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马上的骄傲!你打我的长安,我就打你的阴山

来源:王元鹅看历史
责任编辑:张小俊
字体:

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百家原创作者:王元鹅看历史

游牧民族生活的草原辽阔无垠,风吹草低,牛羊成群。在月朗星稀的晚上,躺在草地上数星星,放飞心意,抒发诗情。这里是个很适合畅游的地界,让我们在辽阔大地中感受人生渺茫,从而打开久闭的心境,感悟苍老的人生。对于过惯农耕生活的人而言,这里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但让他们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终老一生,相信他们没几个人会愿意。

因为没有足够多的水,这里的生态太单一,除了牛羊马喜欢吃的草,人类想在这里种植自己能吃、想吃的东西,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如果不掌握放牧的技术,不能弯弓搭箭,人在这里只能被活活饿死,不会有其他太多的出路。为了生存,草原民族必须掌握高超的放牧技巧。但是牧者挥着鞭子,靠双腿活动范围毕竟太小,管理的幅度也很有限,累了一天,跑上跑下,也放不了多少只牛羊。一旦贪多,超出人力控制的范围,就很容易出现丢牛羊的事故。随着草原民族人口增多,如果不想把新生出来的婴儿饿死,必须想出更好的办法,提高放牧的数量和效率。

马成为草原民族最好的帮手。从实用角度看,人骑在马上,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大活动范围,对于控制一大群只懂得傻头傻脑地低头吃草、行动起来无组织无纪律的牛羊,肯定是很方便的。一旦发现有哪只牛或羊脱离了大部队,游牧者策马扬鞭,很快就能把这只掉队的赶回来。中原人使用牲畜种地,草原上的牧者使用马放牧,其实图的就是在生产中省事、省力和高效率。

草原的牧者在使用马放牧之后,还喜欢使用弓箭涉猎食物。大家也都可以理解,整天只吃牛羊肉,谁也受不了,总要改善一下食物品种,时不时换个口味尝尝。这样有利于改善营养结构,对于人的健康很重要。当然,更重要的是能解馋。不过,草原上飞禽走兽也都各怀绝技,一般都是跑得贼快,个别的还能既跑得快,又能把自己藏得深。马不过是自然界中跑得比较快的动物之一,绝不是第一,狩猎者仅靠骑马,其实也很难抓住这些动物。而有了弓箭,也就化解了马撵不上其他动物的尴尬。

弓箭延伸了人的双臂长度,只要勤学苦练,最终在百米甚至几百米之外能将狂奔的野生动物撂倒在地。而用弓箭和草原上的肉食动物搏斗,保护自己和妻儿,进而争夺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因此,在草原上,神射手自然能控制更多的牧场和牛羊,成为草原上的富户和权力的拥有者。这种场景很像在中原地带大家都羡慕那些科举中取得好成绩的读书人一样,都是因为这些人掌握了更多的财物和更大的权力,能过上比一般人好得多的生活。在草原上每个家庭都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练习射箭,而不像中原人的孩子读书求功名。有了马,人奔跑的速度则成倍提升;有了弓箭,人捕获各类猎物的能力也成倍提升。在草原上,两者结合后,任何动物见到人也就只剩下躲的份儿了,唯恐自己成为人类的食物。

人类在草原上独霸了生存空间,但如果从人口数量和所掌握的技术这些主要的生产力指标上看,与中原相比,这里的人力还是相当弱小的。比如,从人口数量上看,草原上的人口直到成吉思汗时期,总量也还不到200万人。而在中原地区,如果不是天灾人祸,农耕方式养活的人口冲到1个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从技术上看,直到火枪成为中原人的制式武器后,草原上还是以弓箭为主,几千年过去了,士兵们拿的武器也没得到什么大的改进。尽管如此,在冷兵器盛行的时代,掌握骑射的草原民族,配上马鞍和马镫,足以让中原人惊煞得紧了。几千年来,拍马呼啸的草原骑兵始终是中原人心中挥不去的梦魇。

在冷兵器时代,人骑到马上和其他人格斗,实在是太方便了。起初,这些草原民族南下抢掠,中原人和他们对打,在武器上倒是不吃亏。但人家因为骑着马,军队运动的速度很快,在作战时,一旦发现要吃亏,调转马头撒ㄚ子就跑,中原人如果没有足够多的骑兵,仅靠双腿追骑兵,还没追上,也早已累得吐血了。而一旦发现中原人顶不住,草原骑兵则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来大量兵马,在局部战场上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如果不出意外,中原来的步兵军团被草原骑兵歼而灭之,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即使大家都拿着弓箭对射,实际上草原兵将因为长年累月练习射箭技术,他们射出的箭更远,准头更“硬”,中原人则只能头顶着盾牌或者躲在城墙后面,等人家近了再打。如果没有特别的武器,想把草原骑兵打得一蹶不振,几乎是中原人的“白日梦”。汉武帝当政后,主要业绩就是打匈奴。他使出的招数也没什么稀奇,就是学习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和李牧,训练和草原民族一样凶悍的骑兵。按照汉武帝的说法,“他们能来,我们也能去”。他派出能够熟练应用骑兵的卫青和霍去病,带着骑兵部队和草原骑兵打对攻。

在汉武帝开辟的汉匈战场上,骑兵对骑兵,煞是壮观。你打我的长安,我打你的阴山,看谁能撑到最后;你用强弓,我射硬弩,看谁的武器精良;你“飙”速度,我策马奔腾,看谁跑得快;你偷袭包抄,我奇正相合,看谁把握时机精准。草原军团顿时失去了绝对优势。那时候,中原人是相当扬眉吐气的,再也不用整天缩着脖子挨揍了。

从地理上看,汉武帝打匈奴也是很占优势的。与草原相比,长城以南除了平原,还有更多没完没了的大山沟壑和一个接一个的城池、堡垒,草原骑兵即使杀过来,在很多地方没法实施战术包抄,丧失了奇袭的可能性。在山地或丘陵,骑兵的冲击速度也很难提起来。可是大家知道,没了速度,骑兵也就没了灭人于瞬间的冲击力,一旦陷入步兵方阵,只能成为步兵的活靶子相反,一旦汉军杀过去,草原的腹地几乎毫无遮挡,汉军耍起多端的诡计,指东打西,草原骑兵也没好法子,草原民族只能落入被动挨打的痛苦境地。

如果匈奴不是逐水草而居的民族,手上的固定财产不多,即使到处流窜,没啥负担,匈奴贵族们和大量的有生力量早就被汉军给彻底消灭了。可是,即便如此,匈奴被汉军痛打了几十年,最终还是没撑住。那拨儿有骨气、不愿投降的匈奴看情势太恶劣,再赖着不走也没啥奔头了,被逼无奈,不怕万里之遥,跑到俄罗斯和欧洲找合适的地方去游牧了。而其他确实不愿意走的,也只能低眉顺眼地归了汉朝。

汉武帝时期的汉匈之战说明,草原民族在马上形成的骄傲,实际上是虚拟的,并没有那么实在。一旦把中原人惹急眼了,草原上的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以上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木条或竹条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431363032厕筹又称厕简、厕辙和搅屎棍,是指大便后用来拭秽的木条或竹条,这种厕筹上个世纪还在中国和日本的部分地区使用。近来日本考古发现了许多古代厕所,1992年在奈良县高殿町发掘藤原京遗址过程中,发现了被称为“日本最古老的厕所”遗迹,厕所遗迹出在7世纪末的藤原京右京七条一坊建筑遗址的外侧,“厕坑中出土筹木150余根”。类似的厕筹还在福冈市发掘的大约公元720~730年间的鸿胪馆厕所遗址中发现。时间在11- 12世纪的岩手县平泉町的柳之御所遗址也出土了大量厕筹,其规格平均长24、宽0.5-0.8、厚0.5厘米。唐宋间,中日交往密切,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对日本影响很深,因此日本的这些考古发现对推论唐宋时期中国人的拭秽工具很有参考价值。扩展资料汉代厕所已经分男女古代厕所,很多时候男女共用,只讲“先来后到”。但从现代考古出土物来推断,至迟在汉代,厕所已分男女。在陕西汉中市汉台区,曾出土西汉末年王莽时期的“绿釉陶厕”。这座陶厕有房顶,山墙一侧开有两个门,厕所里有墙分隔,门外亦有一道短墙,区分男厕与女厕。考古中还发现将男厕与女厕分开的设计。中国农业博物馆的藏品中,有件汉代陶厕,猪圈两边各建一个厕所,应分别为男厕与女厕。但古代的女厕位不会多于男厕位。这是古代女性外出活动少,社会活跃程度低的反映。现在北京计划男女厕位按1:2来设计,说明女性的社会角色已经“翻身”了。对厕所的数量,古人按口比例考虑。明戚继光《练兵实纪》是这样记述军厕的:“每马军一旗(每旗辖三到五个队,每队11人),每车兵二车(每车24人),各开厕坑一个。”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厕筹参考资料来源:人民网-古代的公厕什么样?探寻中国公厕的发展史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古代没有卫生纸,即便后面有了造纸术,纸贵如油也不舍得用,那么古人是用什么擦屁股的?, 厕筹又称厕简,简单的说,就是大便后用来拭秽的木条或e69da5e887aa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37393030竹条。这种厕筹上个世纪还在中国和日本的部分地区使用。   近来日本考古发现了许多古代厕所,1992年在奈良县高殿町发掘藤原京遗址过程中,发现了被称为“日本最古老的厕所”遗迹,厕所遗迹出在7世纪末的藤原京右京七条一坊建筑遗址的外侧,“厕坑中出土筹木150余根”。类似的厕筹还在福冈市发掘的大约公元720~730年间的鸿胪馆厕所遗址中发现。时间在11- 12世纪的岩手县平泉町的柳之御所遗址也出土了大量厕筹,其   规格“平均长24、宽0.5-0.8、厚0.5厘米”[2]。唐宋间,中日交往密切,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对日本影响很深,因此日本的这些考古发现对推论唐宋时期中国人的拭秽工具很有参考价值。   除了考古实物佐证外,唐宋间使用厕筹的记载也多见于史籍,宋马令《南唐书.浮屠传》:“后主与周后顶僧伽帽,披袈裟,课诵佛经,跪拜顿颡,至为瘤赘。亲削僧徒厕简,试之以颊,少有芒剌,则再加修治。”《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七记载,韩滉任镇海节度使,运送大量物资至关中,其中就有厕筹:“则资装器用已充舟中矣,下至厕筹,滉皆手笔记列,无不周备。”   唐代高僧道宣所述《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上厕法第十四记载了僧人的日常规范,其中上厕法要求僧人“常具厕筹,不得失阙”,并明文规定:“不得用文字故纸”。这个记载证明了唐朝时代的僧人用厕筹拭秽,同时很有意思的是禁止用“文字故纸”拭秽,既然禁止,那么现实生活中一定有人这样做,不然何来禁止呢?   唐宋之间,纸已经不仅仅用于写字,而且用作日用和焚烧祭鬼神。宋人《爱日斋丛钞》记载“南齐废帝好鬼神,常剪纸为钱,以代束帛,而有纸钱”;《唐书》王屿传:“汉以来葬者皆有瘗钱,祷神而用纸钱,则自王屿始”;唐以后焚烧纸钱记载开始在史料中频频出现。又《天工开物》记载:“盛唐时鬼神事繁,以纸钱代焚帛,北方用切条名曰板纸。故造此者名曰火纸......此纸十七供冥烧,十三供日用,其最粗而厚者名曰包裹纸,则竹麻和宿田晚稻稿所为也”。既然出现了日用的纸,那么,人们用它拭秽也是顺理成章了。   魏晋南北朝--厕筹时代   唐之前,已有使用厕筹的记载,但未见有用纸拭秽之证据。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记载北齐皇帝高洋“虽以杨愔为宰相,使进厕筹,以马鞭鞭其背,流血浃袍。”   文献指引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记载北齐皇帝高洋“虽以杨愔为宰相,使进厕筹,以马鞭鞭其背,流血浃袍。”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厕筹】(物名)竺人以小木竹片拭粪,一名厕筹,又名厕橛。   鲁迅《古小说钩沉》辑东晋裴启佚书《语林》记载“刘寔诣石崇,如厕,见有绛纱帐大床,茵蓐甚丽,两婢持锦香囊,寔遽反走,即谓崇曰:乃误入卿室内,崇曰:是厕耳,寔更往,向乃守厕婢,所进锦囊,实筹”   唐朝僧人道世所著《法苑珠林》卷第十三之“感应录”记载:“吴时于建邺后园平地。获金像一躯。讨其本缘。谓是周初育王所造。镇于江府也。何以知然。自秦汉魏未有佛法南达。何得有像埋瘗于地。孙皓得之。素未有信。不甚尊重。置于厕处令执屏筹。”   用厕筹之法疑随佛教而传入中国。在早期的佛教诸律中,记载了释迦牟尼指导众比丘使用厕筹的事情,如毗尼母经卷第六:尔时世尊在王舍城,有一比丘,婆罗门种姓。净多污,上厕时以筹草刮下道,刮不已便伤破之,破已颜色不悦。诸比丘问言:“汝何以颜色憔悴为何患苦”?即答言:“我上厕时恶此不净,用筹重刮即自伤体,是故不乐”。针对这种情况,释迦牟尼佛说:“起止已竟,用筹净刮令净。若无筹不得壁上拭令净,不得厕板梁栿上拭令净,不得用石,不得用青草,土块软木皮软叶奇木皆不得用;所应用者,木竹苇作筹。度量法,极长者一磔,短者四指。已用者不得振令污净者,不得着净筹中。是名上厕用厕筹法。”本草纲目   厕筹《拾遗》   【主治】难产,及霍乱身冷转筋,于床下烧取热气彻上,亦主中恶鬼气。此物最微,其功可录。藏器。   【附方】新二。   小儿惊窜两眼看地不上者,皂角烧灰,以童尿浸刮屎柴竹,用火烘干,为末,贴其囟门,即苏。王氏《小儿方》。   小儿齿迟正旦,取尿坑中竹木刮涂之,即生。《圣惠》,100万年前之所以被称为石器时代,不仅是因为那时的人们,用石头做出了各种工具,而且还开始了用石头擦拭屁股的新篇章。他们发明火的同时也发明了痔疮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56/37562361.html report 7031 百家原创作者:王元鹅看历史游牧民族生活的草原辽阔无垠,风吹草低,牛羊成群。在月朗星稀的晚上,躺在草地上数星星,放飞心意,抒发诗情。这里是个很适合畅游的地界,让我们在辽阔大地中感受人生渺茫,从而打开久闭的心境,感悟苍老的人生。对于过惯农耕生活的人而言,这里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但让他们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终老一生,相信他们没几个人会愿意。因为没有足够多的水,这里的生态太单一,除了牛羊马喜欢吃的草,人类想在这里种植自己能吃、想吃的东西,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如果不掌握放牧的技术,不能弯弓搭箭,人在这里只能被活活饿死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