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楚七国之乱和八王之乱有何异同?背后都是新旧制度的激烈交锋!

来源:东西南北一壶酒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吴楚七国之乱是西汉时期规模最大的一次诸侯e68a84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366306531王国的叛乱,究其性质,则是地方割据与中央集权的斗争。在楚汉战争中,刘邦为了集中力量击溃强大的项羽势力,被迫分封了一批异姓诸侯王。刘邦称帝后,共有异姓王七人,即楚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赵王张敖、韩王信、燕王臧荼、长沙王吴芮。异姓诸王据有关东广大地区,拥兵自重,专制一方,成为统一的隐患。为巩固汉朝的统治,刘邦采取果断措施,逐一铲除异姓诸王,他先后消灭了韩信等六个诸侯王。只有长沙王由于其封国僻远,又处于汉与南越的中间地带,可以起缓冲作用,所以直到文帝时才由于无后而国除。在消灭异姓诸侯王的同时,刘邦以“海内新定,同姓寡少,惩戒亡秦孤立之败,于是割裂疆土,立二等之爵。功臣侯者,百有余邑;尊王子弟,大启九国”。诸侯王国封域范围十分广大,辖地共达三十九郡,约当于战国后期的关东六国故地,其中“大者夸州兼郡,连城数十”。而当时中央直辖领地则“独有三河、东郡、颍川、南阳,自江陵以西至蜀,北自云中至陇西,与内史凡十五郡,而公主、列侯颇食邑其中”。中央辖郡范围,约当于战国后期的秦国。其东、南、北三面,均为诸侯王国封域,形成“诸侯比境,周匝三垂”之势,依旧是树弱枝强的局面。为了控制诸侯王国,汉政府规定中央派太傅辅王,派丞相统王国众事;诸侯王必须用“汉法”,不得擅为法令;没有皇帝的虎符、诏书,诸侯王不得擅自发兵;不经皇帝准许,诸侯王不得擅自赐爵、赦死罪。但是王国得自置御史大夫以下官吏,自征租赋,自铸货币,自行纪年,实际上仍然处于半独立状态。刘邦分封同姓诸侯王,原为巩固中央,欲以血缘关系作为政治支柱。但分封早已成为一种落后的政治制度,结果适得其反。公元前195年,刘邦死,子刘盈即位,是为惠帝。惠帝懦弱不喜权术,大权操纵在他母亲吕后手中。吕后一面打击、铲除刘氏诸侯王,一面分封诸吕及亲吕势力为王。至吕后八年(前180)吕后死前,诸侯王国一变而为十四国,原刘姓王国仅存齐、楚、代、淮南、吴五国,其他九国,除吴氏长沙国外,均为吕氏集团所据有。吕氏死后,以周勃、陈平为首的兀老大臣用计夺得兵权,与朱虚侯刘章(齐王襄之弟)共诛吕氏一族。诸吕势力被消灭后,陈平、周勃密迎代王刘恒入继大统,是为文帝。刘恒为高祖刘邦中子,惠帝之异母弟,即位之年,才二十四岁。文帝即位之初,诸吕虽诛,但他以藩王人承帝统,威信未立,羽翼未丰,而刘氏诸王则已屡代藩封,基础已固,他们据有“跨州兼郡,连城数十”的广大国土,自置丞相以外的官吏,掌握着地方财政、军事大权。又以新诛诸吕,气焰万丈。但文帝为人谨慎而有谋略,他即位后,对诸王采取优容政策:如吴王濞称病不朝而仍赐以几杖,淮南王长骄蹇,击杀审食其而仍赦其无罪。可见当时中央政权之衰微,而诸侯王则愈益骄纵。他们擅改法令,自置官属,各据一方,目无天子。如吴王濞“招致天下亡命者,盗铸钱,东煮海水为盐”。他占有五十余城,并宣布吴国“百姓无赋”,引诱西汉政府直辖区的农民投到吴国,以增加王国的劳动力。文帝同父异母弟淮南王刘长也采取同一办法,招引许多西汉政府直辖区的农民和逃亡罪犯,“为治家室,赐与财物爵禄田宅,爵或至关内侯,奉以二千石所不当得”。甚至“废先帝法,不听天子诏,居处无度,为黄屋盖儗天子,擅为法令,不用汉法”,成为独立王国。诸侯王国的势力日益强大,对朝廷态度也异常傲慢,甚至乘隙举兵叛乱。朱虚侯刘章和东牟侯刘兴居虽有反吕之功,但他们曾有拥戴齐王将间为帝的谋划,所以文帝对他们没有以大国作为封赏,只是让他们各自分割齐国一郡,受封为城阳王和济北王。城阳王刘章不久死去。济北王兴居于文帝三年(前177)乘文帝亲自出击匈奴之际,发兵叛乱,进攻荥阳,事败自杀。文帝六年(前174),最为骄恣的淮南王刘长遣人与棘蒲侯太子柴奇密谋在谷口(今西安市北)举兵反叛,失败后,被废徙蜀,死于道中。其他诸侯王也积聚力量,相机而动。当西汉政权受到同姓王势力严重威胁时,朝廷中出现一些力主加强皇权的政论家,其中最著名的是贾谊和晁错。贾谊(前201—前168),河南洛阳人,二十余岁即被文帝擢为太中大夫。他具有很高的文化素养和敏锐的政治见解,曾对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提出深刻的建议。他的建议和主张大都包括在上给文帝的《陈政事疏》(即《治安策》)中。他在疏中尽情极致地向皇帝指出诸侯王的专横说:“今或亲弟谋为东帝(指淮南王刘长),亲兄之子西向而击(指济北王兴居欲西袭荥阳),今吴又见告(被人告发)矣。天子春秋鼎盛,行义未过,德泽有加焉,犹尚如是,况莫大(最大)诸侯,权力且十此者乎!然而天下少安,何也?大国之王幼弱未壮,汉之所置傅相方握其事。数年之后,诸侯之王大抵皆冠,血气方刚,汉之傅相称病而赐罢,彼自丞尉以上偏置私人,如此,有异淮南、济北之为邪!”因此,贾谊极力主张加强中央集权。他认为,当时最严重的问题是诸侯王势力的存在。他说:“天下之势,方病大疸(肿),一胫之大几如要(腰),一指之大几如股,平居不可屈信(伸)。”指出这种本末倒置、尾大不掉的情形,是最可痛心的事,必须立即扭转,否则必成痼疾,难以为治。他向文帝建议:“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力小则易使以义,国小则无邪心,”最后达到“辐辏并进归命天子。文帝十二年(前168),贾谊因怀才不遇而死,但他的《治安策》毕竟使文帝受到影响。文帝十六年(前164),分齐国之地为七国,分淮南国之地为三国,实际上就是贾谊“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政治方案之实现。继贾谊之后,与贾谊持相同见解的有晁错。晁错(前200—前154),颍川(今河南禹县)人,年少时学法令,义从伏生受《尚书》,为文帝太子舍人。他屡次向文帝建议削夺诸王的封土。景帝即位后,晁错被任命为御史大夫。其时诸侯王愈益骄横,渐至目无法纪,晁错建“削藩之策”。他明确指出:诸侯王势力日益强大,“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急,祸小;不削,反迟,祸大”。景帝三年(前154),用晁错之策,削楚王东海郡,削赵王常山郡,削胶西王六县,以次削夺。景帝的削藩,引起诸侯王的震恐。当“汉廷臣方议削吴”时,“吴王恐削地无已,因以此发谋,故举事”。吴王濞先后与楚王戊、胶西王印、胶东王雄渠、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赵王遂等串通,于公元前154年正月同时起兵。原来参与策划的诸王中,齐王将闾临时背约城守,济北王志和淮南王安都为国内亲汉势力所阻,未得起兵。实际起兵的只有七国,史称“吴楚七国之乱”。在七王中,吴王濞年六十二,是宗室元老,也是晁错所议削藩的主要对象。他致书诸侯王,声称起兵目的是为了诛“贼臣”晁错,恢复王国故地,安刘氏社稷。在刘濞的影响和策划下爆,发的这次叛乱,遍及整个关东地区,形成东方诸王“合纵”攻汉的形势,震动很大。吴国始受封于高帝十三年(前195)。前一年,异姓王英布因谋反,为高祖击杀于吴越,时刘濞年仅二十,曾以骑将从征。刘邦认为东南之地与汉廷悬隔,非壮士无以镇之,而高祖亲子均年少,乃封兄子刘濞为吴王,王三郡五十三城。吴国的鄣郡(辖今江苏西南、皖南、浙北之地)产铜,滨海地区产盐,吴王濞“招致天下亡命者”从事铸钱、煮《盐,收其利以足国用。吴国由于经济富饶,境内不征赋税,不愿亲服徭役的更卒,可以出钱由政府雇人代役,王国按照“平价”付给受雇者佣值,因而得到百姓的支持。经过三十余年的经营,吴国积累了大量财富,经济实力十分雄厚。七国之乱,吴为谋主,与它的经济优势有很大关系。再有,文帝时,吴国太子入朝长安,由于博弈争执,为汉太子刘启(即后来的景帝)以博局击杀,引起吴王刘濞的怨恨,自此二十多年称病不朝。文帝初立,只得赐几杖以示优容,此后刘濞愈益骄横,失藩臣礼,以致举兵叛乱。如何对待吴楚叛乱,西汉朝廷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晁错力主以武力平叛。建议景帝亲自领兵出征,并积极筹划军备供应。曾经接受吴王刘濞财货的吴相爱盎则坚决反对,他阴谋离间晁错与景帝的关系,说诸王无非因晁错主张削藩而反,“方今计,独有斩错,发使赦吴楚七国,复其故地,则兵可毋血刃而俱罢”。在爱盎的蛊惑下,景帝被迫错杀了晁错。但七国志在推翻汉中央政府,谋取最高领导权,是以晁错虽诛,而七国之兵不解。景帝至此开始醒悟,决定任命周亚夫为太尉,统率三十六将军东击吴楚;另派曲周侯郦寄击赵;将军栾布击齐;并以窦婴为大将军屯于荥阳,监督进攻齐、赵的军队。七国反后,吴楚合兵西进,梁首当其冲,成为叛军进攻的第一个目标。梁能否抵挡住吴楚的进攻,关系着战争的全局。指挥主要战场作战的周亚夫,是一个熟习韬略的将军。他过去屯军细柳(今陕西咸阳市西南)防备匈奴时,曾因治军严谨,受到文帝的称赞。文帝临终时嘱咐景帝:“即有缓急,周亚夫真可任将兵。”所以当七国举兵反叛时,景帝命他担负进击吴楚联军的重任。周亚夫受命太尉,出发前曾向景帝报告作战方案说:“楚兵剽轻(剽悍轻捷),难与争锋。愿以梁委之(拖住它),绝其粮道,乃可制。”周亚夫很明白,此计施行,必然会结怨于梁王(景帝之弟),故先请示景帝。经景帝批准,亚夫即大胆地按计划实行。周亚夫率军从长安出发,准备会师洛阳。当行经霸上(在长安东)时,赵涉拦马向亚夫建策说:“吴王素富,怀辑(集)死士久矣。此知将军且行,必置问人于觳(山)渑(池)隘狭之间。且兵事尚神秘,将军何不从此右去,走蓝田,出武关,抵洛阳!间(迂回)不过差一二日,直入武库(洛阳有武库),击鸣鼓。诸侯闻之,以为将军从天而下也。”于是周亚夫立即改变行军路线,迅速由蓝田出武关,经南阳到达洛阳,并派兵抢先占领了荥阳要地,据有武库和敖仓之粟。由于第一步计划的顺利实施,周亚夫高兴地说:“吾据荥阳,荥阳以东无足忧者。”周亚夫到洛阳后,为了保障潼关、洛阳间的交通补给线和后方的安全,立即派兵清除了觳、渑问的吴楚伏兵。军到淮阳,又向绛侯(周勃)故客邓都尉问 计。邓都尉建议说:“吴兵锐甚,难与争锋,楚兵轻,不能久。方今为将军计,莫若兵东北壁昌邑(今山东金乡西北),以梁委吴,吴必尽攻之。将军深沟高垒。使轻兵绝淮泗口(今江苏淮阴县西泅水入淮之口,又名清口),塞吴饷道。彼吴梁相敝而粮食竭,乃以全强制其疲极,破臭必矣。”由于邓都尉的意见与周亚夫的作战计划不谋而合,更加坚定了周夫亚实施原订方案的决心。吴楚方面,吴王出兵之前,大将军田禄伯建议:“兵屯聚(集中一路)而西,无他奇道,难以立功。臣愿得五万人,别循江淮而上,收淮南,长沙,入武关,与大王会,此亦一奇也。”吴王太子谏阻说:“王以反为名,此兵(兵权)难以借入,入亦反王,奈何。”刘濞因而未采纳田禄伯奇正并用之策。吴国青年将领桓将军向刘濞建议说:“吴多步兵,步兵利险;汉多车骑,车骑利平地。愿大王所过城不下,直去,疾西据洛阳武库,食敖仓粟,阻山河之险以令诸侯,虽无入关,蚕下固已定矣。大王徐行,留下(攻打)城邑,汉军车骑至,驰人梁楚之郊,事败矣。”吴王以此问吴老将,老将皆认为,年轻人只能冲锋陷阵,安知大计。于是吴王又拒绝采纳桓将军避短用长、速据中原战略要地的建议。汉景帝前三年(前154)正月,吴王濞亲率十二万大军从广陵出发北渡淮河,会合楚兵。他一方面派周丘乘夜袭占下邳(今江苏邳县)向北略取城邑;一面发书遍告诸侯:声称起兵的在于诛杀晁错,以清君侧,并宣扬吴国声威,说吴国地方三千里,拥有精兵五十万,还有南越兵三十万人听从调遣。刘濞部署进军路线:长沙王子“定长沙以北,西走蜀、汉中”;南越、楚王、淮南三王,“与寡人西面”;齐诸东越人诱杀吴王濞,献其首级于汉。楚王戊军败自杀。吴楚叛乱起于正月,三月吴楚两军首先败亡,七国之乱基本平定。当吴楚联军向梁进攻之际,胶东、胶西、济南、淄川、赵等王国亦同时举兵西向。由于齐王将闾临时背约,据城自守,胶西等王国军乃围攻齐都临淄,三月不能下,从而为汉军从容集中兵力提供了时间。当栾布率军到达齐地时,胶西、胶东、淄川、济南等国军队,在兵疲意沮的情况下,全被击破。胶西王自杀,其余各王均伏诛。齐王将闾为汉城守有功,但是他曾拟夺取帝位,还参与过七国之乱的策划,特别是在临淄被围困时,又与胶西王等通谋,因此不能见容于汉,当他听说栾布将移兵伐齐时,畏罪自杀。赵王刘遂。在河北暗结匈奴,并集结兵力于西境,欲待吴楚军破梁以后,并力西攻长安。但当郦寄军向他进攻时,赵军立即退保邯郸,负隅固守,汉军久攻邯郸不下。匈奴闻吴楚兵败,不肯发兵助赵。栾布在击灭胶西等四国后,还军与郦寄共同引水灌邯郸城,赵王于城破后自杀。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的战争至此全部结束。七国之乱既平,景帝“感吴楚之难,始抑损诸侯王。景帝中五年(前145),下令改革诸侯王国官制,令诸侯不得复治国,天子为置吏”。剥夺诸侯王的治民权,以削弱王国的分权势力。同时在经济上,取消“高祖时诸侯皆赋”的特权,改为“诸侯独得食租税”,使其不再具有与中央相对抗的物质条件。从此以后,地方割据的局面,遂告结束,中央集权日益高涨,西汉的政权开始走向新的发展阶段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中国历史上有着数不清的权利斗争,在帝王之家,这种斗争尤甚,毕竟谁都抵挡不住那种绝对权利的诱惑。在中国的“权利游戏”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吴楚七国之乱和八王之乱,那么二者究竟为何产生?

七国之乱是发生在中国西汉景帝时期的一次诸侯国叛乱。汉景帝即位后,御史大夫晁错提议削弱诸侯王势力、加强中央集权。景帝三年(前154),汉景帝采用晁错的《削藩策》,先后下诏削夺楚、赵等诸侯国的封地。这时吴王刘濞就联合楚王刘戊、赵王刘遂

一、知识简介

吴楚七国之乱,我们首先要清楚,这次大叛乱,是以刘邦之侄吴王刘濞为首,共七位同姓诸侯王参与的,分别是吴王刘濞、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和胶东王刘雄渠。 其实仔细看这场叛乱,还是因为时任皇帝汉景帝,

(一)吴楚七国之乱

吴楚七国之乱 发生在汉景帝三年(前154)的一次诸侯王国的叛乱。参与叛乱的七国的国王是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西王英胶东王雄渠。吴王濞为这次叛乱的主谋。七王的血统关系如下: 七国之乱的根源,是强大的王国势力与

时间:公元前154年

西汉初期,刘姓诸侯王的势力渐渐强大,一些有识之士深感担忧,建议对这种势力加以控制。文帝的时候,贾谊就提出把大的诸侯国变成几个小的,以削弱其面积及实力。景帝的时候,御史大夫晁错又提出削藩的建议,即削夺诸侯的封地。他指出:“今削之亦

朝代:西汉

原因:刘邦建国之初大量分封诸侯王,导致景帝时期地方诸侯势力尾大不掉,遂采用晁错的《削藩策》开始削弱诸侯,吴王、楚王为主的七个封国诸侯公开反叛。

吴楚七国之乱 发生在汉景帝三年(前154)的一次诸侯王国的叛乱。参与叛乱的七国的国王是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西王英胶东王雄渠。吴王濞为这次叛乱的主谋。七王的血统关系如下: 七国之乱的根源,是强大的王国势力与

结果:周亚夫领导有方,七国之乱迅速被平定,西汉中央集权加强。

(二)八王之乱

时间:公元291年,公元299-306年

朝代:西晋

原因:司马炎篡魏之后大肆分封,不少王室子弟成了地方封国之主。惠帝时期,皇后贾南风为了掌权,暗地勾结诸侯王意欲铲除杨氏外戚,后激起了皇室长达数年的权利斗争。

结果:晋惠帝被毒杀,晋怀帝继位,西晋国力受损严重,正值五胡侵入,却无力镇压,最终西晋灭亡。

二、叛乱根源

(一)吴楚七国之乱

吴楚七国之乱 发生在汉景帝三年(前154)的一次诸侯王国的叛乱。参与叛乱的七国的国王是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西王英胶东王雄渠。吴王濞为这次叛乱的主谋。七王的血统关系如下: 七国之乱的根源,是强大的王国势力与

吴楚七国之乱以及八王之乱的爆发,诞生的原因可以说都是为了争夺权力,但是真正叛乱的源头,仍然是制度。

我们大家都很清楚,汉高祖刘邦建立西汉的时候采取的是郡国并行的制度。也就是说西汉的地盘一部分分封给诸侯,剩下的由中央亲领。

刘邦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后期有人叛乱,这样在外的诸侯可以清君侧,作为一支外援帮助皇帝,甚至为此还煞有介事的搞了一个“白马誓言”,“非刘姓而王者,共天下击之”。毕竟强秦的覆灭着实让中央集权制度受到了打击。

但是,想法往往是好的,实际执行起来却又是另一种情况。作为一方诸侯,可以说是要钱有钱,要地有地,甚至要军队有军队,一切造反的基础都具备了。如此情况,试想谁又能甘愿久居他人之下?于是借着削藩策的推进,地方诸侯就反叛了。

好在西汉还是有不少人才的,虽然封国制度着实是反叛的温床,但是也不是每个诸侯都愿意反叛,比如说梁王。加上将军周亚夫确实善战,声势浩大的叛乱,短短三个月即告平定。

其后对于分封的诸侯又是逐一削弱,更多土地人口直接归中央掌握,甚至可以说,汉武帝之所以能打匈奴反击战,基础可追于此。

(二)八王之乱

同样是皇族反叛,八王之乱却和吴楚七国之乱大大不同。

司马氏得国之后,认为曹魏灭亡竟然是没有分封宗室导致的,因此大力推行分封,认为这样就可以永保权利之手操持于己。但是,这却给叛乱埋下了最深的伏笔。

西晋之初,司马炎虽然基本无所作为,但是起码不傻不二,中央控制力虽然不是强有力,但是地方诸侯也算老实。但是这之后二愣子司马衷竟然坐上了皇帝宝座,于是引起了很多人的不忿。

由于司马衷本人脑子不够用,加上官员大多欺君罔上,所以干脆实行无为而治,甚至因为蒙蔽还说出了一句“何不食肉糜”的天下大话。其新娶的贾南风,更是女性中的吕雉,对于权力有一种极端的迷恋。

于是,贾南风就秘密联络汝南王,想要让他除掉现在的外戚杨姓势力。不过汝南王并不傻,而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楚王,楚王年轻气盛,早就看不惯这个痴线皇帝,遂带兵进入洛阳,端了杨骏一伙。之后,汝南王和卫瓘掌实权,皇后贾南风很不满。又开始了妇人专能的挑唆本领,命令楚王杀汝南王和卫瓘,之后又罗织罪名杀楚王。到此,贾南风算是扫除了周遭政敌,开始了其专权之路。

到这里,其实西晋内部算是平静了一段时间,但是299年贾南风又暗送枕边风,让皇帝司马衷废除太子。这事传出去,立刻引起朝野震荡,西晋烽烟再起,宗室诸王纷纷起兵。

这次的叛乱声势远超第一次,时间更是持续了7年之久。你杀我,他杀你,互相杀来杀去,天子更是成为以令不臣的大旗在各诸侯手中传来传去。

最后甚至觉得皇帝太废物,干脆毒杀重新换一个(是不是很像董卓废刘辩立刘协?)。好在登基后的司马炽十分有手腕,勉强收拾了残局,结束了动荡的局面。

但是西晋这次斗争损国力太甚,实际上没有一个赢家,因为之后不久,五胡乱华就开始了,西晋也因此灭亡。

三、后世反思

其实对于中央集权和地方分权究竟应该如何,在世界历史上都可以说是极其棘手的一大难题。

西晋之后大一统的隋唐仍有地方藩镇作乱,宋朝制度最全但是却无法抵御外患,明朝还有靖难之役这种地方藩王成功反叛的事件,大清朝和宋朝相仿,制度严苛而无御敌之力。

来到近代,世界第一霸权强国,美利坚,仍然存在中央政府和地方州之间的矛盾。

可见,中央和地方,这两对矛盾,尚需要用智慧去悉心打磨。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宗室这个词汇经过历代演化e68a84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3653964,从最初的同宗之人的表述,慢慢变成对于皇族的特称,通常以与皇帝的父系血缘亲疏关系来确定是否列入宗室之列。正因如此,宗室也成为皇权最为亲密的力量。但是,皇权以宗室为基业,皇帝却不敢过于依赖宗室,原因就是对于皇帝来说,宗室亲族同样具有皇位继承权,权力膨胀的宗室甚至可以直接架空皇帝,逼迫“内禅”。因此,历朝历代在对于宗室问题上都是谨慎异常。公元前202年二月,刘邦在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等各路诸侯的联合劝进中登上帝位,建立汉朝,史称西汉。对于刘邦而言,作为开国君主,也是史上第一个出身平民阶层的皇帝,就其个人而言,如此功绩足以让他志得意满。但是从秦末乱世走出的他,比任何人都懂得天下纷乱的恐怖。刘邦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击败项羽,其实就在于极大的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曾经呼啸天下的各路诸侯既然能够帮助自己会战垓下,逼死项羽,那么也绝对有能力逼死自己。因此,在西汉刚开始建立之时,对于功臣刘邦以封赏为主,他采取“郡国制”,即郡县和封国并存,在中央实行与秦朝相同的三公制,地方实行分封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刘邦此时虽然登基称帝,只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除了汉朝直接统治区以及侯国之外,皇帝的命令并无足够权威。此时的汉王朝刚刚建立,社会经济凋敝,统治秩序尚待重建,面对这种情况,刘邦无法立马着手消除隐患,只能对诸侯王封地进行了部分调整,将这些异姓诸侯王从膏腴之地徙封到偏远地区,比如将齐王韩信封为楚王,希望用这种逐步改良的方式暂时维持稳定。经济力量缓慢回升,刘邦开始向异姓诸侯王们举起了屠刀。经过数年,终于将全部威胁尽数拔出,只剩下势力弱小又懂得明哲保身的长沙国吴氏延续了五代,而张氏赵国虽然同样实力弱小,却被刘邦借口夺了封国,贬为宣平侯。就这样,刘邦在剪除异姓诸侯王的同时,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依照当时的条件,中央王朝对于偏远地区的辐射能力较弱,因此分封制在此时仍旧拥有现实意义。而且,对于刘邦而言,“秦失其鹿,天下共逐”的历史教训让他时刻不敢忘记,除了后人总结的秦朝奉行严刑峻法的亡国原因之外,刘邦认为秦朝没有分封宗室,导致皇权势弱也是秦朝覆灭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历史与现实的双重压力之下,刘邦分封宗室子弟为王,让他们在异姓诸侯的废墟之上建立忠于刘氏皇权的统治。在刘邦的宗室政策之下,以刘肥为齐王、刘长为淮南王、刘建为燕王、刘如意为赵王、刘恢为梁王、刘恒为代王、刘友为淮阳王、刘邦四弟刘交为楚王,侄子刘濞为吴王等等,建立了刘氏诸侯国统治体系。在刘邦的设想中,这些诸侯王平时可以为皇帝镇守疆土,而在国家发生危难之时,又是皇帝手中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56/37562624.html report 10445 中国历史上有着数不清的权利斗争,在帝王之家,这种斗争尤甚,毕竟谁都抵挡不住那种绝对权利的诱惑。在中国的“权利游戏”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吴楚七国之乱和八王之乱,那么二者究竟为何产生?一、知识简介(一)吴楚七国之乱时间:公元前154年朝代:西汉原因:刘邦建国之初大量分封诸侯王,导致景帝时期地方诸侯势力尾大不掉,遂采用晁错的《削藩策》开始削弱诸侯,吴王、楚王为主的七个封国诸侯公开反叛。结果:周亚夫领导有方,七国之乱迅速被平定,西汉中央集权加强。(二)八王之乱时间:公元291年,公元299-306年朝代:西晋原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