突然问道:“那……那位姑娘,她是谁?”童姥哈哈一笑,道:“这位姑娘今年一十七岁,端丽秀雅,无双无对。”适才黑暗之中,虚竹看不到那少女的半分容貌,但肌肤相接,柔音入耳,想像起来也必是个十分容色的*,听童姥说她“端丽秀雅,无双无对”,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童姥微笑道:“你想她不想?”虚竹不敢说谎,却又不便直承其事,只得又叹了一口气。此后的几个时辰,他全在迷迷糊糊中过去。童姥再拿鸡鸭鱼肉之类荤食放在他面前,虚竹起了自暴自弃之心,寻思:“我已成佛门罪人,既拜入了别派门下,又犯了杀戒、淫戒,还成什么佛门*?”拿起鸡肉便吃,只是食而不知其味,怔怔的又流下泪来。童姥笑道:“率性而行,是谓真人,这才是个好小子呢。”再过两个时辰,童姥竟又去将那*少女用毛毡裹了来,送入他的怀中,自行走上第二层冰窖,让他二人留在第三层冰窖中。那少女悠悠叹了口气,道:“我又做这怪梦了,真叫我又是害怕,又是……又是……”虚竹道:“又是怎样?”那少女抱着他的头颈,柔声道:“又是欢喜。”说着将右颊贴在他左颊之上。虚竹只觉她脸上热烘烘地,不觉动情,伸手抱了她纤腰。那少女道:“好哥哥,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要说是梦,为什么我清清楚楚知道你抱着我?我摸得到你的脸,摸得到你的胸膛,摸得到你的手臂。”她一面说,一面轻轻*虚竹的面颊、胸膛,又道:“要说不是做梦,我怎么好端端的睡在床上,突然间会……会身上没了衣裳,到了这又冷又黑的地方?这里寒冷黑暗,却又有一个你,有一个你在等着我、怜我、惜我?”虚竹心想:“原来你被童姥掳来,也是迷迷糊糊的,神智不清。”只听那少女又柔声道:“平日我一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也要害羞,怎么一到了这地方,我便……我便心神荡漾,不由自主?唉,说是梦,又不像梦,说不像梦,又像是梦。昨晚上做了这个奇梦,今儿晚上又做,难道……难道,我真的和你是前世因缘么?好哥哥,你到底是谁?”虚竹失魂落魄的道:“我……我是……”要说“我是和尚”,这句话总是说不出口。那少女突然伸出手来,按住了他嘴,低声道:“你别跟我说,我……我心里害怕。”虚竹抱着她身子的双臂紧了一紧,问道:“你怕什么?”那少女道:“我怕你一出口,我这场梦便醒了。你是我的梦中情郎,我叫你‘梦郎’,梦郎,梦郎,你说这名字好不好?”她本来按在虚竹嘴上的手掌移了开去,*他眼睛鼻子,似乎是爱怜,又似是以手代目,要知道他的相貌。那只温软的手掌摸上了他的眉毛,摸到了他的额头,又摸到了他头顶。

  虚竹大吃一惊:“糟糕,她摸到了我的光头。”岂知那少女所摸到的却是一片短发。原来虚竹在冰库中已二月有余,光头上早已生了三寸来长的头发。那少女柔声道:“梦郎,你的心为什么跳得这样厉害?为什么不说话?”

  虚竹道:“我……我跟你一样,也是又快活,又害怕。我玷污了你冰清玉洁的身子,死一万次也报答不了你。”那少女道:“千万别这么说,咱们是在做梦,不用害怕。你叫我什么?”虚竹道:“嗯,你是我的梦中仙姑,我叫你‘梦姑’好么?”那少女拍手笑道:“好啊,你是我的梦郎,我是你的梦姑。这样的甜梦,咱俩要做一辈子,真盼永远也不会醒。”说到情浓之处,两人又沉浸于美梦之中,真不知是真是幻?是天上人间?过了几个时辰,童姥才用毛毡来将那少女裹起,带了出去。次日,童姥又将那少女带来和虚竹相聚。两人第三日相逢,迷惘之意渐去,惭愧之心亦减,恩爱无极,尽情欢乐。只是虚竹始终不敢吐露两人何以相聚的*,那少女也只当是身在幻境,一字不提入梦之前的情景。

  这三天的恩爱缠绵,令虚竹觉得这黑暗的寒冰地窖便是极乐世界,又何必皈依我佛,别求解脱?

《天龙八部》中,虚竹和梦姑短短三日缠绵,为何两人会爱的欲仙欲死?

梦姑,梦郎,两个未经人事的少年的离奇结合,便好像是美梦一场,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实际上,两人那几天缠绵的确是他俩人生中十分美好的经历。

虚竹和童姥躲在西夏国皇宫的冰窖中,两人打赌,赌虚竹会自愿破戒。于是童姥给虚竹备的吃食便只有酒和肉,谁知道虚竹竟然把自己饿晕了,童姥才知道虚竹宁愿饿死也绝不破戒,遂大怒。童姥是固执、强硬的人,偏偏在遇见了虚竹这个连命都不要的小和尚,无可奈何,只能暴打虚竹一顿来解气。虚竹本以为这翻*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童姥别出新机,竟撸来一妙龄女子与自己同睡。

虚竹本身是不愿破戒的,这从他宁愿饿死也不吃肉,就可以看出来,但是跟梦姑的相遇让他以为是在梦里,虽然愧疚,但正常男人,面对一个裸身*,又是在梦里,试问有几个能抵挡*?所以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和后面的三天三夜的缠绵。虚竹是一个老实又倔强的人,因性生爱是很正常的事情,而爱了还未相守,就分开了,爱而不得,更显深爱。

而当时的她是正处少女怀春的时期。因为她在黑暗的环境中,一遇陌生男子的虚竹,就情难自控,然后便干柴烈火,*迸发,然后第二天醒来,便认定那名虚竹是梦里的情郎。一个是压抑许久血气方刚的小和尚,一个是森严宫殿的妙龄少女,由性到爱很正常。爱情说不清道不明,通往爱情的道路千千万万,由性到至生死不渝的爱情也是其中的一条道路。

虚竹和梦姑仅在冰窖三日,为何会爱的那么深?

说起人们之间的爱情,有时候就很玄乎,有的两人同出同住几十年却同床异梦,有的却是一见钟情,怀念终生。例如在《天龙八部》里面,虚竹和梦姑在冰窖里仅仅相处了短短的3日,但是梦姑却对她的梦郎爱的欲仙欲死。为何会是这样的情况呢?

在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中,里面的男主都是高大威猛,武功高强,但是虚竹却是一个例外。虚竹一出场就是一个容貌丑陋的小和尚,如果按照一般的和尚的人生发展轨迹,就是平凡的过一生。但是奈何他是主角,自然是运气逆天,最终逆袭成王。

首先就是他的身世,虚竹一出场就是孤儿身份,无权无势,看似可以任人欺负。但是最后天下英雄皆知他是少林寺方丈之子。虚竹的身世之谜也被揭开他也从一个屌丝逆袭成为了一个王者。然后再来说,他的武功获得的实在是轻而易举。在当时武林之中,人人认为武功至上。所以天下人都抢着学习百般武艺,刻苦练习。但是虚竹的武功却来得太过轻易。首先他误打误撞破了珍珑棋局,被无涯子传授了一身的功夫。后来他的师兄苏星河在身死之际将全身的功力都传授给他,他顺利的成为了逍遥宫的掌门。要知道这是慕容复和丁春秋梦寐以求的位置,他们苦心积虑,却被虚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

首先就是他的身世,虚竹一出场就是孤儿身份,无权无势,看似可以任人欺负。但是最后天下英雄皆知他是少林寺方丈之子。虚竹的身世之谜也被揭开他也从一个屌丝逆袭成为了一个王者。然后再来说,他的武功获得的实在是轻而易举。在当时武林之中,人人认为武功至上。所以天下人都抢着学习百般武艺,刻苦练习。但是虚竹的武功却来得太过轻易。首先他误打误撞破了珍珑棋局,被无涯子传授了一身的功夫。后来他的师兄苏星河在身死之际将全身的功力都传授给他,他顺利的成为了逍遥宫的掌门。要知道这是慕容复和丁春秋梦寐以求的位置,他们苦心积虑,却被虚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

而西夏的公主也是,虽然她是贵为公主,享受锦衣玉食,但是在皇宫里,要遵守这一切的规矩礼数。所以西夏公主也一直压抑这着自己的天性。这两个被外界压抑至久,所以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安排到一起。仅仅短短的3日时间,感情大爆发而一发不可收拾。而且金庸其实也想告诉我们:人都有七情六欲,要学会顺从自己的心意,而不是一直压抑自己。要学会思想解放,做真正的自己。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620/36205215.html report 11940 一在虚竹无意解开“珍珑棋局”后,就开启了开挂的人生,紧接着又在“万仙大会”上救出一个无辜女童,不曾想这位女童就是让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恐惧不已的天山童姥。因为天山童姥正处于还老还童之时,功力也是从源头逐渐恢复,而李秋水正是知道这是她的死穴,就趁机发难报仇。天山童姥也是高明,深知功力未恢复难以抵挡,就只能躲藏保命,利用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物将其擒出去,而刚好又被虚竹救出。二人随后被李秋水追杀,李秋水着实是不肯放过这次机会,因为她知道,一旦天山童姥恢复功力,那么自己就再没机会了,因为这次返老还童定然让童姥功力再次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