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跌宕60天:烧钱项目都砍掉,小鹿茶加盟叫停,老员工还想再等等

来源:新浪财经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我觉得2113不会,瑞幸并没有上市很长时5261间,现在处于亏4102损阶段我觉得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往后1653面发展就是很好的一个势头,我们不能仅仅看到它现在的亏损情况,目光应该放得长远一点,这才叫放长线钓大鱼。对于近期买入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而言,今天瑞幸咖啡的味道是“苦”的。因为对标星巴克、阻击喜茶的疯狂策略,瑞幸咖啡上市后的首份财报看起来不太幸运。8月14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财报显示,瑞幸咖啡亏损进一步加剧扩大,第二季度总营收为9.09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的1.215亿元增长648.2%;同时净亏损6.813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3.33亿元人民币。受此影响,瑞幸咖啡股价应声下跌,跌幅一度超过17%,截至收盘,瑞幸咖啡大跌16.74%,报收20.44美元,市值跌去70亿人民币。根据财报披露的信息,瑞幸咖啡二季度的产品营收为8.70亿元人民币(合1.267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5.7%,较去年同期的1.090亿元人民币增长698.4%,主要受由交易客户数量显著增加、有效销售价格提高和销售产品数量推动。其他营收(主要包括送货费)为3910万元人民币(合570万美元),占季度净营收总额的4.3%,而去年同期为1250万元人民币,占总营收的10.3%。事实上,快取店被视为是瑞幸咖啡的战略重点,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在多次演讲中都强调了快取店的战略价值。快取店的核心优势在于,一方面面积小,租金更低、开店速度也快;另一方面,选址容易、也更贴近消费者。我相信瑞幸未来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这个咖啡绝对不会成为下一个小黄车的,这个咖啡的销售模式是非常正确的,人家这是建新店的投资,可不是在亏损,不会的。瑞幸咖啡已经上市了,在投资人看好的情况下它可以直接融资。不像小黄车,只能靠投资人的钱,一旦投资人给的钱花光了,经营就结束了,现在的状态非常像小黄车,但是最终会不会走向小黄车的下场,还是要看他们的策略如何调整了,调整好的话就不会,这个不好说,但是它投资了这么多钱建立门店,感觉应该不会亏损太多的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来源:AI财经社

瑞幸咖啡,不太了解它的朋友们,再次向你们介绍一下。一个国货之光,西方资本培育东方消费者国际精神的继承者、一个没有情感的优惠券机、刷锅水届的卡丽熙、2019年世界烧钱大赛无冕之王。瑞幸的故事本身很简单,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之一,中国人用投资者和韭菜钱来买咖啡,而且还自信的称到中国

文|张振宁 沈叶 王加洛

为了抢市场以后赚钱啊,做生意目的就是为了赚钱

编辑|吴鑫

自曝财务造假已经超过60天,瑞幸咖啡的命运仍被一连串的迷团紧紧包裹。

咖啡自爆业绩造百假,造假销售金额高达22亿元,在纳斯达克的度股价大跌了76%。而此时,距离瑞幸登陆美国股市还不到一年时间知。短短两年时间,瑞幸从无到道有,咖啡门店达到4500多家,超过星巴版克,主要靠的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最热门的权烧钱补贴模式。

比如虚增的22亿元营收,究竟是部分高管的个人行为还是系统性作假?被勒令退市后,股价为何逆势连续大涨?如果没钱可烧,瑞幸模式能不能走下去?消费者是否有意愿为涨价的小蓝杯买单?

但与此同时,瑞幸咖啡的烧钱模式也引来了广大的质疑。数据显示,瑞幸咖啡在2018年前9个月亏损高达8.57亿元

这些问题都让人迷惑不已,且内外部人士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商业模式讲得通,就是人设受损。”瑞幸内部人士仍坚信商业模式没问题,并称为了活下去,内部已经把该砍的业务都砍掉了,如国际业务、瑞划算等将要加码的业务全都叫停,今年还会对更多门店进行优化整合。

但通过这些改变是否能实现自我造血,仍需要市场验证。

“活下去的概率……可能有50%?”提及瑞幸的终局,一名瑞幸初创期就加入团队的技术中层谨慎表达了他的看法,但他还想再等等看。

瑞幸还能活多久?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见证这个答案。

深夜“炸弹”

作出判断前,首先来复盘一下60多天内瑞幸到底发生了什么。

4月2日深夜,瑞幸丢下了一颗炸弹——自曝虚增22亿元销售额。尚未入睡的张磊看到消息后有点懵,“完全没必要干这个事情啊?你亏就亏了,亚马逊亏了多少年?京东亏了多少年?美团亏了多少年?只要消费者买单,完全不用着急的。”

张磊算是参与了瑞幸创业的整个过程。曾经引以为傲的项目,在炸弹落地的瞬间变成一种难堪,“周围有人跟我说,你们倒是争点气啊,让人很是痛苦。”

4月3日一上班,有些员工开始私下打听那个深夜炸弹,以及为什么此刻自曝家丑?当天瑞幸在内部信中解释,公司COO刘剑及其下属等4人涉嫌财务数据造假,正在接受内部调查。

巧合的是,这一时间节点恰好是瑞幸四季度财报及2019年年报发布之际。瑞幸审计机构安永事后透露,在对瑞幸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审计中,发现部分管理人员在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通过虚假交易虚增相关收入、成本及费用。该信息传至董事会后,瑞幸董事会决定立即成立特别委员会负责相关内部调查。

4月3日早上,瑞幸内部开了一个管理层会议,大意提到公司将会经历一个大的震动,要做好员工的安抚工作。张磊印象中,原CEO钱治亚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瑞幸有3万多名员工(包括兼职在内),已经被炸得晕头转向。一名瑞幸员工曾向AI财经社抱怨,公司只是发了一封内部安慰的信,叮嘱员工如何对外解释。

另一名第一批加入瑞幸的老员工姬宇则心情纠结:“就像自己养的小孩,看着从0到1。他在外面干了错事,回来你怎么办,就打死吗?”

门店员工根本来不及多想。4月3日一早,大量订单同时挤进门店系统。国贸白领董莉记得,当时瑞幸APP和小程序一度瘫痪,导致其无法下单,“谁也不想自己真金白银买的咖啡券作废”。

微妙的是,对于瑞幸造假的指责一直停留在资本层面,股价暴跌和订单激增如同平行世界。挤兑导致瑞幸各门店爆单,销量反而冲上新高。

4月3日当天,中国证监会回应瑞幸事件时,用到了“高度关注”和“强烈谴责”的严厉措辞。此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派人入驻瑞幸总部调查。不过接近瑞幸的知情人士称,厦门证监局也到了公司进行了解情况,这个了解情况主要是应美国投资机构和监管部门的请求,做协助调查,并非媒体猜测的行使在《新证券法》之下的“长臂管辖权”。

瑞幸一直到4月5日才发出道歉信,陆正耀称自己难辞其咎。至4月7日正式停牌前夕,瑞幸市值相比2020年1月17日曾经到达过的最高点已经跌去90%,停牌前最后成交股价为4.39美元,市值仅剩11亿美元,蒸发达110亿美元。

“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一名加入瑞幸维权群的国内投资者,有点后悔自己的轻信。早在今年1月31日,做空机构浑水披露了一份针对瑞幸的89页报告,质疑瑞幸财务数据造假。但他一直没考虑过卖掉瑞幸股票,还猜测瑞幸是被恶意做空,过几天就能平复。现在他只能安慰自己,“还好没投资太多。” 他听说群里损失最大的散户,大约在200万元。

也有人是在4月2日后逆势抄底,“我觉得瑞幸还有戏”,不过等来的是5月15日纳斯达克勒令瑞幸退市的消息。瑞幸复盘后该投资者仓皇出逃,不亏不赚,白折腾一场。

相比外界的血雨腥风,瑞幸内部大概只慌乱了一周,便恢复了平静。但还是有一些变化在悄悄发生。

“没出事前,大家天天说自己太忙了,事太多了。现在就有点蔫头耷脑,心气没之前那么高。”姬宇在技术部门工作,他发现现在来自业务部门的新需求很少,与此同时空工位在变多。

有人是主动离开,与这家深陷丑闻的公司划清界限;也有员工被转岗和优化。姬宇还敏锐发现,年前频繁出现在公司的钱治亚,年后几乎没怎么看到过了。

随着内部调查的深入,美东时间5月12日,瑞幸咖啡董事会决定撤去瑞幸CEO钱治亚的管理职务。在董事会的要求下,钱治亚已从董事会辞职。另有6名员工被开除,知情人士称6人均属于COO刘剑体系。此前有瑞幸员工提到,COO刘剑体系总共不到10个人,还有几人是新来的。

同一天,此前负责产品开发体系的郭谨一被任命为代理CEO,吴刚和曹文宝为公司董事。在张磊看来,这意味着新提拔的三位高管经住了内部调查,局面应该正在改观。

但在5月15日,纳斯达克交易所对瑞幸下达了退市通知。陆正耀也坐不住了,发表了长长的声明,再次道歉并且表示“深感失望和遗憾”,他首次向外披露了自己的状态,“过去一个多月,一直处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之中,夜不能寐”。

道歉并不能打动纳斯达克,在退市令之前,瑞幸已经开始收缩业务,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

90亿元现金是否够支付处罚和索赔?

瑞幸能否挺过这一关,成为盘旋在无数人心中的问号。

“公司至少稳定了。” 在5月18日的部门周例会上,领导告诉姬宇及其他同事,新的规划可能马上就会出来。姬宇甚至还发现,原本公司是15日发工资,但当月9日他的手机上就收到了工资到账提醒,“公司可能也怕我们担心资金出问题,心态不稳”。

根据推算,目前瑞幸账上应该至少有90亿元现金。据了解,特别调查委员会已第一时间保全资产,迄今没有证据显示现金被挪用。

但这部分现金不仅要支撑门店运营,还有接下来瑞幸面临的处罚和集体诉讼。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告诉AI财经社,如果以2020年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1月7日瑞幸年内最高价51.38美元/股,事发后最低价4月2日4.9美元/股,公司最新总股本2.4亿,粗略计算瑞幸将面临约112亿美元的集体诉讼索赔。但董律师也提到,实际索赔金额不好估算,毕竟每个投资者的建仓和出货时间不同,造假消息对股价下跌的影响因子也要由第三方机构测算。不过美国大部分类似的集体诉讼案例最终都是庭外和解。

在董毅智看来,瑞幸可能要面临中美两地同时追责。而美国的程序相对成熟,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25年的监禁,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分别为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瑞幸公司、审计等中介机构也会面临巨额的集体诉讼。

如果立案成功,诉讼期会有一到两年。从目前瑞幸公布的调查进展来看,外界更倾向于认为瑞幸想撇清与涉嫌造假高管的关系。

“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公司与造假)没有关系,内部调查都没出来,不是自己辩解就能证明的。”董毅智认为按以往判例看,公司很难撇清关系。

《华尔街日报》最新调查显示,瑞幸去年5月17日IPO前的4月份,就开始通过虚增交易来提振销售数据,比如向关联方出售巨额代金券,借此录入超过15亿元的销售额。进行虚假交易的公司中,部分是陆正耀亲戚朋友的公司。

在法律界人士看来,瑞幸事件加剧了外界对中国资本市场,尤其对中概股的信用危机,“像瑞幸这样,让造假者得到严惩,投资者得到赔偿,才能起到一定警示作用。”

目前大概率会发生的首先是退市。一旦瑞幸退市,就要靠自我造血维持运转,但停止补贴后,还会有多少用户跟随呢?这不仅仅是瑞幸自己的问题。

喀法咖啡文化交流中心创始人谭颂宁认为,中国咖啡市场真正的两大痛点在于,一是价格——高价不挣钱,低价才可能挣钱,二是咖啡品质。他总结了两类咖啡消费者,一类是“日常消费者”,咖啡成为生活必需品,一类是“机会消费者”,只有去咖啡厅那种社交场合才喝。他曾测算过前者的市场规模至少是后者的100倍,可惜中国消费者绝大部分是后者。

“瑞幸对中国市场贡献最大的,就是培养了一批新兴的,与之前顾客不同的日常消费者。但是,这样的顾客在瑞幸减少折扣后,是否会继续跟着走?也许他们更可能转向便利店咖啡、咖啡自动贩卖机。”

这显得有些出力不讨好。瑞幸的低价补贴策略,吸引不了注重社交场景的星巴克用户,而辛苦培育出来的咖啡忠粉,又好像为低价的便利型咖啡场景做了嫁衣。

这显然是瑞幸员工难以接受的。“ 瑞幸就该死吗?如果不是瑞幸作为鲶鱼,带动咖啡行业的变化,星巴克也不会那么快上线‘啡快’(线上下单,门店自提)。”一名员工认为瑞幸的价值在于模式的创新,线上下单线下取,提高效率的同时降低了运营成本。

瑞幸的存活概率有多大?

为了活下去,瑞幸已经停掉绝大多数烧钱的项目,同时减缓扩张速度。

有瑞幸老员工记得,2018年到2019年,瑞幸推进新项目的速度几乎以月计算。比如主打下沉市场的小鹿茶,从立项到第一家店上线,前后仅用了两个多月,当时内部还鼓励员工出资加盟。

不过目前小鹿茶已经停止加盟招商,团队也打散、并入其他部门。据AI财经社了解,瑞幸还叫停了国际业务并裁掉相关团队,而去年底刚上线的无人零售项目,只保留自助咖啡机器“瑞即购”,零食贩售机“瑞划算”只是维持现有的运营,不再对商品进行补贴。

与此同时,消费者会发现3.8折券难觅踪迹,现在一杯拿铁售价13.5元,相当于原价的5.5折左右。当然这个价格还是远低于一杯星巴克拿铁的价格。

“过去两年的扩张模式肯定是要调整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保现金流,所以凡是烧钱的项目,不能创造价值的都要停。”瑞幸内部人士称,当下管理层也在思考,如果融不到钱,未来一两年该怎么办?接下来收缩、优化将是主流,会全部收归到咖啡主业上来。

据上述人士透露,公司已经任命曹文宝负责门店总体运营,为优化门店效率,包括原来并不是他负责的门店选址、拓展也由他去全权负责,“开不开店他说了算,关不关店他也有抉择权。”而之前门店选址和运营是分开的,即负责开店的团队对开店后的效果并不承担责任,这种追求数量的扩张也造成部分单店盈利能力并不理想。

其他高管中,CMO杨飞兼负责业务增长,相当于承接原COO刘剑的部分职责;吴刚负责供应链,包括对外战略合作等。

当然,瑞幸咖啡要在2021年开店1万家的目标也不复存在。截至2019年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达到4507家,星巴克中国同期门店为4292家。如今,瑞幸持续开新店,但也关了不少门店,比如在北京,有媒体报道近期关店80家,约占该地区门店的五分之一。

收缩之后的瑞幸就能实现盈利吗?对此瑞幸内部保持乐观。内部人士称曾做过测算,瑞幸大堂吧台店一天卖出大约300个商品、悠享店一天卖出六七百个商品数就能“打平”,目前瑞幸咖啡的门店复工已经接近90%,而单量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还有一些大学门店没有开业。 “亏损只是原来的规模经济还没真正跑起来。”

此前据AI财经社独家获悉,瑞幸自曝前一天,自有渠道及外部渠道总销量已经恢复到日均90多万杯,接近今年1月中旬的日均百万杯饮品的数据。倘若按100万杯计算,单店平均每天销量222杯。浑水做空报告中,瑞幸2019年第四季度单店单日真实销量为263杯。

两组数据距离前述内部人士的理想估算均有不小差距。不过该内部人士强调,目前的日均销量远不止100万个商品数。这里商品数含咖啡、小鹿茶、零食、烘焙等所有品类。

目前看想“打平”没那么容易,且当下部分核心数据仍不够透明,真实成本难以估算。比如单杯瑞幸咖啡的综合成本。2019年二季度财报中,单杯咖啡综合成本约11元,其中原材料4.8元,但事实上瑞幸二季度已经出现财务数据造假。

参照瑞幸2019年一季度财报数据,以瑞幸咖啡账上的90亿元现金来看,如果撇开赔偿和罚款,有可能撑上一两年。不过,罚款和索赔不会缺席,虽然诉讼时间可能要一两年。

“但上市只是一种融资渠道,我不觉得这代表公司就会死掉了。”作为老员工,姬宇对瑞幸仍抱有期待。

单看瑞幸复盘后飙涨的股价,便可知抱有幻想的不止部分内部员工,还有投资者。当然也不排除有做空瑞幸的机构需要补仓、还股票。

从品牌角度,北京一名资深商业地产运营人士认为,瑞幸财务造假对门店的影响有限,因为资本市场跟消费市场其实是分开的。对C端消费者而言,餐饮类企业出现食品卫生问题的杀伤力才是最强的。

该人士透露,在购物中心招商的品牌榜单中,一级品牌是外资五百强比如星巴克,而瑞幸这样的新品牌可以列到1.5级,比位列2级的国内知名品牌地位更高,“咖啡品类还是没有太大竞争对手,如果拉到奶茶一线,竞品就多了。星巴克、costa等属于头部,再下来都是区域性品牌,知名度、调性都未跑出来,暂时没有见到直接可以跟瑞幸抗衡的全国性品牌。”

新近获得腾讯数亿元投资的加拿大平民咖啡品牌Tim Hortons,被认为有望替代瑞幸。《瑞幸闪电战》一书中提到,陆正耀10年前就开始观摩Tim Hortons,并惊诧于该平价品牌竟然能让星巴克插不进脚。陆正耀的咖啡帝国梦正是受到Tim Hortons的启发,而瑞幸核心团队在成立公司前,特意前往加拿大,向Tim Hortons考察学习了很长时间。

不过目前Tim Hortons在中国仅有近50家连锁门店,未来目标是冲刺10年1500家门店。但一些咖啡业内人士并不看好。一杯Tim Hortons 意式咖啡18元,定价确实低于星巴克,接近瑞幸,但Tim Hortons 在中国沿用星巴克式第三空间理念,所以运营成本难以降下来。

要知道,星巴克中国的咖啡卖得远贵于美国,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满足中国消费者的社交需求,而在门店租金上支出更高。

神州系自救

瑞幸造假引发的危机,同时也传导至陆正耀的出行帝国。

知情人士称,陆正耀近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找钱、找投资人,以及和政府人士沟通,并不参与瑞幸具体事务。神州系的自救策略是卖掉租车、留住优车。

4月3日,瑞幸自爆业绩造假次日,神州租车股价一度暴跌超过70%,并停牌,股价创上市以来新低。

神州租车被视为神州系的“底盘”。尽管神州租车管理层极力澄清,瑞幸咖啡和神州租车是两家独立运营的上市公司,但二者团队及资方的交叉,仍令投资者恐慌。彭博社称,人们担心陆正耀可能在神州租车中引入类似的文化,担忧该公司财务报告的可信度。神州租车股价暴跌,是对公司管理的不信任票。

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神州租车曾在2012年赴美上市时,因认购不足失败,为中概股造假导致的信任危机买单。如今再次为兄弟公司买单,代价更为惨烈。不仅如此,母公司神州优车也随之落水,面临巨额债务压力。

截至2019年6月底,神州优车负债约55亿元,此外还有收购宝沃作出的24亿元担保欠债。宝沃汽车寄托陆正耀“汽车新零售”的构想,被称为“下一个小蓝杯”,但很明显当下神州优车无暇他顾。

随着瑞幸事件发酵,神州优车的可行性选择只有一个:卖掉所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共计29.76%。

4月下旬,神州租车老股东华平投资救场,表示将分两批购买神州优车手中的神州租车股份,取代其成为第一大股东。公告发布次日,神州租车股价涨幅超过20%。不过华平只完成了第一份股份收购协议。此后北汽集团介入谈判。

6月1日早间,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1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与此同时,华平放弃第二份股份收购。

陆正耀的资本帝国中,神州租车被北汽接盘,终局已定;剩下瑞幸,命运的转盘仍在轮转当中。

消费者自然是希望瑞幸能够存活的。但他们同时面对一个灵魂拷问:如果补贴停止,瑞幸减少折扣销售,你还会买吗?

瑞幸咖啡的重度用户董莉说,“只要不超过20块钱,就会买。因为还是比星巴克便宜。” 作为一个极度看重手机内存空间的90后,董莉一直留着瑞幸APP。 但也有消费者不假思索地说:“12元是我的心理底线,否则我为什么不喝7-11、三顿半?”

对部分人来说,瑞幸似乎仍不能脱离限定词而独立存在:“我还是希望有券的、12块钱左右一杯的瑞幸咖啡,能够活下去。”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张磊、姬宇、董莉均为化名)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瑞幸咖啡自曝 财务造假,瞬间引发 股价崩塌,其中盘中六次熔断,最终跌幅超过75%。如此严重的后果,说实话,很难翻身了。瑞幸咖啡已在5月15日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33/37333558.html report 11134 来源:AI财经社文|张振宁沈叶王加洛编辑|吴鑫自曝财务造假已经超过60天,瑞幸咖啡的命运仍被一连串的迷团紧紧包裹。比如虚增的22亿元营收,究竟是部分高管的个人行为还是系统性作假?被勒令退市后,股价为何逆势连续大涨?如果没钱可烧,瑞幸模式能不能走下去?消费者是否有意愿为涨价的小蓝杯买单?这些问题都让人迷惑不已,且内外部人士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商业模式讲得通,就是人设受损。”瑞幸内部人士仍坚信商业模式没问题,并称为了活下去,内部已经把该砍的业务都砍掉了,如国际业务、瑞划算等将要加码的业务全都叫停,今年还会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