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主义】第50期:伯克希尔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上),永远不...

来源:SOHU网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第一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在初步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后,毛泽东意识到了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他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认为“社会主义这个阶段,又可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个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后一阶段可能比前一阶段需要更长的时间。“在我们这样的国家,完成社会主义建设是一个艰巨任务,建成社会主义不要讲得过早了。他在纠正“大跃进”的错误时,批评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的人是误认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按劳分配为按需分配、集体所有制为全民所有制。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划分,对混淆社会主义同共产主义的区别,对否认价值规律、等价交换等观点的批评,为后来我国社会主义社会发展阶段的探索提供了十分有益的启示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战时共产主义政策 又称“军事共产主义”。时间约为1918年至1920年。苏俄在苏俄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实行的一种特殊经济政策和经济管理体制。1918年夏,协约国帝国主义与俄国国内的反革命势力联合向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发起进攻,很快占领了苏俄大约3/4的国土,致使国内最重要的粮食和燃料来源被切断

“长期主义”栏目每周五更新一期,整理洛克菲勒、巴菲特、芒格、霍华德.马克斯、比尔·盖茨、贝索斯、任正非、马斯克、孙正义、张一鸣、王兴、黄峥等长期价值实践者的致股东信、公开演讲/交流、媒体采访等一手信息,一起重读经典,复盘伟大企业的成长路径,汲取顶尖企业家的思想养分,做一名长期主义者。

1、凯恩斯主义的主要思想: 凯恩斯的经济理论指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18世纪晚期以来的政治经济学或者经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431363666济学建立在不断发展生产从而增加经济产出观点上。而凯恩斯则认为对商品总需求的减少是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2、

全文18,129字

首先、因为中国民主主义革命没能完成历史使命,没有推翻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这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而这一任务要依靠新民主主义革命完成,因此,在新中国成立后立刻进入社会主义是缺乏社会历史条件的;其次,中国当时凋敝的社会经济、落后的物质生产和极端落后的生产制度这一经济

预计阅读36分钟

中国必须要走社会主义道路,新民主主义社会要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这在民主革命时期已经明确。我国在20世纪50年代选择过渡到社会主义,充分考虑了具有实现的可能性。第一,我国已经有了相对强大和迅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由于现代工业的固定资产中官僚资本占80%,国家没收这一部分庞大

伯克希尔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上)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长期性,从根本上说是由中国进入社会主义的历史条件和建成社会主义所需要的物质基础所决定的。

北京时间2020年5月3日凌晨4:45,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如期召开,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次以线上方式举办股东大会。受疫情影响,巴菲特和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一起(查理·芒格此次未出席),在奥马哈体育场内,面对数万个空椅子演讲,并回答诸多股东在线提出的问题。

本次股东大会历时 4个半小时,分为 4个环节:第一环节是巴菲特结合PPT讲解焦点问题;第二环节是伯克希尔公司2020年Q1业绩总结;第三环节是正式的股东会;第四环节是巴菲特和格雷格回答股东提问。全场对话实录共4.2万字,我们分为上、下两期发布,本期上半部分内容包括焦点讲解、业绩总结、正式股东会三个环节,下半部分内容将在下期“长期主义”专栏发布。

以下是全场对话实录上半部分,由六合咨询整理翻译,基于股东大会英文实录,参考腾讯财经、新浪财经、澎湃新闻等译文与报道。

巴菲特:以前我都习惯和查理在这里讲话,但是查理今年已经96岁,他的身体还很强健,但今年可能最好的选择是,让芒格先生不要过来。查理正在适应新的生活,他已经将Zoom加到他的每日日程中,每天通过Zoom和不同人开会。从技术上讲,他把我超越了 。我要跟大家保证的是,查理状态良好,2021年会回来,而且我们希望那时候,一切会恢复正常。

我们本应该到场的另外一位,是我们的副董事长,负责我们保险业务的杰特·简恩,他在纽约,这一次他也觉得从那边旅行来奥马哈开会不合适。阿贝尔现在在台上,是我们的另一位副董事长,保险业务之外的所有业务都由他负责。

格雷格领导的业务,现在大概有1,500亿美元资产,尤其是拥有12万员工,他做这个工作已经两年了。如果没有阿贝尔来帮我,我未必能工作到现在。我在两年之前,就只做公司1/4的工作,我对阿贝尔非常感谢,尤其是他今天能过来跟我们一起开会。

本次会议分成4个环节,一会儿我给你们独白,通过一些PPT给大家讲一些内容。我从21岁到现在89岁,从没有使用这些幻灯片给大家讲。但是大家也说:“老狗也能学到新技能”,我正在学习新的本领。

第一,我希望通过这些幻灯片,把第一部分先过一遍。

第二,伯克希尔2020Q1的财务总结。我们已经在伯克希尔公司网站上,登出2020Q1财报,到时我会提出一两点给大家讲一下。有些内容我们20204月时已经讲过,但对伯克希尔来讲是新的东西。

第三,一个相对正式的股东会,大概15~20分钟。

第四,问答、访谈环节,我和格雷格会回答征集到的很多股东的问题。

巴菲特结合PPT 讲解焦点问题

巴菲特:我们都知道,每个人的头脑里都充斥着一个想法,过去两个月一直如此,就是目前为止美国的卫生健康,大家怎么看这个情况,尤其是美国的经济情况会怎么样,今后几个月甚至几年会是什么样子,而且我在这方面,在健康方面我没有什么更多可以在此多加叙述的。 在学校的时候,我会计学得不错,但我当时生物学得一塌糊涂,我关于疫情的了解和大家一样。

就我个人来讲,我感觉非常棒的是,我能听到Anthony Fauci(安东尼·福西,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博士的言论,我以前一直都不知道他是谁,但现在我知道一个国家有像Fauci博士这样的人,是非常幸运的。他已经79岁了,他还每天24小时连轴工作,而且他还采取一个幽默客观的态度。他给大家直截了当地讲事实,把非常复杂的事实,很直接地告诉大家,直接说什么知道、什么不知道。

我们不谈关于政治或政治人物的信息,我对Fauci先生非常感谢,他能够教育和指导我们,让我们这些人能了解疫情的情况。还有我的朋友盖茨先生及其团队,他们一直告诉我,目前疫情的近况怎么样。所以,这方面我会有相当的了解。Fauci博士对我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提供信息的人。

当疫情蔓延到我们这边时,我看到现场有几万个空位置,2019年时是爆满的。格雷格刚才跟我指出,过去不管现场能坐多少人,都是全部坐满了。当时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2020年3月会发生这么疯狂的疫情。这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影响到全国人们的行为和心理,这是非常剧烈的一个变化。

我们一开始没有做好准备,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可能,不管从健康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可能性众多。所以,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尤其在目前疫情下,范围太广了,尤其在健康、卫生方面,及它对经济的影响。

健康和经济会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我再次重申,你们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尤其在健康方面,我没有更多信息。但是我想所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和可能,现在信息已经越来越集中了,我们现在都知道,结果不可能更坏了。

一开始有人说,可能还有其它病毒,目前来讲对它进行判断还是比较困难,有很多事情我们还不了解,还有很多未知,所以现在有非常棒、非常聪明的一些人,他们正在这上面努力工作。但这个病毒本身明显是一个高传染性的东西,大家都知道,这种传染不好。

虽然说病毒很坏,但还没有像1918~1919年西班牙流感那么致命,当时我们的父辈有些人经历过这个,前奥马哈的报纸上,有一个非常棒的报道,你们可以在网上查查,也在Google上查一下这个文章,它提到当时流感时,也只有4个月时间,奥马哈有974例死亡,当时已经占总人口1%以上了。

当时从全国来看,可能也没有太大不同,也就是说如果奥马哈是1%的死亡率,当时美国全国大概也有1%的死亡率。这次疫情看上去不会像“西班牙流感”那么致命,但它的传染性很强,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人被传染,有症状或者无症状,我们不知道。

疫情对经济还会有广泛影响,在人们自愿把社区关闭的情况下,会造成什么样的情况,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知道。2008~2009年由于金融危机,很多行业也不能正常经营。目前这些行业的经济列车,都没有在轨道上,我们都把它们从轨道上拉下来了。美国作为一个最有效、最有生产力的世界强国,这么大的制造能力,我们现在经济被完全转向了,无可避免地制造出很多人的焦虑,改变了人们的心理,有的人就开始觉得很难控制。

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相当大的前所未有的试验。对于这些问题的严重性,我们现在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但对于今后很多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需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可能性很多,我现在要跟大家讲的是,这个国家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因为我现在还有一种坚定的想法。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我当时就认定,也在古巴导弹危机时,包括9112008年金融危机等时候,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停止美国的前进。我们过去已面临过很多问题,现在我们也面临着严重的问题,有些问题和现在也有相似的地方。但我们以前其实碰到过很严峻的问题,我们美国人总有神奇的可致胜的因素,我希望能够给大家回顾一下历史。

如果你能选一个时间,什么时间出生、出生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你的性别如何,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否聪明,你的才智到底如何等。如果你能有这个选择,我想你不会选1720、或1820、或1920年,你绝对会选在今天出生,而且会选择在美国出生。因为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在美国开国后,1789年乔治·华盛顿接收椭圆形办公室后,很多人就希望我自己就是美国人。你可以再试想一下,现在美国已经200多年历史,还有很多人也都希望能够搬到美国来。我的朋友跟我讲,他现在就跳上飞机,飞过来了。

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请大家看一下PPT上第一个图片,我们的国家还非常年轻,当然有很多今天活着的人,还是挺老的,我们经历的很多事情是伟大的,而且在历史上闪闪发光。

1790年时我们国家只有390万人口,这不是人口调查得到的数字,1920年我们的商业部失火了,因此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但1790年美国大约有390万人口,其中60万人还是黑奴,而且当时全球仅约0.5%的人口,生活在北美13个州。你可以想象,生活在200多年前怎样,220~230年后是什么样子,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就算是一个最乐观的人,他的想法也不会想到现在可以喝酒、抽大麻。

我跟查理、格雷格三个人年龄加起来,相当于美国建国以来的时间,你们看这个国家,大概每天都有2.8亿车子在路上繁忙穿梭,这也是我们以前没想到的。我们随时可以岸对岸(美国东西海岸间)飞4万公里,而且还有非常棒的大学,医疗系统也这么完善,娱乐界已经创作出来大家能欣赏的娱乐节目,1790年跟现在完全无法比拟。231年间已经有这么大变化,而且绝对是超前的,超过人们的想像。另外,互联网的变化也是极大。

我们国家的财富在1789年时是多少呢?在开国时,美国总体财富大约10亿美元我可以告诉你,在早期还有在好多年前,数据的收集跟现在很不同,而且数据的变化极大。有时根本找不到可以让人真正信任的数据,全国各地都是如此。但在房地产方面,当你再看这些数字时,比如一些房产、地产或公寓等,每个房子看起来都不太一样,但它们都有非常好的销售价格,各国间也很不同,它们是财富分布的象征,及我们的估算依据。

如果回到原来的时间,是很有趣的情况,比如1803年我们买一栋房子,路易斯安那州整个州才花费1,500万美元(1803年美国以1,500万美元,从法国购买路易斯安那州),那时候房地产交易是非常显著的重要交易。当我们购买路易斯安那州时,它的地理环境到底有多大呢?大概是80多万平方英里,是我们现在美国“lower 48”(夏威夷成为美国的州之前的说法,指除夏威夷和阿拉斯加两个州外的48个州,由于它们纬度都比阿拉斯加低,且当时夏威夷还未加入美国,因此被称为 The lower 48 states)的 1/4,我们1803年就购买到了。

如果你住在德州,你的祖父会打电话或是叫某个人,跟他的孙子或是外孙们说,不要把你土地上的矿权卖了,因为这可能不只1,500万美元的资产,你的矿权价值会更大。在德州的祖父会跟他的小孩讲,比如堪萨斯州、奥克拉荷马州,每周大概都能生产210亿桶石油。

我们花了1,500万美元买了路易斯安那州,其中300万美元,也就是20%,其实是付了法国人20万盎司黄金,当时每盎司黄金值15美元。而当地一些矿产有更多的产出,产出来的黄金可能至少有大概4,000万盎司了。所以,这个钱绝对是很便宜的。就像我说的,20万盎司黄金占了我们购买价格的20%,所以路易斯安那州的收购很划算。

我有时候在做演讲时,想把这些数字提出来给大家看一下,这些估算对于全世界及我们国家,在1789年这些数字都是合理的,10亿美元并不是非常疯狂的数字,1789年我们全国财富只有10亿美元,这也是让我们觉得非常重要的一个数字,而且是可以让我们深思熟虑的,这不是一个疯狂的数字。

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那时到现在,我们的财富累计到多少了?这个数字你们常常可以看到, 它确实经常出现在美联储估计美国所有家庭净资产的时候。你可以查一下这些数据,大概有100万亿美元,包括股票或各种房屋、公寓,把这些数字加在一起,美联储告诉我们, 这些数据都非常有趣。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也就是231年后,我们已经有100万亿美元的财富,你们会想怎么会是这样子?当然这中间还包括所谓的通货膨胀。可是事实上,一半的国家那时通货膨胀并不大,当然也有通货膨胀或紧缩的情况。

假设以这样的计算方式,231年间,还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的改变,如果要做计算,你要讲到底多少钱,是在某一年时值多少钱,特别是针对一些不同的产品、不同生活用品。但合理地讲,美国的实际状况是,财富累积肯定存在,财富规模相对实体资产,至少是5,000:1的结果,这个国家当然还有更多土地可以进行再开发。也是这个原因,231年内不会一夜间改变,但这些变化也是人们在美国刚建国时没有想到的。

这些事情非常重要,现在我们等于碰到一个崎岖的路段,而且是一个比较严峻的情况。在231年后,当然我们这些情况还会有转变。我们在这个时期内,在这个国家诞生后,比如70年代也有一些剧烈变化。

1863年时,那时我们有3,100万人,大概400万人是奴隶,1789~1863年间有一些动荡,有一些状况发生了。但不是很多国家都能遭遇像美国这样的情况,能真正在74年(1863年美国建国74年)中,为我们的人民做些什么。他们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在美国南北战争时,当时总统要做一个决定,他当时做了一个估计, 会有6%的人口尤其是男士,从18~60岁的男性,会有这么多人在南北战争中死亡,当时也是一个合理估计。18~60岁的男性当时是很大一个比例,参战后会有6%战死,在国家就业人口里很大一部分消失了。

讲一下当时的情况,只是让你们来考虑一下,那个时候的伤亡相当于2020年什么情况呢?相当于今天18~60岁男性中,大概400万人没有了,对于我们这个国家会是多么大的打击。在美国梦实现过程中,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光是在美国,在世界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况呢?也会是类似的情况。

这张幻灯片就是1929年时,在大萧条之间股票市场的崩溃。在这里看到的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那时候《纽约时报》里的道琼斯指数,是大家关心的数据。因为道琼斯是足够全的指数,让大家看到经济情况。1929年9月3日股市闭市时是381.17点,当时大家都喜欢买股票,企业利润很好,尤其是汽车工业正在兴起,也开始有了航空业,还有家用电器及电话开始被使用。这种现代化的行业正在迎头赶上,所以当时我们看到的是,大家都觉得是一个很不错的时机,这是1929年9月3日。

两个月后,在1929年9月3日后的两个月,道琼斯指数大概下跌一半,当时看上去觉得很厉害。当时你要看一下,在这么短时间内股票跌掉1/3以上,当时是讲大崩溃。我提出的一点是,大萧条股票崩溃是很好的写小说或书的素材,但从我个人来讲,当然对今天来讲,也有一定意义。

大萧条时候,1929年时我父亲26岁,当时他的工作是在一个本地小银行里做股票买卖,他帮人们买卖股票和证券,主要是买卖股票。有一只股票跌了40%,一个人在几个月内卖给了几个人。他简直觉得没有办法面对那些买了股票的那些人。当时我们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小小的后院,我的父亲就在这个后院里待着,当时也没有电视。他和我母亲,他们两个人相处的非常好。

在那种情况下,我在9个月后就出生了,所以我就把那天闭市时候的价格写在这里,是1930年8月29日。当时股票价格回升了,9个半月时间回升了20%。当时人们在1930年秋天时,就觉得已经不再是大萧条了,只不过是在经济衰退期。当然在那之后,我们有很多次衰退,当然不一定都导致了股票市场的崩溃,但也有很多是超出日常情况的下跌。有一段时间,大概有10天,就在我出生10天后,大概1930年9月10日那天,股票市场上升了大概1%~2%。

但也就在那天后,道琼斯指数从245点开始下跌,这种下跌情况, 如果我刚出生时用1,000美元买了股票,两年后,1932年7月8日就变成只剩下170美元,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经历过的。当时不是说某一种股票,而是说有一个很广范围、很多美国人,在2年内丢失了83%的财富,这就是1919年9月~1932年7月的情况。在我出生后不到一年,我还不到一岁,我的父亲到银行工作,银行决定关闭,所以他就失业了。查理和我都在1940~1941年在我祖父的杂货店里工作。

我现在回想起那个时间,我们后来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1933年成立),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我们有FDIC后,就会有一个更好的非常不同的经历。如果当时就有它的话,我们在大萧条中大家的经历肯定不一样,当然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可能。比如在1929年,也有很多其他的因素造成了大箫条。但是如果4,000多家银行当时都没有破产的话,人们储蓄很多钱存在里面,因为当时48个州都发生过银行破产,人们储蓄丢失,这在当时是非常巨大的影响。

对于我来讲,FDIC的成立是大萧条后,出现的一个最好的事情。在这之后,世界由此发生了变化。当时各地的银行破产,使人们觉得他们所有的储蓄都全部丢失了。他们觉得本来的储蓄存在银行里,到银行那边看,等于所有钱都丢掉了。FDIC机构成立后,实际上FDIC的成立并没有让美国纳税人为此多付一分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和对于银行来讲,FDIC给银行提供了保险。我们这个措施和联邦政府相关,他们将大概1,000亿美元,现在是留在那边,这些保证金,可以付掉为很多银行做出的保险。所以你可以看到,这给人们提供非常好的保障。

在当时大萧条当中,如果有这个的话,对人们的储蓄会有非常好的保证。但是这个箫条延续了很长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讲,实际上觉得时间更长。因为在这之后,二战来了,经济更是变成了被迫的萧条,所以我们就接受了凯恩斯主义,就开始允许有财政赤字的产生。美国大概有2%的全国GDP,可以成为赤字等。我们当时有非常大、非常好的经济方面的恢复,但人们的头脑里,还是因为他们受到的创伤,父母告诉小孩子说,1929年变成了人们头脑中的标志,就会被影响到,对于股票的影响也是相当大。

我1930年出生后,在这边完成了大学教育。你计算一下,1929~1950年或者从 我出生到1951年,大概有20多年的时间,道指才重回240.85点。在那个时候,我们国家只有140年历史,现在是231年历史,这中间变化极大,而且让我们觉得非常叹为观止。

这中间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经济增长,也没有任何繁荣的现象,更不要谈美国现在有这么多大企业,花了这么多时间重新部署,再恢复到市场蓬勃发展的情况,以及所有财富累积的现象。如果我早生20年的话,情况又不一样了。

那么你再想一下,在过去几个月中,我们并不知道以后结果会如何,也就像我们以前1930年代时,那时大家努力工作,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得到繁荣景象。美国这些奇迹持续发生,最有趣的一件事就是下面我要讲的。

1954年刚开始时,股票市场只有280点。我记得1954年,为什么呢?我觉得那个时候股票市场对我来讲是最棒的一年,道琼指数开年是280点,年度结束时变成400点。那个时候涨到400点,在1929年时我们记得那时是280点,但1954年一年就从280点涨到400点。这不是1929年奇迹重现吗?但我们知道1954年美国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国家了,那时大家常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能够有这样的成就、到达这样的境界,而且我们等于是又达到一个更高峰了。

另外,那时我们也组织了银行委员会,开始进行特别的调查,称为做股票市场研究,其实是讲我们还会不会开一个真正的市场。这个委员会,那时就是在做调查中心,其中有一个委员或者成员。他是小布什总统的祖父,在1958年道琼斯指数405点时,他那时讲有没有任何问题,于是那时他上台作证。

美国以前的一些情况,也许你们还不知道。后来又有一本书出来,是我爸爸在图书馆里珍藏的一本书。我那时在纽约做事,我们中间有20个人被传讯,要上台作证,那时是美联储的官员之一也要上台作证,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见证。比尔·马丁先生做了好多年美联储主席,要讲解美联储到底在做些什么事情,等于那时他是最重要的人物。

我的老板那时叫我到纽约的公共图书馆去查一些信息,因为现在5分钟就可以找出来的一些资料,那时我要到图书馆找。我还记得我在书上的第545页找到了他要的信息,还有上面讲的一句话我还记得,说现在的股票市场非常高,但是看起来还是不够高,其实还会更高。

我想那时美国的神话就开始发生,直到今天我们看到, 道琼斯指数大概24,000昨天星期五(202051日)收市时是这样子,那么每一块钱可以是1:100的增长,你不需要读华尔街日报,你也会看到这样的情况,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你当然只要相信美国的奇迹是发生的。

但是这中间有一段,也就是所谓的1929年时期,一直到1950年。人们在那时,有的时候觉得已经失去信心了,并没有看到市场的潜在能力。后来我们美国的势头是不可挡的,而且这都是有事实,这是颠覆性的结果。

你们讲到最极度的一些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刚才我们曾讲到美国已经接受过各类撕裂,比如在大萧条时, 但最后你绝对不要在美国上下错赌注,美国非常强大。这就是我今天对大家发表的意见,不要和美国对赌。从刚刚我们最开始的 1789年,到美国的南北战争,到后来的经济大萧条,现在我必须要告诉大家,请不要错过美国的机会。

当然我们现在不是一个完美的境界,可是我必须要讲,我们现在是一个更好的国家,而且是一个从1789年到现在更具财富创造力、更有价值的国家,应该是如此,而且未来也会如此。对大家来讲,我们现在走的方向肯定是对的。

1776年时,那时我们刚立国,宣讲“我们生而平等”,我们也有了更多人民的权利等。14年后,1790年,其实我们的国家在制定美国《宪法》后,真正成立了,或者是组织好了。我们又发现15%的人口是黑奴,我们也开始进行更大一场斗争。人们都是生来平等,我们讲到生命的价值,还有追求幸福,我想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放弃自由,而去追寻其他的东西。所以, 1790年时我们就有解放黑奴的意向了。当然我们也花了非常长时间,才部分或者慢慢、逐渐修正了美国的一些问题。

后来,我们讲到16岁以上的男性,我们那个时候也开始朝着正确方式来推进。除此之外,我们讲到1776年“人与生俱来都平等”的这句话,而且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的权利等,这就是所谓寻求自我实现的结果。50%的人口其实都享受到这个国家最公平的待遇。所以,等到建国231年后,我们的女性真正得到解放,我们也可以投票给现在的女性,这是更让人觉得精彩的世纪。

另外,第19号修正案(1920年美国国会通过宪法第19条修正案,赋予女性投票的权利)也花了61年之久,直到女性可以在我们的最高法院里担任大法官。此前有很多男性,1961年后终于有了第一位女性大法官,第一位被指派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中间可能在就任方式或人选上有些问题,花了61年时间,花了这么多年,你才在这么多人中间选出来30多位男性大法官后,最后终于选了一位女性大法官。

这就是上面梳理的问题。花了非常长的时间,还未彻底解决,但有意义的结果,还是在发生之中。我们现在的社会也是比以前更好、更优良,我们现在的社会绝对是比以前更好。再比较我们刚刚讲的,从1789年到现在来进行比较,我这一年已讲了好多次了。

从1778年《独立宣言》到现在为止,这是非常能激励人的一个宣言和文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要把对美国的赌注下错。

所以,你要想在对美国下注时,我跟你说,我是相信美国的。从我11岁买第一只股票到现在,我一直是相信美国。在美国财富增长上面,我是抓住了它的羽毛,但是并不是说每一天,这个市场都朝我想要的那个方向发展。

根据现在这个情况,我希望做的,我也觉得这是有趣的事。你会看到2015年6月17日,就是几年前,你会看到我最崇拜的美国人之一Sam Nunn(美国前参议员、非盈利组织“核威胁倡议”创始人),他是非常棒的爱国者、非常棒的参议员,他做的工作没有受到人们的赞赏,但一直坚持在做。他做了一个核威胁方面的提议。Sam Nunn创立这个倡议组织,要建立一个机构,努力减少核化学,可防止数百万人死亡,他是这个组织的灵魂。

在这后,他一直在讲,担心这种大的流行瘟疫,类似核灾难一样,他多少年一直在担心这样的事会出现,就包括一些大的瘟疫。Sam Nunn当时在YouTube上做了一个演讲,你们可以看一下,他在上面讲到了大的瘟疫会造成的危险,大家都可以看到Sam Nunn当时的讲话。

我们在过去两个月内,对这个大瘟疫的情况有更深入了解,所以你可以到YouTube看,这个讲话只有831人看,也许看的这些人都是在过去2~3天看的吧。很难想象这种事会发生,但我们也会有这样的体验,就像目前疫情发展情况,很难把这个东西结合到我们的想法里去,这些人会不会借钱做投资,伯克希尔总是要做最坏的准备,在最坏情况下怎么样。

如果一件事情可能不对,有可能很多事情同时会出错,就像现在人们学到,也许是我早些时候念书时,在我5~6年级时就学到,如果多少数乘0的话,最后不管什么数乘以0,最后结果还是0。这个时候如果你借钱投资,不能说这是合情合理。

2019年10月时,有一个300页的报告出来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它是美国最受尊敬的大学之一,他们那边出了一份报告,来估计全球应该做好怎样应对大的流行瘟疫的工作。2019年11月时,Sam Nunn又出了一个报告,还有以前的能源部长,还有Beth Cameron,他们三个人共同做了这个报告,做出这样一个估计,300页这个报告开头就是生物方面的威胁,自然的、有意的或者事故性的,不管哪一类,发生在任何国家,都可能对全球卫生、安全及全球经济产生影响与风险。

我们估计一下,我们如何进行好的应对呢?把这些都放在一起,是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准备好呢?美国算是准备得比较好的。经济学家、约翰·霍普金斯等一些学校,比如像Sam这样非常杰出的人,他们都有做出这样的报告。

Sam和其他人在2019年10月24日又上了YouTube,在上面解释他们所做的研究,我前两天看到,看这个的只有1,498人。比尔盖茨也在上面发表了讲话,他那边看的人就多得多,但他讲的是同样的东西,可能在人们出其不意、突如其来时,发生这种灾难。不管怎样,在宇宙存在的过程中,这种事一定会发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

具体从我来讲,现在还没有把我们的资源全部耗尽,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好的结果,在长期情况下,我们还会生成好的结果,尤其是这些股本,它们可能短期内不一定有很好表现,但现在30年国库券也只有1%的收益率,而且这个收益还要交税,美国的通胀率也有2%。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股本是不是比你的国库券,做到收益更好?这比你把钱藏在自己的床垫下面,会不会有更好的收益?只要你有投资存在,而且这个投资不是赌博,而是正经投资,你可以说你是买这种股票投资。

非常有趣的是,股票所能提供的,我们觉得股票只是商业活动的一部分,这是小的一部分。但从1789年到现在,你如果一直存了一小部分钱,你可能当时用储蓄的钱,买了一个很小的私有产权,也许是一个房子,你可能租给别人了,你当时没有机会,像其他人一样做其他商业活动,他们可能把自己的钱投进去股市,这样我们是不是又可以有美国的致富传奇,他们是不是都能成功,而且得到很高回报?

当时每个人都可能有这个储蓄,但会做哪个选择呢?每个人可能有不同选择。那个时候国库券就开始发行,但当时收益也是有限的,可能有5%~10%,但你不可能买没有利率的国库券或债券。如果别人卖给你的股票,收益高于国库券,但有一定的风险、比较高的风险,你买不买?

所以,人们的态度,对股票、国库券的态度是什么呢?因为它们流通性是非常高的,每一分钟都可以变现,这非常重要。但现在想到这一块是不是有流动性,这有点傻,但当股市在1949点时可能是这样,因为股票只是商业活动一部分。在当时情况下,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无论是股票还是国库券都很流行,不管是哪种情况,你都可以决定开始做投资。

也许你买了一个小农庄,开始进行经营,也许是160英亩。你又买了大量股票,隔壁也有160英亩的农庄,跟你的面积差不多,而且土壤质量也差不多。这两个比较下来,都是差不多。隔壁一家农庄的主人,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因为每天这个农民说“我会把我的农场卖给你,否则我会以同样的价格买下你的农场”,这是一个很让人烦躁的邻居,是不是?但如果你在隔壁有这样一个邻居,可能你在邻居方面没有任何选择。但你讲股票的话,星期一早上有人跟你讲,我卖你100股或是我用同样的价钱跟你买100股,每个星期的5天都能这么做。

你可以试想,如果今天这位农民,当你买了这个农庄时,你会看到今年收成如何,你付了多少钱买了一英亩的地,还有这些农作物到底收成多少,有时好年景它的价格是多少,坏年景这些谷物的价格是多少,你用这个来做比喻,隔壁的农庄、农民也买了。所以,有时这些数字高或低,可以在任何地方发生。你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是,隔壁这位,他就是在服务你,他并不是在命令你要做什么。因为你今天买了这个农庄,这个农庄有潜力你才买,你并不需要听他讲任何话。

所以,不管说是卡内基先生或是洛克菲勒先生,他们这么有钱并不是听别人讲什么话才有钱了。所以,你今天入行了,你今天买股票也如此。这等于是你有优势的一些情况,因为你的邻居现在也不听你讲,但他每天都在这里骚扰你,所以他每天都讲多少钱、多少钱,他等于在跟你进行报告,或者是他要用多少钱买你的,或是卖给你这个农庄的价钱。也许他给你的价钱非常低,或者是他买的这个价钱非常低,你不见得要卖给他,你要有这样一个定位,了解当时一些状况。在买卖股票时,也有这样的一些优势。有些人大声地呼叫,说我今天的价格有多高,或者怎么样。

这中间可能有微妙的差异,但你要做决定时,也在疫情发生前,跟现在的价格完全不一样,但没有人强迫你现在非得卖你的股票。或者你觉得,你今天投资的这个公司的业务你喜欢,而且你觉得他们做得也非常好,比如伯克希尔公司。

股票有自己相应的一些优势,你可以在美国进行这样的投资,除非你有自己独特的一些想法,你自己决定要越界做其它一些事情。比如有些人老是只投资一种股票,当然有几种股票是这样子。如果你已经这么做了,我自己本身也这么做了,我也有所成就了,比如100倍回报的情况或者是怎么样的情况是否会增加。

在美国顺风的一段时间,一些情况非常好,美国现有的趋势当然也会有一些颠覆的状况,但你要知道你自己的定位在哪里,当然这些中间有些破坏的情况或是发生一些状况的情况,你必须要在心里上有正确的思维、正确的方法,在股票市场也是如此。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观点就是,持有股票的利益绝对比国库券或者债券都好,大家愿意付极大的资金。

相反来看,有些人希望购买一些东西,事实上讲,不是每个人可以提交更棒、更惊讶、让人觉得满意的结果,但业务提交出的一些结果,也就是你隔壁的人,你觉得比他更聪明,这就是业务能得到收益的一些情况。

所以,你不要走错了路,我的业务、我的公司、我的观点都是跨各个行业,如果是标普500指标的基金,你可以开始投标普。但如果其它的一些行业你了解的话,也可以进行投资。一般最好的销售人员,他们都很会讲话,就是因为他们会讲话,才能够卖给你更好的东西,当然这是人类的一些特点。所以,律师还有更多的一些证人在做证时讲,如果你今天上台做证,他希望今天不管他讲的是真或是假,大家都能相信。

你现在开始处理或者是面对的一些问题是最基本的,我现在就会下注在美国,觉得美国及伯克希尔现在进行的业务,也许现在伯克希尔的工作方式跟其他美国企业不太一样,我们买就是买整个企业,我们常常这么做。

我要强调一件事,我要给你一个所谓纯粹我自己得到的数字,还有2020年Q1我们的一些经营结果。我们现在常常会选择一些我们了解的业务才进行购买,我们跟标普500指数很类似,当然我们要购买时都是买全部这些产业,但不见得我们可以找到好的业务,但能买到这些觉得非常好的一些业务,因为它们也不见得是要出售。如果说我们可以买到它部分股权,我们也可以这么做,比如说6%或7%或8%的股权,不管到底这中间是合作关系或是买到它的一些股权,我们都可以接受。我们这么做就等于有了这些机会,也在股权上得到更好的机会。

我现在要告诉大家,希望能够在美国上面下注,相信美国,你觉得现在这个股票是一个好的时机。我不知道以后几个月或者几年或者几十年,会有怎样一些结果,但我希望大家都能相信我刚刚的讲法,能够跨行业或者做全面性分布的一些购买,而且要有乐观的观点、乐观的想法。我希望每一个人在买股票时,都能够有一种思维,“你买的并不是股票,而是买到这个公司运营的一部分”。

这是CNBC记者贝基·奎克(Becky Quick)的Email,如果你有问题,Becky是待会儿向我发问的主持人,她的Email现在就在投影片上,如果你希望由Becky对我发问,都可以给她发一个Email,我也希望今天我们有足够时间,在我们正式业务会议结束后,我们可以给你介绍、回答。

伯克希尔公司2020Q1业绩总结

巴菲特:这是我们2020年Q1的一些经营结果。 很多人来讲,只有一个季度,并不能代表任何意义,要看2021Q1收入是多少,但是我不知道结果到底会如何。美国经济现在有一些关闭的趋势,不管我们做些什么,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不会犯任何错。我现在不再用任意方式,猜测其他人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当然伯克希尔现在Q1出来的结果是这样,某一段时间内,我想这些数字可能还会转好。

我们现在的运作收益比以前要低得多,结果后来又发生了大疫情,某些我们的业务现在可能关闭的状况还要更严重。事实上,我们的保险业务、铁道公司,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它们的位置其实都挺理想,而且有增长趋势。 我们某一些收入上涨后,也都会再购买固定资产,也产生更多现金流。

当然另外有些业务也有下滑趋势。我们也希望伯克希尔能保持更理想的状况,我们也希望自己的位置都非常坚实,我们也希望能像大家希望的,就是站在领导的位置,我们也希望能更适当地组织我们的公司,当然这也需要长期关注。也许10年、或15年、或50年后,我们的家人、我们的一些律师或者更多的人,也都会得到所有的一辈子能享受到的利润。

所以,我们要一直工作,把他们今后的生活都照顾好,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家庭,人很多,这些人的命运,都依赖于我们伯克希尔公司给他们做出的允诺,我们要照顾好他们,不管是50年还是更长远的将来,我们要照顾他们。 我们在这个时候,尤其是在管理别人的钱时,我们绝对不会冒险。

我1956年开始工作,实际上是为了7个家庭成员等人,6年后查理也做了同样的事(芒格1962年与4位律师事务所的同事,合伙成立芒格、托尔斯&希尔斯律师事务所)。我们两个人,从来没有一个单独的其它机构帮我们进行投资,我们都是给别人做管理。不光是对我们相信的人,我们管理他们的钱;所以,我们一直这样感觉,能够把别人对我们的信任,完完全全地为他们完成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这不光是我们在协议上的责任,还有任何其他有关投资或者股票方面的结果,都是按照大家满意的形式,最后做出相关决定。

再讲一下我们的现金及国库券截至2020331日的情况,我们大概在这方面有1,240多亿、接近1,250亿美元余额。我们现在上千亿资金,都是我们自己完全拥有,剩下的可能投在其它行业或公司里,对这些公司我们没有什么现金上面的允诺。 但我们现在一直保持很高的现金,包括911后那几天市场关闭,我们也有很多的现金准备。

2020年1月,大家都没有想到可能会有大疫情暴发,但我们一直在为这种意外情况留有现金。大家知道在《欲望号街车》,还有其他津津乐道的电影里面,女主角说要依赖陌生人对她的善意。但发生疫情这样的情况,可能很多公司的资金来源会停止或者创造出来的价值会停止。 现在我们手中的现金有着前所未有的价值,包括我们在2008~2009年时留在手里现金,都没有创造出这样的价值。

2020年3月23日前几天,我们也问了美联储下一步要做什么,全国各地公司的CFO们也都在看,也在想怎么能提高股本的收益率,包括银行也希望这时能被允许负债比例增加,这也是过去发生过的情况。所以,美联储这些人马上去建立更多的信用额度。2020年3月时,市场流动性发生了问题,它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使美联储注视到市场发生的情况,他们觉得要采取大的措施,尤其针对美国国债市场。

多年来,我一直对保罗·沃尔克(前美联储主席)怀有特别敬意,就美联储主席而言,他是个特别完美的人选,我当时和他联系非常紧密,经常一起交流,他去世前还写了一本书叫做《坚持不懈》,他写得非常棒,他是一个十分正直,也非常和蔼和善的人。

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美联储董事会,都配得上与沃尔克同样的尊敬,他将来可能会被载入史册,因为2020年3月中旬时,他就采取了行动,有了2008~2009年的教训,他们的行动是非常大的回应。2020年3月时,市场被完全冻住了,一个月后,最后因为美联储在3月23日采取这些措施,这个月成为上市公司发债规模最高的月份,而从4月开始发债规模又有更高的数字,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公司进入这个市场,发布债券的门槛放得非常低。

所以,在这个时候,美联储要加快速度采取措施,他们知道造成的结果是什么。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会定期放出来,你们看一下,很有意思,每星期四都会看到有关数字,你会看到在过去7个星期,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变化非常大。我们不知道这件事后果是什么,没人会确切知道。

我们虽然不知道后果,但我们知道这些后果,对我们来讲没有什么意义。也就是说,这个趋势在过去这么多年,并不是说美联储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做了事,但我们不管他们做的是什么事情,不管要有什么样的代价,类似欧洲市场的情况。

在2020年3月下旬时,我们看到美联储的确采取了利率方面的行动,所以,伯克希尔也应该顺势而为。 我们要对目前的情况做好应对准备,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就留下将近1,250亿美元现金作为我们的储备,就像我刚才讲到的“我们是不是要做善意的陌生人”。

从这个表,大家可以看到2020年Q1我们对这些债券和股票的购买、国库券的购买情况。从市场价值方面讲,从2020年初开始到现在,我们加在一起买了十几亿美元的股票和债券,同时也买了其它的国库券。还有一个数字,一般情况下我不一定给你们提出来,我刚才讲的这些股票投资时,我希望你们了解我们伯克希尔现在正在做什么。20204月,我们净卖出60亿美元股票,我们觉得股票市场收益会下降,有的人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既定目标的价格。

在评估航空公司股票方面,我们犯了一个“可以理解的错误”。我不知道美国人会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在这种经济半封闭的状况下,我也不知道将来人们会怎么做。但事实证明,我对这项业务的看法是错误的,如果我们能预想到现在的情况,当然我们不会做了。我们觉得航空公司发了这么多的股利,我们感觉不错。在长期时间里,它虽然有浮动,但我们可以把它们看成我们自己同样在经营的行业来对待。

这样看起来并不是说任何人的错误,因为这4家航空公司(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南航空、美国联合航空)的CEO都很棒,我们买的这些公司股票,当时它们都经营良好。当然航空业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困难行业,他们做这些公司的CEO并不是开心、容易的工作,尤其在目前的情况下,大家都被告知“不要再飞行,不要再旅行”,当然我是很盼望飞行,但我不能做商业飞行,这是另外一回事。

在航空公司方面我可能是错的,但我希望未来它会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改变。这四大公司大概平均至少要借100~120亿美元,它们的利润会吐出来,有时它要再卖或者回购自己的股票,这中间都会影响到股价上下起伏的趋势。我不知道两三年后,能够飞行的人数是不是还和现在一样,2019年的情况,飞行的旅客数还是很高的,但未来对我来讲还是模糊不清。

未来所有的业务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的趋势,我们还不知晓,特别是旅游、航空、邮轮、酒店这些行业,但航空公司现在受到的影响巨大。如果业务恢复70%~80%,这些飞机就不会这样消失了,因为现在很多飞机都停靠在机坪上,这和两个月前不能比。世界在进行重大的改变,对航空公司来讲更是如此,我现在祝福他们,但如果今天再进行购买的风险也是很大。对航空公司整体来讲,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是我们比较关注,我们并没有100%地持有这些航空公司股票,但对我们还是会有影响。

正式的股东会环节

巴菲特:以上这些大概是我今天对伯克希尔目前经营状况的讲解。我们现在要进入正式股东会环节,宣布一些我们正式的投票结果,这对大家来讲,可能不是那么兴奋,之后我们再进行问答环节。你觉得要休息一下或者在这段时间要提出一些问题,我们都非常欢迎。

我们现在开始正式的股东会议,我沃伦·巴菲特,欢迎大家参加2020年度股东大会,这位是我们伯克希尔公司目前的秘书以及投票宣言,我们要宣布一下投票事项及表决结果。

我们现在开始阅读上述会议的会议记录,请你进行投票。

原董事巴菲特父子、查理·芒格等,被再次推举为董事,股东表决赞成该议案。代理投票人在上周收到股东的投票意向中,我们得到543,203票,这个数字已经超过我们公司A类与B类股总数的大多数。根据特拉华州法律规定,我们将会授权本次会议记录,放进我们秘书的季度纪录本中。

下面进行咨询性的投票,我现在请秘书戴比宣读这一环节的提议。我们现在进行关于薪资的咨询性的投票,请戴比女士提出这项提议。我再次提出此提议,就是股东以咨询意见方式批准,向公司指定执行董事支付报酬的讨论,这些都包含在2020年的财务数字中,我附议,现在请所有的股东批准我们的执行官或者高管的提议。

报告人员:根据上周四(2020年4月23日)收到的投票代理人投票,我们得到不少于519,750票,以咨询的方式批准了给予指定高管的薪酬,超过流通在外A类与B类股总数的大多数。所以,根据特拉华州法律规定与准确票数证明,我们在这次会议中予以记录,并发给我们的秘书。

巴菲特:我们今天的复议及对高管薪酬的提议通过。下一项关于支付给高管酬薪的投票频率,我现在在此提出此提议。对于2000年规定的支付给高管酬薪的投票频率,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有人复议此项提案。我们现在进行复议,投票选项是一年、两年、三年,要对酬薪支付的投票频率进行表决。

报告人员:我的报告已经准备好,按照上周四得到的投票代表的投票结果,一年一次得到131,443票,两年一次得到12,228票,三年一次得到419,984票。根据我们法律的要求,精确的数量证明会在会议中进行记录,并交给本次会议的秘书。

巴菲特:谢谢,我们现在根据咨询意见的投票,每三年对支付给公司高管的酬薪进行一次投票,现在的投票结果是三年进行一次。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要宣布,在伯克希尔的网站上已提出详细的一些解释,我希望大家都已经读过了,因为这项提案非常重要,也非常关键。下一项是关于纽约市雇员退休制度,包括纽约市教师退休基金、纽约市警察退休基金和纽约市消防队退休基金,这些已经被称为制度,这个制度在代理人声明中提出要求,改善董事会及高层管理人员多样性。

我必须要讲出来,这个情况不太容易改变,而且有些人没有办法参与此次会议,比如市长、州长,还有其它一些官员,如果有总会计长出席我们的会议,或者是给我们提出一些他们的想法,我们能在会议上进行更多细节讨论,讲出它的优势与劣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我告诉大家我个人的想法,大家必须对我们的会计长、审计长的建议,要有相应的理解。

具体来讲,这个意向对伯克希尔的董事会来讲,和这么多年做质量管理有关。所以,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在很多年中,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有时我们的定位,大家不一定都能同意,今天这件事被提交在这一次的正式会议中,我们的董事及所有的股东们,都提交了他们的想法。我们必须允许或者讲到今天这些股票持有人,是否能够在相应的情况下出席,任何人都可以出席这次会议,能够提出他的想法及方案。或者开始提交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或者是为什么不这么做的观点。

你可以期待我们现在的定位,并不是故意要让某一个人或是我们,必须从哪一个方向进行取舍,当然今天并没有任何一位市长或者当地政府官员出席,我们同时也希望,如果他们有人来的话,可以做一些他们支持性的陈述,这也是我们希望有的结果,我们希望这些人的投票代理人,他们能提出这样一个提议,我们也希望把这个提议在这个会上念一下,我们也希望给5分钟的时间念一下。

他们马上回了一个电邮,非常高兴愿意准备一个好的提议。他们发来了一个复议的文件,一会儿念给大家听。希望每一位股东都能读这个附属的报告,同时也读一下投票代理人所做的辩论。我们建议股东对这个提议投否决票,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而且我也非常希望2020年纽约审计长办公室有人来参会,我们那时可能有更多这方面的讨论。我现在要求工作人员把纽约审计长的提议,给大家念一下。

报告人员:我们是伯克希尔大量长期股权的持有者,我们拥有250万股,我希望董事会采用多元化方式找到董事会的成员,同时我们在选择董事提名时,包括一些合格的女性和不同种族的候选人。我们赞扬现在董事会中21%是女性,而且我们还认识到,我们承认,董事会中杰特先生和有些成员是少数族裔。巴菲特认识到董事会中应该有女性,尽管女性在一个世纪前就赢得在投票中,发表自己声音的权利,但在董事会享有这样的权利,还是在继续进行的活动,我们正在寻求怎么样能够把这个过程向前推进。

巴菲特先生提出的另外一件事,他只买具有三个条件的企业股票,第三个条件是有能力的诚实的经理人,而且董事会最重要的就是,留住一个最有才能的CEO。我们这些股东里的大公司,都满足董事会多元化的要求。我们要求并不是董事会候选人一定要有确定数字,但是如果里面包括女性或者其他种族,在族裔多样化情况下,这样的人如果合格,他们有非常好的能力,而且他对于公司有很高兴趣。2016年《哈佛商业评论》一项研究指出,如果入围者不只一位女性或有少数族裔,有助于消除面试官的偏见。所以,我们要求只是向那个方向迈出一小步,包括不同种族的候选人。

最后,我们要赞扬伯克希尔内部做的CEO继任计划,我们建议这些CEO多元化政策仅适用于从外部寻找,我们纽约的审计办公室,没有机会和董事、管理层讨论建议,但我们非常愿意进行建设性的提议。在此期间,强烈支持本提案。感谢。

巴菲特:感谢纽约的审议长提出这个提议。我们现在针对这个提议,可以准备好采取行动了。

报告人员:同意这个提议的大概有65,925票,反对这个议案是48,5824票,同意该提议的票没有超出所有流通在外的A类和B类股总票数的大多数,所以这个提议失败了。特拉华州法律要求准确的票数证明,我们将在会议记录中记录,并会发给秘书。

巴菲特:我刚才看了一下手表,我讲的时间比我预想的时间长得多,对我来讲这是非常独一无二的经验,所以现在可以准备好接受提问。贝基·奎克已经从股东提的问题中选择了问题提上来。现在我们会准备好回答你们的问题,所以贝基·奎克你现在开始提问吧。

巴菲特与伯克希尔·哈撒韦概述:

1956年,巴菲特创立巴菲特合伙公司,管理资产30万美元;1964年,巴菲特掌管资金2,200万美元;1965年,巴菲特合伙公司接管纺织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1968年,巴菲特合伙公司掌管资金上升至1亿零400万美元;1969年,巴菲特对股市过度投机充满忧虑,并认为依靠投资股票获取回报将会变得越来越难,宣布清算巴菲特合伙公司;此后,巴菲特继续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兼CEO。

伯克希尔·哈撒韦是由伯克希尔与哈撒韦2家公司合并而成。伯克希尔最早可以追溯到塞缪尔·斯莱特,1790年在罗得岛州创建的美国第1家纺织厂;哈撒韦是霍雷肖·哈撒韦在1888年建立的纺织品生产公司。二战结束后,美国纺织业重心向南方转移,而伯克希尔作为北方纺织品制造企业,没能做出相应调整,业绩显著下滑;1955年,伯克希尔与哈撒韦合并,取名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合并后的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整体上是亏损的,资产净值大幅缩水37%。

到1962年12月,巴菲特首次大量买入该公司股票,并持续买进该公司股票,到1965年5月,巴菲特合伙公司接手管理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此后长达约20年,尽管巴菲特及团队做出很多的努力,想挽回纺织业务的颓势,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巴菲特转向投资收购其他业务,却打开更为广阔的商业空间。1967年初,借助收购国民产险公司(NICO)进入保险行业,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发展的重要基石;1972年,巴菲特以蓝筹印花公司(不久后并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名义收购喜诗糖果;1973年,巴菲特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波士顿环球》与《华盛顿邮报》股票;80年代,投资可口可乐等,均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可观回报。

1965年,巴菲特接管伯克希尔·哈撒韦时,它只是家经营不善的纺织厂;到201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保险经营为核心的多元控股公司,旗下子公司覆盖铁路运输、能源、精密制造等,投资过苹果、可口可乐、美国银行、美国运通、卡夫食品等,截至2019年6月14日,市值5,040亿美元,成为美国第6大市值公司。

【长期主义】第49期:芒格Daily Journal 2020年股东会问答纪要,很多原因都让我对中国持乐观态度

【长期主义】第48期:黄峥致股东的信(2018~2019年),打造新时代的新电商

【长期主义】第47期:王兴美团内部讲话(2011~2015年),不要高估2年能发生的变化,不要低估10年能发生的变化

请务必阅读免责声明与风险提示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朋友,应该是【麦卡锡主义】麦卡锡主义是1950—1954年间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的美国国内反民主的典型代表,它恶意诽谤、肆内意迫害民主进步人士直至有不同意见的人。从1950年初麦卡锡主义开始泛滥,到1954年底彻底破产的前后五年里,它的容影响波及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也成为政治迫害的同义词。http://baike.baidu.com/view/62953.htm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33/37333509.html report 30451 原标题:【长期主义】第50期:伯克希尔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上),永远不要同美国对赌“长期主义”栏目每周五更新一期,整理洛克菲勒、巴菲特、芒格、霍华德.马克斯、比尔·盖茨、贝索斯、任正非、马斯克、孙正义、张一鸣、王兴、黄峥等长期价值实践者的致股东信、公开演讲/交流、媒体采访等一手信息,一起重读经典,复盘伟大企业的成长路径,汲取顶尖企业家的思想养分,做一名长期主义者。全文18,129字预计阅读36分钟伯克希尔2020年股东大会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