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文苑》总249期|小说欣赏|莫测:郪江情

来源:泥文小筑
责任编辑:张小俊
字体:

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郪江情(小说)

文|莫测

引子

郪江,是涪江的支流,它发源于四川省中江县白象乡胡家瓦窑,流经三台县至玉峰镇,经蓬莱镇、隆盛镇和船山区桂花镇,在郪口注入涪江,再达嘉陵江。不论从长度,宽度,还是深度看,郪江都算不上什么江,最多是一条河,一条在深山峡谷随处可见的小溪河。那么,它怎么又叫郪江呢?据《隋书.地理志》等史书记载,是“因其地为郪王故国而得名。”还说是因为它经过春秋战国时期的“古郪国”,即今天三台县郪江古镇而得名。不过,去过九寨沟之后,似乎对它的含义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九寨沟那儿屁股那么大一个水凼凼都冠以“海”啦。如节海、镜海、箭竹海、五花海、金铃海等等。由此是不是可以断定,处于没见过大海大江的内陆人,对浩瀚无垠的大江大海的一种向往,一种渴望,一种眷恋呢?

取郪江之名的古人是否这样想的,已无从考证。但是,出生于郪江岸边,现为卓筒特产专卖公司总经理的江明红却有那种想法。他想像郪江水那样,一泻千里,奔向嘉陵江,奔向大海。

(一)

鼠年春节,应该有“鼠”不尽的财富,“鼠”不尽的幸福,“鼠”不尽的喜庆。为此,卓筒土特产专卖公司备满了三大仓库包括腊肉香肠黑花生土罐醪糟酒在内的几十种年货,准备大赚一把。然而,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冠状病魔(新型冠状肺炎)一个喷嚏,打得全国人民都戴上了口罩,打得酒楼、商铺都关上了大门。

江明红年龄不大,七零后的,也许是商场硝烟的熏陶与磨砺,他有些老沉持重,宠辱不惊。他那黑里透红的脸膛与往常一样,仍然轻松自如,笑容可掬。此刻,他正坐在一辆双江开往川中大英县的高铁之上。

“这也太快了吧。”江明红看了看手表,从上车开始,还不到一个小时了啦。当年回一趟家,要两头黑。即月亮还在树梢挂着就出门,前后转三次车,直到月亮落山之后,再次挂上树梢才能到家。

“祖国变化真大啊。”江明红一边感慨着,一边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看着窗外那熟悉的丘陵、田野和村庄,似乎就看到了郪江河畔的家,看到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父母,也看到了自己儿时在田畎地角割猪草,在山坡沟谷放水牛,在溪流小河扳螃蟹捉鱼虾的身影。

时间如流水,一转眼就离开家乡20年多年了。期间,江明红坐过“一杯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办公室。也跑过保险,当过营养品推销员。还与人合伙卖过串串香,开过废品回收站。后来被招聘到一家装饰材料批发公司当起了仓库保管员。在那里,他发现了赚钱方式。于是,他利用下班和轮休时间,自己私下做起了装饰材料批发生意。结果一年时间不到,就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饱尝租房之苦的江明红在城里按揭了商品房,有了属于自己真正的家。接着,江明红把在双江市酸碱盐研究所上班的弟弟江明兵劝下岗,兄弟俩在渝北回兴开了第一家正式公司。江明红负责介绍客户,江明兵负责进货与销售。

在宅家的日子里,江明红从网上看到了一篇题目为《疫情之后,中国最该改变的是什么》的文章。“中国最该改变的是什么呢?”作为生意人的江明红整整想了一天。文中“灾难之后,一定是机遇”和“公共卫生,才是文明程度的晴雨表”等论述,像大海的波涛一样,不断撞击着他的心壁。尤其是泱泱大国,连口罩、消毒液都出现了缺货的现状,令他思绪万千,彻夜难眠。

那天雨夜,辗转反侧的江明红翻身起床,摁亮台灯,从床头柜上顺手拿起一本书来。他想用书顺顺心中的不平与混乱。书名叫《天下味道》,是他那位作家老乡的新作。古往今来,老家大英盛产食盐,有上千年的盐文化积淀。《天下味道》以大英为背境,每一篇文章都与盐有关,每一段文字都带着浓浓的盐味。江明红虽然土生土长在郪江边,但由于离开故乡较早,对郪江,以及对自己家乡的了解比较肤浅。《天下味道》不仅给他补了那一课,还使他如溺水者抓到了一根飘浮的木头,如迷路人见到了闪烁的灯火。他当即用手机预定了回老家大英的动车票。他欲去老家续写另外一篇文章。

(二)

江明红急于回老家,还有另外一件棘手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江明红的父亲江海山,母亲何秀芳这一辈子太辛苦了。为了他,和他弟弟读书,父亲外出帮工做石匠。母亲一人种地,喂猪,操持家务。二老皆积劳成疾,几乎耗尽了包括钱财、心血和青春在内的一切,拼死拼活才把兄弟俩送进大学。可是,当他俩在城里安了家,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出息之时,父母却像两盏快燃尽煤油的灯,奄奄一息了。想到此,一行热泪夺眶而出,然后直接流进了江明红的嘴角。江明红尝到了,那泪水先是酸楚的,继后是苦涩的。

江明红俩兄弟都是孝顺后生。有了钱之后,他们在城里买了房子,商量好要把父母亲接进城里与自己一起居住。要亲自照顾好父母的后半辈子,要让二老享享清福。

对儿子们的孝心,父母亲心里是清楚的,也是非常感激、非常欣慰的,更何况成为城里人,是多少农村人一辈子的愿望啊。可是,电话都打爆了,好话都说尽了,给父母亲购买的床上用品都发霉了,父母就是“不领情”。不是说不习惯车水马龙、吵吵嚷嚷的城市生活,就是说舍不得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老房子,似乎那老房子下面埋有什么金银财宝。

你还别说,那老房子下面还真埋有金银财宝。

据勘探部门测定,郪江沿线地底700平方公里范围之内,储存有10亿吨人类必需品——食盐。著名的大英死海,就是从3000多米深的地底抽出的盐水。除了盐之外,还有300年都开采不完的页岩气和石油等。显然,这些都应该是金银财宝。不过,真正促使江海山、何秀芳不愿意离开老家,还不是那地下的宝藏,而是那次旅游。

考虑到母亲辛苦了一辈子,莫说出省,连县城也没去过。父亲倒是去贵州、云南、深圳等地跑了几趟,但都是去当丘二,而非游山玩水。其实也没有钱、没有雅兴去游山玩水。于是,五年前的春节,江明红兄弟俩就开车把父母亲接上,去外地游玩了一大圈,一是让父母开开眼界,二是旅游过春节。当然,更主要的是表达孝敬之心。

现在,中国人的确有钱了,也喜欢满世界跑起耍了。节日的景点,像赶庙会一样,人山人海,蚁拥峰攒,早晨七点排队买票,快吃中午饭了还没挤入景区。看到那挨肩接踵,密密麻麻的人群。何秀芳轻声嘀咕了一句:“这么多人,一天要收多少钱啊?”

“一天收多钱?说出来吓你一跳。”出发前,江明红从网上查了一下,春节那几天,每天要接待游客四万多人,不算停车费、食宿费,除去免票的老人、儿童门票费,每天有六百多万元的收入。

何秀芳还真的吓了一大跳。她望着被大雾笼罩的景点,倒抽了一口冷气的同时,一片疑云飘进了脑门:“是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值得这么多人去观看呢?”

排队买了门票,又排队验票,然后又排队乘坐缆车。好不容易快到景点了,天公又不作美,大雨乘着大风呼啸而来,不是把雨衣刮到树枝上去挂起,就是把雨伞吹下了悬崖。

“景点在哪里呀?”爬至山巅,何秀芳自言自语道。于是,有人说沿途都是景点,有人说景点被大雾遮住了,有人用手指着身边的一尊矗立的石头说那就是景点。何秀芳走近石头,睁大双眼,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禁不住伸手摸了摸。她最后发出了一声长叹:“哎,我还以为是啥宝贝疙瘩啦,不就是一坨石头吗?我们家乡除了泥巴,遍地都是这种石头。”

接着,他们又去到一个景点。

那儿没有风雨,也没有大雾,只是在山顶上立着一根两米多高的、光秃秃的铁棒。对铁棒的身世众说纷纭,有的说它是当年大禹治水时立下的水文标志杆;有的说是钟馗的镇妖棍;还有的说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寺庙门前的旗杆等等等等,七说不一。

不论是什么,不就是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棒吗?有何看头?有何意义?何秀芳仅瞟了一眼,就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还有那什么夜郎古国遗址,只是一个没有定论的假想,也吹得神乎其神,天花乱坠,还堂而皇之地弄成了景点,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何秀芳想不通,脑袋都想炸了也想不通。

那天晚上,何秀芳做了一个梦。

(三)

在梦里,何秀芳遇见了一个人。一个从未见过,但似乎又经常相见的人。这个人是谁呢?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卓童。

卓童个儿不高,属于典型的四川“地麻雀”。他家前面是缓缓东去的天灯河,背后是绵延起伏的丘陵坡。两间半土坯草房掩映于参天的楠竹之中。房顶上的家鸽或梳理着羽毛,或互相追逐嬉戏。前门阶沿下的小水池里荷叶田田,三两只蜻蜓忽儿腾空盘旋,忽而急转直下,追得蚊虫惊慌失措,无路可逃。一只黄白相间的大母鸡在岸边忙碌着,或者“咯咯”叫唤,或者点头踢脚,或者循循善诱,不厌其烦地把觅食本领教授给自己的一群儿女们。

卓童因为发明了卓筒井,揭开了人类开发贮存于地底深处的矿产资源的序幕,为此而捧回了“国家形象”金奖奖杯,其蜡像第一批进入“国家名人蜡像馆”。为此,媒体跟踪报道,企业重金奖赏,画家、诗人、作家蜂拥而至。全家人农转非,卓童安排到科委,卓童的妻子大英安排到教委,儿子卓越安排到体委,女儿卓然安排到发改委。全庄人敲锣打鼓放鞭炮为他们祝贺,卓家庄热闹得像过年一样。

卓童的儿女们上班不到半年就辞职下海了。在农村自由惯了,对朝九晚五,打卡点名的机关工作不太适应。更不想去躺父亲的功劳簿。国家政策宽松,只要勤奋,哪里都可以找到饭吃。

卓童根本就没有去科委上班,因为他没有时间,他的时间已经被安排得满实满载了:接受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和作家们的轮换采访;到党政军、科研机构和机关学校各部门作报告;跟随深钻汲制工具筒车、羊角车、平车、钻头、椎架子、冲条等卓筒井模型参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出国考察参观,拓展视野,俯瞰世界;应付各种会议和上级领导接见……

企业家奖赏的东方明珠楼房,精装修,家电、床上用品,包括锅碗瓢盆,一应齐全。卓童不去住。

单位分了“经适房”。不收“经济”,只管“适用”。卓童不去住。

儿女们开发“老盐水系列产品”赚了银子,在城里买了连排别墅水榭江南,要接二老进城享福。卓童还是不去。

卓童为什么不愿离开故土,不愿搬离土坯房呢?他说近在咫尺的大顺灶、罗都复庄园、钱家大院,以及郪国首都蓬莱镇、观音故里,还有那源远流长的郪江、涪江、天灯河,以及丰富的地下宝藏和处于成渝两地之间的特殊位置,开发卓家庄、利用卓家庄指日可待。在不远的将来,卓家庄将成为陶公笔下真正的世外桃源。到那时,有上千年历史的卓筒井,绝不比东方明珠、经适房、水榭江南差。走向地下文明的始祖、世界上唯一现存的历史文化遗产、近现代工业发展的活化石——卓筒井,一定会重放光芒、再度辉煌的。

卓童站在主席台上,正激情满怀地畅想着卓家庄、卓筒井的未来——

在钱家大院旁边修造一座盐业博物馆,把天灯河修直、拓宽、掘深、固堤、加栏,而且两岸要用食盐铺设步行道,建凉亭长廊和反映郪国文明的汉白玉群雕,栽上当地的杨槐檀木杜鹃花香樟树。要让天灯河里鱼虾成群,白帆点点。然后让远方来客坐上车,乘上船,直达盐灶房。去那儿扳盐水、踩筒车、晒盐巴、嬉溪水、吃玉米粑粑、览田园风光,近距离接触食盐生产的全过程,体验新农村生活,形成大英旅游一条龙服务。这对天天离不开盐,又不知道盐从何来的人来说,一定有巨大的吸引力,其旅游前景非常可观。

守候卓筒井的活化石严昌武老人走了,年经人大多远离家乡进城打工了。卓童说:“他们能走,我要守候千年孤独,见证卓筒古今。要让古老的卓筒井技术与现代钻井技术,以及植物学、考古学、旅游、文化、生态建设接轨,使卓筒井生机焕发,古为今用……

卓童的话博得了雷鸣般的掌声,猛然间把何秀芳从梦中惊醒了:“卓童都舍不得那风水宝地,我为什么要离开?”一长串问号缠得何秀芳再也没了瞌睡。白天见到那些游人,似乎正在像郪江水一样向卓筒井涌去。

(四)

听了母亲讲述的夜梦,江明红想好说服母亲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是啊,关于夜郎国的传说都被争得面红耳赤打官司,连西门庆也被捧为一种文化现象,甚至那跪了多年的秦桧雕像,也被客气地请它站了起来。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增加看点,促进旅游,发展经济吗?既然如此,对人类文明作出过重大贡献的卓筒井,怎么能睡大觉呢?但是,为什么就没有人慧眼识珠呢?江明红想不明白。不过,他要续写的那篇文章,他是想明白了的。

若是往年,春节一放假,政府许多部门都要关门。鼠年春节特殊,因为新型冠状肺炎的降临,政府机关大多停休,这正好如了江明红之愿。初一那天一大早,他就梳头剔须,西装革履出门了,他才不听母亲“初一不出门”的告诫啦。

头天晚上,江明红熬了大半夜,他在网上查询了许多资料,进一步证明了自己的想法的可行性。然后与有关部门联系,要求上门咨询相关问题。对方听说江明红是从外地回去的,就声音有些颤抖地婉言谢绝了。还好,盐务部门喜出望外,欢迎他去洽谈。

县里发现了三例新型冠状肺炎,准备庆贺春节的鞭炮还没炸响就悄悄收了起来,准备了半年之久的永逸广场舞龙集会也宣布取消。猛然间,全县就被笼罩在了密集而沉重的乌云之中。稀疏的行人,门可罗雀的商铺和在寒风中摇曳的“带病回村,不孝子孙”、“外地回来别乱跑,患上肺炎不得了”和“省小钱不戴口罩,花大钱住院治疗”等红底白字横幅,都在向周遭散发着阵阵寒意。

盐,是每个人的必需品,但对盐的重视程度,或者说盐的知名度却是极其低微的。江明红在离盐务部门百步远的地方询问,居然都无人知晓盐务部门的大门朝东还是朝西。

江明红见到盐务部门的招牌时,抑制不住一阵欣喜。他庄重地理了理领带,按了按口罩之后,才把脚迈进大门。

接待江明红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名叫骆庆的中年人。他没等江明红细说就率先开了口:“知道你要来,我兴奋了一夜。我们这个部门,是个清水衙门,我化工学院一毕业就在这儿工作,从来没见到主动找上门来的生意人,你应该是第一人。”骆庆说着,伸手插上电源,熟练地启开了热水器开关。

“不会吧?盐与人这么重要。”江明红用眼睛扫视着办公室。从办室那土制瓷砖、老式藤椅和吊扇看,的确有“清水衙门”的味道。

“但是,它又与水和空气一样,人们离不开,可又太容易取得了。”骆庆似乎对盐也没多少兴趣。

“也许是吧。”江明红环顾四周,想找几张家乡的报纸看看。但一张也没有瞧见。

“不是也许,是肯定的。所以,你要三思而行哟。”骆庆侧目望了望热水器,还是亮着红灯。

“我思考的时间不长,也不太成熟。但是,我总感觉它前景可观。”

“我昨晚查了一下资料,到目前为止,围绕盐开发的产品已达30多种,恰恰没有你说的那一种……”

“并且是最重要的、最急需的一种,对不对?”没待骆庆把话讲完,江明红就接上了话头,“你在盐业部门工作时间长,应该算得上是专家级人物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提出的设想究竟有没有可行性?”

“这个……我这样说吧。”骆庆见水开了,他用纸杯沏好茶,轻脚轻手地端到江明红面前的茶几上,往鼻梁上方推了推眼镜,然后放慢语速说,“一,原材料你尽管放心,我们这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二,你的设想一点问题也没有,还很专业。三,我相信我们上级一定会大开绿灯的。只是……”

“我知道你想说销路问题。这不需要你们考虑,它是我考虑的问题。”江明红轻呷了一口茶,没品出是碧螺春,还是铁观音。其实,它是当地最好的魁山秀芽。

走出盐务部门,江明红就一个电话打给了弟弟江明兵,嘱他把自己的想法与双江酸碱盐公司沟通一下,听听他们有什么想法,看是否有合作意愿?然后,他一转身就朝工商局走去。他已打定主意,让兄弟去经营卓筒土特产专卖公司,自己留在家乡开发卓盐新产品,他把新产品的名字都想好了,叫“卓盐消毒液”,并马上注册一家“卓盐系列产品开发公司。”

(五)

双江方面很快有了回音,说关于合作的事很复杂,暂且不谈。不过,提供技术支持问题可以考虑。

“技术支持也行。你问问,需要多长时间可以拿出技术?”江明红急切地问弟弟。

关于技术问题,江明红事先是准备向骆庆请教的,结果刚才没顾上说。

“我问了,他们说至少半年。但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这不是空中吊棉球——甩起的吗?”向来办事讲究雷厉风行的江明红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失望。江明红关了手机,迎着寒风,大踏步向前方走去。走着走着,他发现公路边的凉亭里有一组石雕。走近细看,石雕是反映卓筒井人生活的。卓筒井人的生活离现代太久远了,它是不是当年卓筒井人生活的真实写照呢?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卓筒井对人类的贡献却是清清楚楚的。作为卓筒井人,江明红突然感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骄傲与自豪感从胸中升起。他掏出手机,给骆庆发了一条微信,把刚才没顾上说的话补上了。

疫情还在继续,武汉已经封城了。其他地方虽然没有封城,但采取了禁行禁卖禁集会等许多相应措施。这一禁,各大超市反而火了起来,尤其是外卖,转眼间供不应求。几天前,卓筒土特产专卖公司的货送都送不掉,现在却全部上门催货了。一夜之间,公司三大仓库的积货被超市、外买商一抢而空。江明红又赚了个满面春风。同时,他又发现了商机:做外卖。他马上在网上开通了“为您提供新鲜蔬菜、鸡鸭鱼等”外卖电话,并保证:凡主城区,一小时内送货上门。还加入了全市百家食品行业“吃得放心,吃得文明”承诺活动。看着快要蔫气的公司又热闹了起来,员工们个个都像领了压岁钱一样欣喜。

再说骆庆。他把江明红准备以盐为原材料生产消毒液,但缺乏技术支撑的事讲给老婆欧阳然听了。在药监部门工作的欧阳然马上来了兴趣,连说了三遍:“简单可行,简单可行,简单可行!”

欧阳然这话不是随便说的。她与老公骆庆是大学同学,学的都是化工专业,对盐的特性和用途,可谓了如指掌。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盐就是军队用于消毒的主要物质。红军时期,它也为红军伤病员消炎消毒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没有任何添加剂的情况下,盐都可以消毒,倘若利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合理配方,其消毒效果肯定会更好,而这种配方不应该太复杂。还有一个有利条件,就是消毒液生产销售归药监部门掌管。

此刻,一个大胆的设想从欧阳然的心底冒了出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老公,我们帮他研制配方怎么样?”

还在为欧阳然那三个“简单可行”惊悚的骆庆更是目瞪口呆了:“你……你不是说梦话吧?”

“就算是梦话吧。”欧阳然满眼自信,“你可别忘了咱俩学的是什么专业?如果这点小事都办不了的话,我们那三年大学还真是白上了。”

那阶段,欧阳然被抽调至“政府防疫应急办”帮助工作。从第一天开始,几乎天天加班。但是,不管怎么忙,她大脑中都在思考卓盐消毒液配方的问题。同时,她还利用工作之便,打听了其他几种消毒液的配方、生产,以及销售等情况。

看来,欧阳然对卓盐消毒液配方上心了。

然而,不仅欧阳然上心了,骆庆也上心了。他熬了三个通宵,不仅写出了卓盐消毒液配方方程式,而且还利用单位的实验室进行了初步实验,拟出了实验报告,然后把实验报告发给了他的大学老师,诚请老师指教。

(六)

生意人是没有节假日的,就是在全国人民宅家的日子里,江明红和他的员工们天天都在外面跑。他知道,正如一条抗疫标语所说:“聚集可能传染,出门就有风险”。但是,不论有多大风险,他们都不能宅在家里,他们是从事服务业的,对民生的需求,都要有求必应。他们虽然没有医生、警察、军人那种“哪怕是刀山火海,绝不后退半步”的大无畏精神,但他们有职业人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大年一过,江明红他们仍然轻松不了,又要马不停蹄地前往每一家经销商清货、结账和续签合同等。天天跑得脚不粘地,头不着枕,别样不说,公司员工仅口罩就用掉了七八百只。

身处寒冬里的人,总是盼望春天早日到来。可是,春天什么时候到来呢?望着铁黑的树枝和宁静得可怕的街道,江明红双眉紧锁。

“你不是喜欢看报吗?给你几张报纸。”帮着员工们一起清点货物的驾驶员晓冬,跳上汽车说。

看着看着,江明红紧锁的眉头就舒展开来了,他马上打电话问骆庆:“卓盐消毒液的技术问题怎么样了?”

“你放心,快了快了。”欧阳然抢过手机回答道,“江老乡,我是骆庆的妻子欧阳然。你什么时候回大英一趟,咱们面谈一下有关事宜怎么样?”

“哦……行,行呀,一言为定,就明天吧。”江明红一口应承了下来。

“便于咱们联系和沟通,我把电话和微信告诉你。”看来,欧阳然也是个急性子。

“好哇。”江明红说。回复虽然简短,但其中却透着愉悦和爽快。

“心中有爱,才能春暖花开;心中有善,才能美丽常在;心中有德,才能涵载万物。”江明红刚刚加了欧阳然的微信,欧阳然就发去了这则暖人肺腑的微信。

江明红为何如此心急呢?原来,他从报纸上看到了两则消息。一则说: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开始生产消毒洗手液,应对可能蔓延欧美的新型冠状肺炎。另一则说:制造歼—20战斗机的成都飞机研究所,马上改装了口罩生产线,并且十余天就开始了批量生产。

“这就叫应时而变,顺势而为啊。”江明红在心中念着的同时,更坚定了他一定要写好卓盐消毒液这篇文章的信心。接着,江明红顺手把报纸递给江明兵,让他也看看。然后嘱晓冬把车直接朝大英方向开去。

听说儿子要回家乡发展,何秀芳高兴得手舞足蹈,一提刀就把那只刚下蛋的大母鸡给宰了。江海山也满脸堆笑,从箱子底下取出了那瓶珍藏了三十多年都舍不得喝的茅台酒。家乡的水把儿女们浇灌成人干什么?不仅仅是希望儿女们风光有出息,还希望儿女们回报家乡啊——这是做父母的心愿。心愿即将实现,父母岂能不高兴呢?

也许是酒的原因,都凌晨一点多了,江明红还没有入睡。他把被子盖上,又浑身燥热;掀开被子,又觉得凉浸浸的。几经折腾,的确无法入眠的他翻身起床,沐着微明的天光,听着不知名字的虫子们的歌声,独自一人向郪江边走了去。

远古时期,巴蜀大地有多个国家。经过大鱼吃小鱼般的战争之后,巴族统治了四川盆地东部嘉陵江流域和川东长江一带,建立了巴国,定都重庆。蜀族则占据了四川盆地西部岷江一带,建立了蜀国,定都成都。在这两个强大的奴隶制国家中间,还生活着一些零散的氏族部落,他们分布在今大英县、三台县、中江县、乐至县和射洪县南部等广大地区,称为郪国。如今,巴蜀声名远播,繁荣昌盛,而郪国却……猛然间,一个闪现在江明红的脑际升起:生产卓盐消毒液的工厂就建在卓家庄了,郪国怎能继续落后呢?

尾声

短短二十多天时间,他们不仅满足了全县50多万人抗疫物资的需求,而且开始向成渝两地组织蔬菜、生猪和禽蛋等货源了。

忙得天昏地暗的欧阳然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

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双方一坐下来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欧阳然说:“老师那边给出了肯定回答,说我们的配方完全合理,完全可行。”

“与其他消毒液有什么不同吗?”江明兵问。

“算你问到了点子上。”骆庆说,“有三大不同点,一是对人、对环境没有负面影响,二是常温下保存时间最长,三是投资和生产成本最低。”

此刻,欧阳然提了个条件:说县里正开展扶贫攻坚活动,能否把卓盐消毒液作为扶贫项目呢?

“英雄所见略同,我正有此意啦。”江明红带头鼓起了掌,还说要成立一个“卓盐系列产品开发公司”,不仅生产卓盐消毒液,还要生产卓盐饮料、卓盐化妆品和卓盐清肺汤等。

不久,一篇以《技术扶贫,振兴家乡》为题的长篇通讯就出现在了当地的报纸上。

总编:张强

副总编:泥文

栏目主编:

常克(评论) 余璟(散文)

阿雅(诗歌) 陈邦友(诗词)

游睿(小说) 苏治银(小说)

邮箱:3063141983@qq.com

(作品+简历+生活照最好关注并附上电子联络方式)

必须没在其它微刊推出过

渝北区作家协会主办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36/37365731.html report 13103 郪江情(小说)文|莫测引子郪江,是涪江的支流,它发源于四川省中江县白象乡胡家瓦窑,流经三台县至玉峰镇,经蓬莱镇、隆盛镇和船山区桂花镇,在郪口注入涪江,再达嘉陵江。不论从长度,宽度,还是深度看,郪江都算不上什么江,最多是一条河,一条在深山峡谷随处可见的小溪河。那么,它怎么又叫郪江呢?据《隋书.地理志》等史书记载,是“因其地为郪王故国而得名。”还说是因为它经过春秋战国时期的“古郪国”,即今天三台县郪江古镇而得名。不过,去过九寨沟之后,似乎对它的含义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九寨沟那儿屁股那么大一个水凼凼都冠以“海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