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马上的骄傲!你打我的长安,我就打你的阴山

来源:王元鹅看历史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百家原创作者:王元鹅看历史

游牧民族生活的草原辽阔无垠,风吹草低,牛羊成群。在月朗星稀的晚上,躺在草地上数星星,放飞心意,抒发诗情。这里是个很适合畅游的地界,让我们在辽阔大地中感受人生渺茫,从而打开久闭的心境,感悟苍老的人生。对于过惯农耕生活的人而言,这里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但让他们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终老一生,相信他们没几个人会愿意。

因为没有足够多的水,这里的生态太单一,除了牛羊马喜欢吃的草,人类想在这里种植自己能吃、想吃的东西,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如果不掌握放牧的技术,不能弯弓搭箭,人在这里只能被活活饿死,不会有其他太多的出路。为了生存,草原民族必须掌握高超的放牧技巧。但是牧者挥着鞭子,靠双腿活动范围毕竟太小,管理的幅度也很有限,累了一天,跑上跑下,也放不了多少只牛羊。一旦贪多,超出人力控制的范围,就很容易出现丢牛羊的事故。随着草原民族人口增多,如果不想把新生出来的婴儿饿死,必须想出更好的办法,提高放牧的数量和效率。

马成为草原民族最好的帮手。从实用角度看,人骑在马上,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大活动范围,对于控制一大群只懂得傻头傻脑地低头吃草、行动起来无组织无纪律的牛羊,肯定是很方便的。一旦发现有哪只牛或羊脱离了大部队,游牧者策马扬鞭,很快就能把这只掉队的赶回来。中原人使用牲畜种地,草原上的牧者使用马放牧,其实图的就是在生产中省事、省力和高效率。

草原的牧者在使用马放牧之后,还喜欢使用弓箭涉猎食物。大家也都可以理解,整天只吃牛羊肉,谁也受不了,总要改善一下食物品种,时不时换个口味尝尝。这样有利于改善营养结构,对于人的健康很重要。当然,更重要的是能解馋。不过,草原上飞禽走兽也都各怀绝技,一般都是跑得贼快,个别的还能既跑得快,又能把自己藏得深。马不过是自然界中跑得比较快的动物之一,绝不是第一,狩猎者仅靠骑马,其实也很难抓住这些动物。而有了弓箭,也就化解了马撵不上其他动物的尴尬。

弓箭延伸了人的双臂长度,只要勤学苦练,最终在百米甚至几百米之外能将狂奔的野生动物撂倒在地。而用弓箭和草原上的肉食动物搏斗,保护自己和妻儿,进而争夺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因此,在草原上,神射手自然能控制更多的牧场和牛羊,成为草原上的富户和权力的拥有者。这种场景很像在中原地带大家都羡慕那些科举中取得好成绩的读书人一样,都是因为这些人掌握了更多的财物和更大的权力,能过上比一般人好得多的生活。在草原上每个家庭都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练习射箭,而不像中原人的孩子读书求功名。有了马,人奔跑的速度则成倍提升;有了弓箭,人捕获各类猎物的能力也成倍提升。在草原上,两者结合后,任何动物见到人也就只剩下躲的份儿了,唯恐自己成为人类的食物。

人类在草原上独霸了生存空间,但如果从人口数量和所掌握的技术这些主要的生产力指标上看,与中原相比,这里的人力还是相当弱小的。比如,从人口数量上看,草原上的人口直到成吉思汗时期,总量也还不到200万人。而在中原地区,如果不是天灾人祸,农耕方式养活的人口冲到1个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从技术上看,直到火枪成为中原人的制式武器后,草原上还是以弓箭为主,几千年过去了,士兵们拿的武器也没得到什么大的改进。尽管如此,在冷兵器盛行的时代,掌握骑射的草原民族,配上马鞍和马镫,足以让中原人惊煞得紧了。几千年来,拍马呼啸的草原骑兵始终是中原人心中挥不去的梦魇。

在冷兵器时代,人骑到马上和其他人格斗,实在是太方便了。起初,这些草原民族南下抢掠,中原人和他们对打,在武器上倒是不吃亏。但人家因为骑着马,军队运动的速度很快,在作战时,一旦发现要吃亏,调转马头撒ㄚ子就跑,中原人如果没有足够多的骑兵,仅靠双腿追骑兵,还没追上,也早已累得吐血了。而一旦发现中原人顶不住,草原骑兵则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来大量兵马,在局部战场上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如果不出意外,中原来的步兵军团被草原骑兵歼而灭之,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即使大家都拿着弓箭对射,实际上草原兵将因为长年累月练习射箭技术,他们射出的箭更远,准头更“硬”,中原人则只能头顶着盾牌或者躲在城墙后面,等人家近了再打。如果没有特别的武器,想把草原骑兵打得一蹶不振,几乎是中原人的“白日梦”。汉武帝当政后,主要业绩就是打匈奴。他使出的招数也没什么稀奇,就是学习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和李牧,训练和草原民族一样凶悍的骑兵。按照汉武帝的说法,“他们能来,我们也能去”。他派出能够熟练应用骑兵的卫青和霍去病,带着骑兵部队和草原骑兵打对攻。

在汉武帝开辟的汉匈战场上,骑兵对骑兵,煞是壮观。你打我的长安,我打你的阴山,看谁能撑到最后;你用强弓,我射硬弩,看谁的武器精良;你“飙”速度,我策马奔腾,看谁跑得快;你偷袭包抄,我奇正相合,看谁把握时机精准。草原军团顿时失去了绝对优势。那时候,中原人是相当扬眉吐气的,再也不用整天缩着脖子挨揍了。

从地理上看,汉武帝打匈奴也是很占优势的。与草原相比,长城以南除了平原,还有更多没完没了的大山沟壑和一个接一个的城池、堡垒,草原骑兵即使杀过来,在很多地方没法实施战术包抄,丧失了奇袭的可能性。在山地或丘陵,骑兵的冲击速度也很难提起来。可是大家知道,没了速度,骑兵也就没了灭人于瞬间的冲击力,一旦陷入步兵方阵,只能成为步兵的活靶子相反,一旦汉军杀过去,草原的腹地几乎毫无遮挡,汉军耍起多端的诡计,指东打西,草原骑兵也没好法子,草原民族只能落入被动挨打的痛苦境地。

如果匈奴不是逐水草而居的民族,手上的固定财产不多,即使到处流窜,没啥负担,匈奴贵族们和大量的有生力量早就被汉军给彻底消灭了。可是,即便如此,匈奴被汉军痛打了几十年,最终还是没撑住。那拨儿有骨气、不愿投降的匈奴看情势太恶劣,再赖着不走也没啥奔头了,被逼无奈,不怕万里之遥,跑到俄罗斯和欧洲找合适的地方去游牧了。而其他确实不愿意走的,也只能低眉顺眼地归了汉朝。

汉武帝时期的汉匈之战说明,草原民族在马上形成的骄傲,实际上是虚拟的,并没有那么实在。一旦把中原人惹急眼了,草原上的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以上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56/37562361.html report 4084 百家原创作者:王元鹅看历史游牧民族生活的草原辽阔无垠,风吹草低,牛羊成群。在月朗星稀的晚上,躺在草地上数星星,放飞心意,抒发诗情。这里是个很适合畅游的地界,让我们在辽阔大地中感受人生渺茫,从而打开久闭的心境,感悟苍老的人生。对于过惯农耕生活的人而言,这里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但让他们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终老一生,相信他们没几个人会愿意。因为没有足够多的水,这里的生态太单一,除了牛羊马喜欢吃的草,人类想在这里种植自己能吃、想吃的东西,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如果不掌握放牧的技术,不能弯弓搭箭,人在这里只能被活活饿死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1021884号-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