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貌丑男子变成俊小伙,引众人惊叹,不久他却付出性命的代价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责任编辑:张小俊
字体:

大多人都觉得,日本2113人是中国的后裔,据说是秦5261始皇时期,徐福东渡4102出海时,在那1653边播种生根了,当然有许多传说,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日本人的祖先跟中国有莫大关系,所以如今的日本人,长相跟中国人很像,连日本的文字都是从汉字引渡过去的。日本的历史其实也很长,在中国的南宋时期,日本有两个强大的家族,分别是平家、源家,源义朝是源家的首领,不过两个家族相互PK时,源家被平家打得打败,最终源义朝被杀了,但他的老婆带着一群孩子逃跑了,他的老婆名叫常盘,长得很漂亮,众多儿子中,他有个儿子非常著名,叫做源义经。根据日本史料的记载,源义经是个"龅牙矮子",虽然他母亲很漂亮,但相比他长得跟父亲一样,面对追杀,母亲常盘还是被平家俘虏了,按理说源氏全家都要被杀,但常盘长得太漂亮了,平家首领平清盛不忍杀,还把常盘收编当小妾,她的众多儿子们也都放过,就这样源义经捡回一条命。时光如水流,很快源义经长大了,据说他某天夜里起来撒尿,突然遇到一条狗,这条狗竟然会法术,于是教了他一套精妙的剑法,就这样源义经成为武林高手,这个故事跟张良帮黄石公捡鞋子一样,不知是真是假,反正长大后的源义经武功很高强,渐渐的他打算为父亲报仇了。不久之后,源义经做好准备,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源赖朝举兵讨伐平家,源义经虽然长得丑,但打仗却是一把好手,平家这些年不思进取,最终被源义经两兄弟在一之谷伏击平家,平家终于被击败了,这一战十分有名,在日本的历史上叫做"一之谷之战"。随着一之谷大捷,源义经名声大噪,这时候许多女人跳出来,想要嫁给他当老婆,其中有个叫静御前的女子,相貌柔美却不失英姿,源义经立刻被迷住了,而静御前也对他一见钟性,芳心顿时被俘虏了,就这样两人结婚了,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那么源义经的事迹就变成童话了。随着源义经的名气越来越大,他的哥哥源赖朝就有点嫉妒他了,当时的天皇也要来捧源义经的臭脚,给他封了个判官,哥哥源赖朝知道后怒了,自己都没得封官,竟然被弟弟抢走了,于是他打算直接杀死弟弟,源义经听到风声后,立马逃跑,他把妻子静御前送给母亲照料,自己投奔藤原秀衡,不老这一次分别,竟成了夫妻俩的永别。藤原秀衡虽然收留了源义经,但他没多久就去世了,这是的源义经孤立无援,最终被哥哥源赖朝逼得自杀,自尽时他只有30岁,静御前听说老公死了,二话不说直接跑到尼姑庵落发为僧,最终郁郁而终,她死时只有24岁。源义经与静御前这一段爱情,本来就有点不伦不类,两人不输于门当户对,毕竟女方长得那么漂亮,而源义经长得那么丑,注定了他们不会有好结局,你觉得呢?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他跟过来了他跟过来了!”街上正是繁荣闹市的时候,一个驼背且只有左半边脸上长麻子的男人慌慌张张的闯进集市中,横冲直撞的推开众人,就连踏在橘子上不小心摔了一跤也浑然不觉,只是爬起来,浑身颤抖着嘟囔道:“他跟过来了。”

周围人只当他是个疯子纷纷避开他,竟在这闹市中硬生生给他开了一条路出来。直到他撞到一名大汉身上将他手中的肉包子打翻在地,还没待他反应过来便被大汉揪着衣领拎了起来,那大汉粗声粗气的说道:“没长眼睛吗!我这包子还没吃一口!赔吧!”

驼背惊恐的扭动着身体,怕的却不是大汉,而是一直回头看去似是找什么人的样子,找了一圈也没见那人后他舒了口气。

那大汉见他无视自己,脸上挂不住了,泄愤似的将他晃了晃狠狠的说:“问你话呢!”

驼背转眼便像另一个人一般,丝毫不见刚刚的惊慌,虽被大汉提在手中却在气势上有隐隐压他一头的趋势,他呵斥道:“急什么!不就两个包子!”随后从怀中摸出几块碎银子挑挑拣拣的,最终扔了十个铜板在地上,“喏,够你再买二十个都多!”

大汉见钱滚到地上生怕有人替他拾了去,赶忙撒手让驼背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股蹲,一面粗声喊道:“你们可都别动!”

“诶呦!”他大喊一声。这下让周围看热闹的人有了乐子纷纷都笑出了声,“笑什么笑!”驼背也没感到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呵斥起他们来:“没见过人摔跤的啊!”

“见过是见过,就是没见过你这样摔的。”不知是谁说完后众人又发出一阵爆笑,驼背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今儿让你开开眼!”又挥挥手,“好了散了吧散了吧。”说着自己先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出了人群。

驼背走了几条街后闪身躲到一条小巷中,警惕的看看周围那人是否还跟着自己,一面嘟囔着自己手下的人办事不利,要不是那群饭桶将账本记得乱七八糟的自己怎么会跑这一趟,这下可是被人盯上了。

他看周围似是没见那人,正放松的时候竟有人在背后轻拍自己一下!

“什么人!”驼背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待他看清自己背后站了一个算命先生时,不由得放松下来,这一放松他的双腿抖的不像话,连嘴唇也吓白了,只是抖着声准备将他赶走,可谁知算命先抢先开口了:“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来定有灾祸的样子,不如让我来为你算上一卦?”

本一听就是招摇撞骗的话语,这会儿在驼背听来简直就是救命的话语,他忙扯住算命先生的衣袖,连走带拽的将他拉着蹲在街边诉苦开来。

2

原来这驼背名为刘博运,他虽然看着其貌不扬,但却生了一副经商的头脑。他专挑人口最为密集的码头处开了专门接待来谈生意的老爷员外的茶楼,近几年也赚了不少银子。

同时他也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吝啬鬼,身上的衣服就算穿了有三五年也舍不得扔,冬天只有一件棉袄更别提里面的棉花都已经跑完了。若是衣服真的穿不成了,他便偷摸着去捡两件别人不要的。

就因为他这吝啬的性子,走在街上常有人将他认作是乞丐给他扔一两个铜板,他也不恼,反而回去将锅底灰给自己脸上抹了几下,喜滋滋的拿出以前破了个豁的碗,专蹲在街上等着别人给他扔铜板。

直到前两日他的管家拿着账本慌慌张张的说有人做了假账,现在有五十两银子对不上!若不是担心钱财心切,自己才不愿轻易露脸,毕竟他也知道自己这副模样下人们虽然看着毕恭毕敬的,但心里还不知他们怎么挤兑自己。

但等今儿早上他准备出门的时候他的右眼皮便开始跳了起来,他心里挂念着的全是自己的银子也就没太在意,谁知跳了许久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就算是压了白帕子也没什么用。他此时虽然心里有点犯嘀咕,但还是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

直到他走到自家茶楼里才松了口气,自己这一路上可是好好的,就连路上连个硌脚的石块也没有。

不过尔尔。刘博运笑笑,转眼他就被茶楼里新换的桌布吸引去了目光,连忙揪着管家在一边嘀咕:“不是两个月前才新换了一批桌布吗!怎么又换?!”同时他眼睛也不闲着在大堂里扫来扫去,最终定格在着紫衣的男子身上。

他看着那名男子手上佩戴着的翡翠链子都看直了眼,主要是上面还有一颗东珠呐!那东珠圆润光滑一定是从宫里流出来的!莫非他是宫里的人?

他又细细地将那男子打量了一番,他的紫衣应该是用绸缎缝制而成的,上面还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一些祥云暗纹,他接着几丝阳光发现那料子竟还泛几丝柔光。

那男子并没有像寻常人一般将头发束起来,反而是披在肩上只在后面用一根发带松垮的扎了起来。就连那发带尾上也吊着两粒小小的东珠!只是成色没有手上的好罢了。

再向下看去,他刚好能看到那男子的腰带上镶着一块有鹅卵石那么大的和田玉!外面还细细的用金线勾了边!

这定然是个王爷!这一番观察下来他肯定道,只要巴结上了王爷......自己这茶楼定可以打出一番名声来!于是他忍痛差管家去后厨拿了盘点心送给王爷,要是他没看错的话,刚刚王爷还笑了!说明这事儿!能成!

待他喜滋滋的忙完后天都已经黑了,他看着外面伸手不见五指的心里有点发憷,但又舍不得打灯笼只得自己慢慢往回走着,脑中全想着是刚刚那位王爷。

正当他想着自己日后会多富有的时候,突然自己的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声,他也没在意,只以为是什么猫狗发出的动静,但接着就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甚至觉得有人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第一反便是紧紧捂住自己的荷包,随后感到后面明显有人接近才想起来将眼睛闭上,可奇怪的是将眼睛闭上之后却是一片寂静。

“呵——”正当他耐不住性子准备走的时候,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轻笑伴随而来的是锁链哗哗作响的声音!声音之近就像是紧贴着他!“刘博运......”

原来刚刚不是幻听!他被吓出一身冷汗,就连拢在袖子里的手也在不断颤抖着,只能进京闭着眼站在原地,有一瞬间他甚至感到冰冷的铁链子已经垂到了自己的后颈上!

“嗨!干嘛呢!”不知过了多久刘博运才被后面人的声音惊醒,可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他瞟见一角紫衣和上面的祥云暗纹。

之后的几天他时时刻刻都能看见那个男子在他身边晃悠,不论是在自己家中还是走在大街上,那紫衣男子都跟自己保持十步的距离,不管自己跑的有多快、他们两个中间隔了多少人都甩不掉他。

“诶呦!”听完后算命先生站起来揉揉自己蹲麻了的腿,“你这是遇见拘魂的人了!”

“拘魂?”

“对喽,就跟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差不多,古籍上记载他们喜着紫衣,若是一个人的阳寿尽了那他们就会抢在黑白无常之前将人的魂魄勾走,”算命先生捻捻胡子,“他可是爱抢黑白无常的活儿,每次让他们都头痛不已。”

刘博运哪儿能听的进去这些话,只听见自己阳寿快尽的时候就已经哭嚎着抱着算命先生的大腿求他救自己一命。

“我哪儿有这个本事!”算命先生也没有急着扶他起来,只是不急不缓的说道。

“那我......”待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算命先生却又开口说道:“这样吧,我倒是认识一人,就不知她是否肯帮你......”说到这儿他故意放慢了语速,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刘博运立马明白,赶忙在怀中的荷包在里面摸来摸去最终挑出一块最小的银子陪着笑塞进他的袖口,“我就剩这么点了,您多包涵。”

算命先生倒也没再为难他只是爽快的拿出一颗犬牙来,“你拿着这颗犬牙去找香妆师的铺子,到时候她就明了了。”

3

“不明白。”

刘博运看着眼前着了红衣的女子有些发愣,她脸上戴了半个用黄金打的面具,另一边的脸上的红妆将她衬的肤若凝脂,最奇特的是这女子用金粉为自己勾了唇线,朱唇上涂了朱红色的燕脂,这样夸张的妆容一般的女子必定是不能接受的,但放在她身上她便貌美的......就似宫里的娘娘一般!

一头乌发懒散的垂在肩上,只是随意的别插了根木头簪子在上面,那簪子摇摇欲坠的让他不禁想帮她扶一把。她身上着了同样的红纱,只有裙角有一朵用金线绣的牡丹。但就算是这么张扬的红在她身上也只能算是陪衬。

太美了......刘博运竟然觉得自己羞于站在她面前。她在发光,刘博运想着,但不是太阳光那般的光彩夺目,也不是星星月亮那样的黯淡无光。不论如何,自己这样的人都不该站在她面前。

4

我看着面前刘博运有些不耐烦了,他手上的那颗犬牙我不是不认得,那是黑白无常一百五十年前捡回去的小狗的牙,转眼间他竟已经能够化形了,也不知是因为沾了黑白无常的光还是自身天赋使然。可谁知许久未见,他竟给我这样大的麻烦!这人明明......!

那拘魂鬼我也曾听白无常到访的时候提过,听说他不知从哪儿也弄来一本生死簿,处处跟他们去抢着收人魂魄,而且那拘魂鬼好似勾魂过后会将魂魄全部吞入腹中,让他们永世不得超脱。有时就算他们好容易抢在他前面,好好的魂魄都套在锁链里了,可还是轻而易举的被他偷走,为这事儿判官冲他们发了好大的脾气。

正当我头痛不已的时候,犬牙中传来那只小狗的声音:“这次确实需要乘黄大人相助。那拘魂妖狡猾不已,我们追捕三番五次都让他跑了,这次正巧被我碰上,所以想借着刘博运将那拘魂妖抓住,恳请乘黄大人帮忙。”

这小狗一般不轻易求人,看来这次是真麻烦了。我看了眼依然发愣的刘博运暗自叹气,我这究竟是开了个妆铺还是开了家万事屋。随后冲他一招手,“嗳,请我上一次妆不便宜,听闻你是个有名的吝啬鬼,你是否愿意用财买命?”

“愿意愿意!”刘博运慌忙点头,他头一次痛恨自己的爱财,要不是爱财也不至于在她面前失了面子。

有意思。看着刘博运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不禁轻笑一声,人之好财何错之有,谁能想到只是我随口这么一提他便开始慌乱起来,“跟我来吧。”

人一出生自己的寿命就在生死簿上了,哪儿是轻易说改就改的。我最多是帮他改头换面一番,希望能借着他的新面孔瞒住拘魂妖,为黑白无常争取些时间。

刘博运按照我的指示坐在圆凳上,小心翼翼的抬眼看着,紧张到连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

我借了苗璟曼的蛊虫过来稍稍给他注射了点蛊毒。

然后我用妖力将桃夭的五片花瓣揉在一起为刘博运做了一个新的脸皮,再细细的贴在脸上,取了毛笔为他勾了出来一副新的面孔。这副面孔虽说不是什么美男子的脸面,但双眼深邃线条分明,与普通人相比起来绰绰有余了。

我又偷摸着拿了桃夭的一根树枝,绕到刘博运的背后准备将他原本的脊梁骨抽了出来,但是无奈他是个天生的驼背还不能一下抽出,我只能隔着皮肉将他的脊椎捏断成两截依次取出后将树枝塞进去充当脊梁,再将他背上的罗锅慢慢割去,又敷上鲤掉落的鱼鳞,他的后背立马光洁的看不出一点痕迹。

我一挥手将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后才在刘博运额头上轻轻一点将他唤醒。

“好了。”我拿起早已凉透的茶叶稍稍品了一下,入口果然苦了许多。

清醒后的刘博运也抓起桌上的镜子细细的端详着自己。镜中的人脸上半点麻子也没有,一双剑眉斜斜的飞入鬓边,眼睛乌黑明亮就像是一眼能够看透世间万物一般,双唇他倒是有些看不上——有些薄了,万一这么薄的嘴唇将自己的财运也削薄了怎么办?

“嘴唇我可是没改过的。”刘博运冷不丁的听我说这话反而有些尴尬起来,但也不好反驳什么,只是讪讪的笑了下咬咬牙掏出一荷包的金子放我在面前。

“今儿劳烦香妆师了。”他向我一行礼倒有几分翩翩君子的样子,“只是不知这脸.....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你是不信我的手艺了?”我随意一瞥向他微微施压,“你尽管去吧,这脸是你折腾不坏的。”

5

“弄不坏的脸啊......”刘博运走出门后小心翼翼的捏着脸是这扯了几下,“好痛!香妆师果然名不虚传。”他想着。

原来这就是八尺男儿眼中的世界吗.....他走在街上好奇的张望着,虽然小商小贩还是以前的那些,但他还是头一次以这种身高来看。不过香妆师竟然还能换脊梁骨,早知道她有这般手艺自己也不用过那种受尽厌恶的日子了。

噗,他发现自己面前女子的头顶静静的躺了一片花瓣,正准备伸手帮她拿下时,女子似是感觉到什么略微有些恼怒的回头,“你笑!......”在女子看清他的瞬间脸上的怒气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娇嗔,“公子刚刚可是在笑小女子?”

“怎么会呢,”刘博运连忙摆手,“我只是看姑娘头上有花瓣......想帮你取下来罢了。”他还是头一次看见女子的这种表情,她虽是美的,但还是比不上香妆师。他暗想道。

那名女子听了他的话之后稍稍在头顶上一抓,又含着笑将花瓣放入他的手心中。也不管他有没有反应过来,先用帕子捂着脸笑着跑掉。

这倒是稀奇,他心里感叹,这种神态他倒是第一次见,他以前走在街上所有人都要离他远远的,甚至还有人叫他龟公。不得不说,这人在世上啊,若是有张好皮囊便成功了多半。

不过自己家大业大的也算成功了吧。他一皱眉,对了!得回茶楼里看看去!还好自己提前告知过管家近来会有自己的亲戚替他接管一阵子,不然自己的家业就都落到别人手中去咯。

不知为何换了脸之后他好像整个人也被换了一样,他站在自家的茶楼门口突然觉得陌生了不少,往日里他是最爱看人结账,听银子相互撞击的声音,可现在却觉得自己这么多钱财若是只存在自己的钱庄里岂不是可惜了。所以他没事就往布庄银楼里跑,仅仅三天就成了他们的常客。

“这个白色的可是绸缎料子哩!客官您摸摸!”

刘博运皱着眉头沉思了许久还是摇摇头,“料子是好料子,有没有朱红的?”

“红的?”掌柜明显一愣为难的挠挠头,“这个布料通常都是要白的的人多,这红色......”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男男女女 在相貌问题上2113,对男人和女人评判标5261准从来都是不一样的。什么“4102男子无丑相”、什么“男人以1653才为貌,女人以貌为才”,这说法,到底对吗?古代维护这个观点最积极的要数八戒兄,打从高老庄招婿开始,他就窝了一肚子火,因为总嫌他嘴脸丑,没些体面。他辩白道:“我到得你家,虽是吃了些茶饭,却也不曾白吃你的;我也曾替你家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耕田耙地,种麦插秧,创家立业。如今,你身上穿的棉,戴的银,四时有花果享用,八节有蔬菜烹煎,你还有那些儿不称心处?”后来,西行取经路上,到得西梁女国,西梁女王要招唐僧为君王,唐僧高低不肯,八戒想应招而不得,他忍不住叫道:“留我在此招赘,如何?”驿丞道:“你虽是具男身,但只形容丑陋,不中我王之意。”八戒道:“你甚不通变,常言道:‘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见男儿丑?’”男儿长相不讲俊丑的近当代忠实维护者是阿Q与吴妈,大剧作家田汉写的剧本《阿Q正传》第二幕,吴妈说:“哈哈哈哈,真是,小D别开阿Q哥的玩笑了,古语说得好:‘男子无丑相’嘛。” 今天,主张“男子无丑相”的还大有市场,第一要数日本人,一个丑男人《寅次郎的故事》十四年来这部系列故事片的上座率可以历久不衰,成为日本男人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阿寅这家伙,又碰上了美人,且看这次……” 已经拍了45集,还要继续拍续集,情节不变,百看不厌。大导演们也对丑男人情有独钟。他们启用的大明星,很多不漂亮,诸如达斯汀霍夫曼;张艺谋所启用一大班子人马,大家说是“丑星荟萃”。第二是演员们自己自吹自擂,台湾著名“光头谐星”凌丰先生,说他在大陆行程八千里,总结说,男性同胞对他不感冒,异性同胞却很崇拜他。于是,当今一句流行语不胫而走:“我丑,但是我很温柔”,赵传确实有不少女粉丝。不由想起另外一句恐怖的流行语:“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不但无需着急长相差,而且还需历练内在的“差”,这真的叫好多“好男人”们无所适从?要学“坏”一点吗?为何谦谦君子帅气的台北市长“小马哥”又能捞到那么多女性的选票呢?女人哪,妳们到底要什么样的男人?上帝啊,帮帮男人们,给他们指点迷津吧?,可以这么说,人不可貌相,海2113水5261不可斗量。男子需要的是个人自身能力和人4102格魅力,而不是美丽。比如:在事1653业上,有技能,亊业有成,品质高尚,有亊业心。 在家庭中, 能独挡一面,敬老爱幼,怜香惜玉,有责任心。但是,从感观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也希望自己长的帅,受人尊崇,有自信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36/37365322.html report 9175 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1“他跟过来了他跟过来了!”街上正是繁荣闹市的时候,一个驼背且只有左半边脸上长麻子的男人慌慌张张的闯进集市中,横冲直撞的推开众人,就连踏在橘子上不小心摔了一跤也浑然不觉,只是爬起来,浑身颤抖着嘟囔道:“他跟过来了。”周围人只当他是个疯子纷纷避开他,竟在这闹市中硬生生给他开了一条路出来。直到他撞到一名大汉身上将他手中的肉包子打翻在地,还没待他反应过来便被大汉揪着衣领拎了起来,那大汉粗声粗气的说道:“没长眼睛吗!我这包子还没吃一口!赔吧!”驼背惊恐的扭动着身体,怕的却不是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