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为何会出现吴楚七国之乱?刘邦预测到过,但,没当真!

来源:笔挥江山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宗室e68a84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433653964这个词汇经过历代演化,从最初的同宗之人的表述,慢慢变成对于皇族的特称,通常以与皇帝的父系血缘亲疏关系来确定是否列入宗室之列。正因如此,宗室也成为皇权最为亲密的力量。但是,皇权以宗室为基业,皇帝却不敢过于依赖宗室,原因就是对于皇帝来说,宗室亲族同样具有皇位继承权,权力膨胀的宗室甚至可以直接架空皇帝,逼迫“内禅”。因此,历朝历代在对于宗室问题上都是谨慎异常。公元前202年二月,刘邦在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等各路诸侯的联合劝进中登上帝位,建立汉朝,史称西汉。对于刘邦而言,作为开国君主,也是史上第一个出身平民阶层的皇帝,就其个人而言,如此功绩足以让他志得意满。但是从秦末乱世走出的他,比任何人都懂得天下纷乱的恐怖。刘邦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击败项羽,其实就在于极大的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曾经呼啸天下的各路诸侯既然能够帮助自己会战垓下,逼死项羽,那么也绝对有能力逼死自己。因此,在西汉刚开始建立之时,对于功臣刘邦以封赏为主,他采取“郡国制”,即郡县和封国并存,在中央实行与秦朝相同的三公制,地方实行分封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刘邦此时虽然登基称帝,只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除了汉朝直接统治区以及侯国之外,皇帝的命令并无足够权威。此时的汉王朝刚刚建立,社会经济凋敝,统治秩序尚待重建,面对这种情况,刘邦无法立马着手消除隐患,只能对诸侯王封地进行了部分调整,将这些异姓诸侯王从膏腴之地徙封到偏远地区,比如将齐王韩信封为楚王,希望用这种逐步改良的方式暂时维持稳定。经济力量缓慢回升,刘邦开始向异姓诸侯王们举起了屠刀。经过数年,终于将全部威胁尽数拔出,只剩下势力弱小又懂得明哲保身的长沙国吴氏延续了五代,而张氏赵国虽然同样实力弱小,却被刘邦借口夺了封国,贬为宣平侯。就这样,刘邦在剪除异姓诸侯王的同时,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依照当时的条件,中央王朝对于偏远地区的辐射能力较弱,因此分封制在此时仍旧拥有现实意义。而且,对于刘邦而言,“秦失其鹿,天下共逐”的历史教训让他时刻不敢忘记,除了后人总结的秦朝奉行严刑峻法的亡国原因之外,刘邦认为秦朝没有分封宗室,导致皇权势弱也是秦朝覆灭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历史与现实的双重压力之下,刘邦分封宗室子弟为王,让他们在异姓诸侯的废墟之上建立忠于刘氏皇权的统治。在刘邦的宗室政策之下,以刘肥为齐王、刘长为淮南王、刘建为燕王、刘如意为赵王、刘恢为梁王、刘恒为代王、刘友为淮阳王、刘邦四弟刘交为楚王,侄子刘濞为吴王等等,建立了刘氏诸侯国统治体系。在刘邦的设想中,这些诸侯王平时可以为皇帝镇守疆土,而在国家发生危难之时,又是皇帝手中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www.haoxyx.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吴楚七国之乱的罪魁祸首,也就是吴国的吴王刘濞。我们先说吴王刘濞是怎么被刘邦分封成王的。

这个以平民身份步入仕途,到最后位列三公的人就是韩安国。韩安国是西汉时期不可多得的人才,他才思敏捷,行事谨慎,先后辅佐过梁王,汉景帝,汉武帝。这位拥有高超政治手腕的人物,在晚年因为被派去防守匈奴,遭遇大败,最后郁郁而终。 韩安国在

刘濞是刘邦的二哥刘仲的儿子,之前我们讲过刘仲在刘邦时期曾经被分为了代王,但是匈奴人一来侵犯,他就弃城而逃了。

当时刘邦一看,这么怂包的一个哥哥,弃城而逃按法应当斩首的。

无奈,刘邦心疼只有这一个哥哥在世了,就没有杀他。既然他这个人没有当王的命,那就只好把他的王给撸掉,让他老老实实的当了个侯。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但是,刘仲的儿子刘濞,不像他老爸那么怂包。刘濞在年轻的时候就是一条硬汉。

十几岁的他,就开始在战场是跟随刘邦征南战北了。

汉高祖十二年,刘邦最后一次去平叛英布。这时候骁勇善战,正值壮年的刘濞被选上陪同皇帝亲征了。在刘邦平叛英布的过程中,刘濞的表现在他老刘家的人当中是最为突出的一个。

这时候年迈的刘邦对刘濞当真是刮目相看。刘邦又开始发出了感慨,老刘家的江山,就应该有老刘家的人来守护,只有这样江山才能稳如泰山。

而英布所在的九江这一带又极其的重要,要想守住这个地方,必须要找一个有本事的人才行。基于种种现实的情况,刘邦就选了刘濞来当吴王。

刘濞所在的这个吴国就是今天的江、浙这一片富庶之地。当刘邦把刘濞叫到跟前,想委托他这个大任的时候。刘邦仔细的看了一眼刘濞。就这一眼,看的刘邦的心是咯噔的响了一下。

据刘邦当时的观察,他看到的是刘濞带有反叛的面相。可是,他又不是十分的确定。

刘邦告诉侄子刘濞道:“我看你面带反相,五十年后东南一代会有反叛之事,莫非是你小子?”刘濞一听着实吓了一跳,他赶忙说道:“怎么可能,我可不敢做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在刘邦的统领之下,刘濞当然是不敢反叛了。可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实在是无人可用了,那只能用刘濞了。

当刘濞刚刚被分封了吴王后不久,刘邦就死掉了。紧接着就是汉惠帝 ,吕后执政。汉惠帝是个老好人,谁都不会得罪。这时候刘濞的小日子也是过得悠闲自在。

到了吕后称制的时候,她光惦记着搞内斗和打击刘邦的儿子了,根本无暇顾及远在吴国的刘濞。这时候刘濞也是在吴国装孙子,任你在都城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不找我的事就好。

当时刘濞的想法很简单,我远在天边,只管闷声发大财,管理好我这一片天地就行了。至于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

所以,吕后时期刘濞的日子过的也很好。转眼间,时间来到了汉文帝的执政时期,这个时候汉文帝虽然没有怎么去找刘濞的事。但是,就是在汉文帝时期,就是在这一时期,发生了一件令吴王刘濞特别不爽的事情。

这件事就是他的儿子死了,而杀死他儿子的人,正是汉文帝的太子刘启,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

关于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吴王刘濞的太子去长安皇室中走亲串友。当他来到都城里的皇宫后,很自然的就去找和他年龄相当的刘启来玩耍了。

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下象棋。就是因为这件事,在下棋当中两个人发生了争执。

估计是有一个人,走错了一步棋子,想反悔。但是,另一个人就是不肯让。索性,两个人就动起了手脚来。 也可能是当时有骂娘的粗话说出了口,太子刘启拿起了身边的棋盘,就向吴王的太子身上砸了过去。

这一砸可好,好好的吴国太子,就被这样给砸死了。死人了那可是大事件,关键死的这个人还不是普通人。那可是堂堂的吴国太子呀。

很显然,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太子刘启处理的范围。他不得不把这件事扔给他的老爸汉文帝来处理。

汉文帝能怎么办?即使他是贵为皇帝,也并没有起死回生之术。汉文帝只能去给吴王刘濞陪个不是,道个歉去了。

汉文帝道完歉,这件事还没完。既然人都死了,这尸体也不能待在长安呀。 不是有句老话说的好吗?落叶归根。

于是,汉文帝就下令,把吴国太子的尸体,给送回吴国去。吴王死了儿子且还是长子,当然是郁闷的很呀。

但是,他这一股恶气还没地方去发。就在他伤心之余,又来了消息了,太子的尸体被送回来了。

一见尸体,吴王就更加的恼火了。吴王告诉来人:“尸体我们是不会收的,哪里来的在返回哪里去。”其实吴王的真实意思就是说,大家都是姓刘的,死在那里就葬在那里不是更好吗?

至此,仇恨的种子开始在吴王刘濞的心里埋下了。也就是从这一刻起,吴王刘濞再也不去朝见天子了。

每到朝见天子的那一天,他都是谎称有病,不能起身。所以,对不住了,我去不了。朝廷关于吴王刘濞不上朝的事情还特意的讨论了一番。 这样可不行呀,这是无视大汉王朝的法律呀。

可是,他明明是刚死了儿子,长期以来的郁闷,又无处去发,导致身体生了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呀。既然拿不定主意,那就去查查吧。这一查吴王刘濞还真是装病的。

这下汉文帝就开始不干了,汉文帝心想,小样的你一个小小的诸侯王,竟然敢目无天子,看来真的是反了你不成。

不行,要收拾你一下。汉文帝先把吴国的大臣们给召来,扣押在京城中不让他们回去了。这下吴王刘濞开始害怕了,看来汉文帝真的是想拿自己开刀了。吴王刘濞开始想,再怎么说,我大小也是一个王,等死这件事我才不会干。干脆反了算了,这时候吴王开始策划谋反的事情了。

汉文帝这边招来被扣押的大臣们谈话。大臣们告诉汉文帝:“吴王刘濞确实是没有病,但是,人家毕竟是死了儿子,心中不快。这件事你还是不要追的太紧了,否则,被你逼急了吴王肯定会谋反的。”

这一番话汉文帝还是听进去了。

吴濞对汉文帝不满,现在只能选择隐忍,等汉文帝死后,他在收拾汉景帝,正好在汉景帝时候,汉景帝要削藩王。

这就是等于动了吴濞对奶酪,所以,他只能联合其他诸侯王造反了!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c据史料考证 ,传统的“吴王蓄谋”、“强者必反”等论断难以自圆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264663761其说。笔者认为七国并非蓄意谋反 ,由于景帝相煎太急 ,吴楚逼上梁山 ,即景帝、晁错过激推出“削藩”之策 ,是导致这场叛乱的根本原因七国之乱的根源,是强大的王国势力与专制皇权的矛盾。诸吕当权以及汉文帝刘恒继统等政治事件,加剧了这一矛盾。七国之乱的导火线,则是汉景帝刘启采纳晁错的《削藩策》,削夺王国土地。 王国势力强大的局面,是汉高祖刘邦时形成的。楚汉相争阶段,刘邦迫于形势,分封了异姓王。汉五年(前202)刘邦称帝后,共有异姓王七人(见异姓诸侯王)。他陆续消灭了除去长沙王吴芮以外的六人。他认为秦祚短促是由于秦不分封子弟的缘故,所以在异姓王的故土分封自己的兄弟子侄九人为王,即同姓九王。高祖并与群臣共立非刘姓不王的誓约。 汉初的同姓诸王国,土地辽阔,户口众多。由于同姓诸王与高祖血统亲近,效忠汉朝,起着拱卫中央的作用,所以干弱枝强的问题这时并不突出。 高祖死后,当权的吕后违背誓约,立诸吕为王。吕后对于受封为王的高祖诸子,控制很严,有些国王甚至被摧残致死。齐王肥是高祖长子,地位尊贵,吕后对他虽有猜疑,但却难于处置。齐王肥献城阳郡地与吕后之女鲁元公主,主动调整同吕后的关系,才得以相安无事。 吕后专权以及分封诸吕为王,激起了刘姓诸王的强烈反对,王国势力与专制皇权的矛盾,吴楚七国之乱 高祖刘邦平定天下以后,逐渐铲除异姓诸侯王。同时他“惩戒亡秦孤立之败”,又大封同姓子弟为王,用以屏藩朝廷。到公元前195年,刘姓诸王完全取代了原来异姓王的地位,然而,有些同姓王一旦强大,就同异姓王一样,都想推翻朝廷,自己当皇帝掌握最高权力。 高祖刘邦分封子弟造成郡国并立的政策是个时代的错误。从巩固刘家天下来看,虽然暂时收到效益,却种下了长远的祸根。高祖死后,诸侯王国,便一天天发展强大起来,成为中央政府的威胁。因而从刘邦之后的惠帝、吕后,历文、景之世,到武帝初年,都是中央集权与地方割据斗争的时代。 公元前179年,汉文帝即位,文帝是个机智、谨慎而有谋略的人,即位后很快就掌握了大权。此时,诸侯国势力已强大起来,已据有“跨州兼郡,连城数十”(《汉书诸侯王表序》)的广大国土,王国拥有很大的权力,可以自行设置任免丞相以下的各级官吏,征收赋税,铸造钱币,掌握着地方财政、军事大权。吴王刘濞甚至免除国内赋税,专以采铜、铸钱,制取海盐作为财政收入,因此到文帝时期,各王国的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人口数也大有增加,经济力量最强的吴国所铸的钱币流通全国,王国势力越来越大,严重影响中央政权的巩固。 当西汉政权受到同姓王势力的严重威胁时,朝廷中出现一些力主加强皇权,实行削弱诸藩的政治家。其中最著名的是文帝时的贾谊和景帝时的晁错。 汉文帝时,贾谊曾经提出:“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建议,但当时没有切实执行。到汉景帝时,御史大夫晁错看到诸侯王愈益骄横,深感事态严重,便提出“削藩”的主张,他建议朝廷削减各王国的封地,逐步扩大中央直接控制的地盘,以利于加强对地方的控制。他特别指出吴王刘濞早就:“即山铸钱,煮海为盐,诱天下亡人,谋作乱逆”。并分析当时形势指出:“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之,其反迟,祸大。”汉景帝刘启采纳了晁错的建议,开始着手减一些大封国的领地,先后削夺赵国的常山郡、楚国的东海郡、以及胶西国的六个县,当削到吴国的会稽郡和豫章郡时,在公元前154年,以吴王刘濞为首,纠合楚、胶西、胶东、菑川、济南等国,以“诛晁错,清君侧”为借口,起兵发动了叛乱。共同反抗中央政府,史称吴楚七国之乱。 七国之乱,为首者是吴国。吴国不仅地盘大,兵员多,而且经济实力雄厚。吴王刘濞对中央早有怨恨,长期称病不朝,图谋叛乱,夺了政权。当他获悉朝廷正要削吴的消息,就马上派出使臣,游说各诸侯王,鼓励他们一起反叛。他鼓励诸侯王时说:“寡人金钱在天下者,往往而有,非必取于吴,诸王日夜用之弗能尽。”这就为发动叛乱战争提供了物质保证。于是,一些诸侯王,便响应刘濞起兵发动叛乱。公元前154年,由吴王刘濞亲自率领的吴楚两国组成的叛军主力二十余万人,自广陵,渡淮北上准备进攻京城长安。赵王屯兵境内,并暗中勾结匈权,准备伺机起兵。胶西、胶东、济南、菑川等国联兵围攻仍然忠于朝廷的齐国。一时间,七国同时发动叛乱。吴王刘濞深知与朝廷对抗,难服人心,便打出:“诛晁错,清君侧”的旗号,把攻击目标集中在晁错身上,说他离间刘氏骨肉,自己起兵是为了清除皇帝身边的坏人,并非反对皇帝。以此来掩盖他阴谋推翻朝廷,夺取政权的真实目的。 景帝被吴楚七国的声势吓昏了,他听信了晁错政敌袁盎的谗言,以牺牲晁错,换取诸侯王退兵,他授意丞相庄青翟等诬告晁错不忠,把他处斩。然而,叛乱者不是为了晁错一人,而是志在于推翻朝廷,自己称帝,因此,景帝派袁盎去说服刘濞时,刘濞拒不跪拜接受诏令,却笑着说:“我已经成为东帝了,还要向谁跪拜呢?”尔后把袁盎扣押起来。袁盎趁夜逃出,返回京城向朝廷报告情况。直到这时,汉景帝才完全觉悟,决定用武力平定叛乱。他派太尉周亚夫等领兵东征平叛。周亚夫奉命率军东征时与吴楚联军相遇在下邑(今安徽砀山县),吴楚联军人多势众,锐气正盛,频频发动进攻,周亚夫正面挡敌,统率大军,坚守不出,命令梁王刘武(列启的弟弟)坚守梁都睢阳,让吴楚的军队在此消耗实力。然后悄悄派出轻骑插入敌后,断绝吴军的粮道。吴楚军攻睢阳不下,转攻周亚夫率领的汉军,周亚夫仍据险固守,不急于应战。吴楚军队连战无功,士气低落,再加上此时军粮断绝,不得不退走。周亚夫挥兵猛追,吴王刘濞失败,仅带一千多人,逃过长江,企图退据东越,在汉王朝重赏的引诱下,东越人把他杀死。楚王刘戊也兵败自杀,胶西等四国攻齐不克,汉兵到达,诸国各自溃败,诸侯王被杀或自杀,赵王在汉军围攻下,城破自杀。声势浩大的吴楚七国之乱被完全平息。 吴楚七国之乱,开创了地方诸侯王大规模反叛朝廷,企图争取最高权力的先例。叛乱从发动到失败,前后只经历三个月。刘濞等人虽然打着“诛晁错,清君侧”的幌子,但是其用心狡诈,不能长久地欺骗别人。汉景帝曾问从前方回来的将士:“闻晁错死,吴楚罢(兵)不?”将士回答:“吴王为反数十年矣。”以“诛(晁)错为名,其意非在(晁)错也。”对于刘濞的险恶阴谋,人们越来越清楚,因此,这次叛乱不得人心,得不到人们的支持,所以迅速失败了。 平定吴楚叛乱后,汉王朝的威望大为提高,汉景帝为了加强中央集权,严格控制王国,下令诸侯王不得再亲自治国,封国中所有的官吏,皆由中央皇帝任免。减少王国的官员数目,降低王国官员品级,此后,中央的权力大为加强。到武帝时期继续削除诸侯王势力,诸侯国也就名存实亡。皇权得到了进一步加强。七国之乱发生的原因和影响 “七国之乱”是以刘邦之侄吴王刘濞为首发动的一次同姓王联合大叛乱,刘濞蓄谋叛乱,为时已久。导火线是当时景帝和晁错认为吴王刘濞有罪,欲削他的会稽和豫章两郡。刘濞就乘机串通楚、赵、胶西、胶东、菑川、济南六国的诸侯王,发动了联合叛乱。刘濞发兵二十万,号称五十万,为主力。又派人与匈奴、东越、闽越贵族勾结,用“请诛晁错,以清君侧”的名义,举兵西向。叛军顺利地打到河南东部。景帝因很惶恐,就听信了谗言,捕杀了晁错,乞求刘濞退兵。刘濞不仅不退兵,还公开声言要夺皇位。叛军至梁国(治今商邱),为景帝之弟梁王武所阻。至此时,景帝才决心以武力进行镇压。他命太尉周亚夫与大将军窦婴率三十六将军,以奇兵断绝了叛军的粮道,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大破叛军。刘濞逃到东越,为东越人所杀。其余六王皆自杀,七国都被废除。 七国之乱的平定和诸侯王权力的削弱,沉重地打击了分裂割据势力,在制度上,基本解决了刘邦实行诸侯王制度时所产生的弊病,进一步加强了中央集权制度。 发生在汉景帝三年(前154)的一次诸侯王国的叛乱。参与叛乱的七国的国王是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西王印、胶东王雄渠。吴王濞为这次叛乱的主谋。七王的血统关系如下: 七国之乱的根源,是强大的王国势力与专制皇权的矛盾。诸吕当权以及汉文帝刘恒继统等政治事件,加剧了这一矛盾。七国之乱的导火线,则是汉景帝刘启采纳晁错的《削藩策》,削夺王国土地。 王国势力强大的局面,是汉高祖刘邦时形成的。楚汉相争阶段,刘邦迫于形势,分封了异姓王。汉五年(前202)刘邦称帝后,共有异姓王七人(见异姓诸侯王)。他陆续消灭了除去长沙王吴芮以外的六人。他认为秦祚短促是由于秦不分封子弟的缘故,所以在异姓王的故土分封自己的兄弟子侄九人为王,即同姓九王。高祖并与群臣共立非刘姓不王的誓约。 汉初的同姓诸王国,土地辽阔,户口众多。由于同姓诸王与高祖血统亲近,效忠汉朝,起着拱卫中央的作用,所以干弱枝强的问题这时并不突出。 高祖死后,当权的吕后违背誓约,立诸吕为王。吕后对于受封为王的高祖诸子,控制很严,有些国王甚至被摧残致死。齐王肥是高祖长子,地位尊贵,吕后对他虽有猜疑,但却难于处置。齐王肥献城阳郡地与吕后之女鲁元公主,主动调整同吕后的关系,才得以相安无事。 吕后专权以及分封诸吕为王,激起了刘姓诸王的强烈反对,王国势力与专制皇权的矛盾,以刘姓诸王与拥刘大臣团结反吕的形式表现出来。吕后死,诸吕聚兵,准备发动政变。当时齐王肥的儿子朱虚侯刘章、东牟侯刘兴居宿卫长安。他们暗约其兄齐王将闾领兵入关,共灭诸吕,由将闾继承帝位。刘将闾应约起兵,长安方面派遣大将军灌婴出击。灌婴屯兵荥阳,与刘将闾相约连和,待机共伐诸吕。这时,刘章在长安与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协力消灭了诸吕势力。群臣认为代王恒外家薄氏比较可靠,估计不致出现类似诸吕弄权的严重问题。于是协议,舍齐王将闾而立代王恒为帝,即汉文帝。 文帝以高祖庶子继统,地位本来不很巩固。汉初所封诸侯王,到这时都经历了两三代的更迭,与文帝的血统关系逐渐疏远,政治上已不那么可靠。文帝为了加强自己的地位,采取了一些重要措施。其一是使列侯一概就国,功臣如绛侯周勃也不例外,目的是便于文帝控制首都局势,避免掣肘。其二是封诸皇子为王,皇子武是景帝的同母弟,先封为代王,于梁王揖死后徒封梁王。梁国是拥有四十余城的大国,地理上居于牵制东方诸国、屏蔽朝廷的关键位置。其三是采用贾谊提出的“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策略,把一些举足轻重的大国析为几个小国,例如析齐国为齐、城阳、济北、济南、淄川、胶西、胶东七国,以已故的齐王肥的诸子为王。这样,齐国旧地虽仍在齐王肥诸子之手,但是每个王国的地域和力量都已缩小,而且难于一致行动。此外,爰盎、晁错针对淮南王长骄横不法,都提出过削藩建议,文帝碍于形势,没有实行。 文帝时一再发生王国叛乱。原来,朱虚侯刘章和东牟侯刘兴居虽有反吕之功,但他们曾有拥戴齐王将闾为帝的打算,所以文帝对他们没有以大国作为封赏,只是让他们各自分割齐国一郡,受封为城阳工和济北王。城阳王章不久死去。济北王兴居于文帝三年(前177)乘文帝亲自击匈奴的机会,发兵叛乱,欲袭荥阳,事败自杀,济北国除。文帝六年淮南王长谋反,被废徒蜀,死于道中。这些事件预示着王国与中央政权的矛盾正在加深,是更大的叛乱的先兆。所以贾谊在上汉文帝的《治安策》中慨叹说:“今或亲弟谋为东帝(按指淮南王长谋反),亲兄之子西乡(向)而击(按指济北王兴居拟袭荥阳),今吴又见告矣。” 景帝即位后,中央专制皇权和地方王国势力的矛盾日益激化,景帝接受晁错所上《削藩策》,下诏削赵王遂常山郡,胶西王昂六县,楚王戊东海郡;景帝三年,又削吴王濞会稽等郡。削藩之举激起了诸王的强烈反对。吴王濞首先与齐王肥诸子中最强大的胶西王昂联络,约定反汉事成,吴与胶西分天下而治之。胶西王昂又与他的兄弟、齐国旧地其他诸王相约反汉。吴王濞还与楚、赵、淮南诸国通谋。削藩诏传到吴国,吴王濞立即谋杀吴国境内汉所置二千石以下官吏,与楚王戊、赵王遂、胶西王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等分别起兵。原来参与策划的诸王中,齐王将闾临时背约城守,济北王志和淮南王安都为国内亲汉势力所阻,未得起兵。吴王濞年六十二,是宗室元老,也是晁错所议削藩的主要对象。他致书诸侯王,声称起兵目的是诛晁错,恢复王国故地,安刘氏社稷。在他的影响和策划下爆发的这次叛乱,遍及整个关东地区,形成东方诸王“合纵”攻汉的形势,震动很大。 吴国始受封于高帝十二年(前195),那时在江淮之间叛乱的淮南王英布败走吴越,高祖认为东南之地与汉廷悬隔,非壮王无以镇之,而高祖亲子均年少,乃封兄子刘濞为吴王。吴国是五十余城的大国。吴国的彰郡(辖今苏西南、皖南、浙北之地)产铜,滨海地区产盐,吴王濞招致天下各地的逃亡者铸钱、煮盐,所铸钱流通于整个西汉境内。吴国以船运载,一船相当于北方数十辆车,有较高的运输能力。吴国由于经济富足,境内不征赋钱,卒践更者一律给予佣值,因而得到人民的支持。文帝时,吴太子入朝长安,由于博奕争执,被汉太子刘启(即以后的景帝)以博局击杀,引起了汉吴双方的猜疑,吴王濞自此二十多年托病不朝。文帝为了笼络吴王濞,赐以几杖,允许不朝。吴王濞骄横不法,以珠玉金帛贿赂诸侯王和宗室、大臣,企图在政治上取得他们的助力。 景帝三年(前154),吴王濞起兵广陵(今江苏扬州),有众二十余万,还兼领楚国兵。他置粮仓于淮南的东阳,并派遣间谍和游军深入肴渑地区活动。吴楚军渡过淮水,向西进攻,是叛乱的主力。胶西等国叛军共攻齐王将闾据守的临淄,赵国则约匈奴联兵犯汉。景帝派太尉周亚夫率三十六将军往击吴楚,派郦寄击赵,栾布击齐地诸叛国,并以大将军窦婴驻屯荥阳,监齐、赵兵。曾经做过吴国丞相的爰盎,建议景帝杀晁错,恢复王国故土,以换取七国罢兵。景帝在变起仓猝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一建议,处死晁错。暂时居于优势的吴王濞认为自己已经取得了“东帝”的地位,拒不受诏,战事继续进行。 在吴楚军西向攻取洛阳的道路中,景帝弟刘武的封国梁国横亘其间。吴楚军破梁军于梁国南面的棘壁(今河南永城西北)。当时周亚夫率汉军屯于梁国以北的昌邑(今山东巨野东南),他不救梁国之急,而以轻兵南下,夺取泗水入淮之口(在今江苏洪泽境),截断吴楚军的粮道,使其陷入困境。吴军多是步兵,利于险阻;汉军多是车骑,利于平地。战事在淮北平地进行,吴军居于不利地位。梁国又坚守睢阳(今河南商丘南),吴军无法越过。吴军北至下邑(今安徽砀山境)周亚夫军营求战。结果吴军一败涂地,士卒多饥死叛散。周亚夫派精兵追击,吴王濞率败卒数千遁走,退保长江以南的丹徒(今江苏镇江)。汉遣人策动吴军中的东越人反吴。东越人杀吴王濞。楚王戊也军败自杀。吴楚叛乱起于正月,三月即告结束。 在齐地,胶西等王国兵围临淄,三月不下。汉将栾布率军进逼,胶西、胶东、淄川、济南诸王或自杀,或伏诛。齐王将闾为汉城守有功,但是他曾拟夺取帝位,后来还参预过七国之乱的策划,特别是在被围困时又与胶西王等通谋,因此不能见容于汉,被迫自杀。在赵地,赵王遂撤兵坚守邯郸,郦寄攻之不下。匈奴人知道吴楚兵败,也不肯入汉边助赵。栾布平定齐地诸国后,还军与郦寄共同引水灌邯郸城,邯郸城破,赵王遂自杀。 七国之乱的平定,巩固了削藩政策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汉高祖分封子弟为大国所引起的矛盾,并为汉武帝以“推恩策”(见推恩令)进一步解决王国问题,创造了必要的条件,D,因为bai正是由于汉武帝实行du主父偃的推恩令,而成为导致七zhi国之乱的导火索dao,这一措施的实专行直接损害了贵族番王的利属益,A则是背景原因,是祸患的前提,B发生时不在武帝任内,那时国乱还没发生,矛盾还在潜藏;C则是因汉景帝杀了曹错(名字可能错了,打不到那个字)而平息了番王之怒,..吴王刘濞早有谋反之心,“推恩令”的实行只是他借此鼓动造反的借口,B,C这个七国之乱应该是汉景帝时候的,那时候贾谊应该已经死了,而推恩令是汉武帝时候的事情,C谢谢采纳:#^_^#姜嘉彧为您解答内容来自www.haoxyx.com请勿采集。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56/37562626.html report 11952 吴楚七国之乱的罪魁祸首,也就是吴国的吴王刘濞。我们先说吴王刘濞是怎么被刘邦分封成王的。刘濞是刘邦的二哥刘仲的儿子,之前我们讲过刘仲在刘邦时期曾经被分为了代王,但是匈奴人一来侵犯,他就弃城而逃了。当时刘邦一看,这么怂包的一个哥哥,弃城而逃按法应当斩首的。无奈,刘邦心疼只有这一个哥哥在世了,就没有杀他。既然他这个人没有当王的命,那就只好把他的王给撸掉,让他老老实实的当了个侯。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但是,刘仲的儿子刘濞,不像他老爸那么怂包。刘濞在年轻的时候就是一条硬汉。十几岁的他,就开始在战场是跟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