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夜雨丨祝绘涛:窗外的树

来源:上游新闻
责任编辑:张小俊
字体:

窗外的树

祝绘涛

念书时,我并不是个好学生。

我爱发呆,爱走神,在一大群认真的身影中,我常常是个逃兵,我的目光逃离了老师的黑板,向窗外溜去。

记得,窗外的树是槐树和夹竹桃。槐树先开花,四月,那黑沉沉的干瘦丫枝上,不知何时就挂起了一串串青中带白的小米粒,一不留神,小米粒就膨胀得如爆米花般大小,待你再看时,竟是满树雪白了。一串串槐花,白得那么干净,那么晶莹,未经尘世沾染,仿佛一场初雪降临。看着它,不知怎么去喜欢它才好,只觉满心都是无限喜悦,只愿自己也化作一朵冰清玉洁的槐花,与它们融为一体。

槐花谢后才长叶,那刚长出的叶,绿得鲜嫩,仿佛一掐,就要冒出汁水来。小小的绿叶呈羽状互生,一簇簇,一团团,像天上的云掉进绿色的染缸中,变成了一朵朵的绿云飘在树梢,惹得我常常在课堂上分心,对它们痴痴凝望,以致于有次被老师叫起来答问,当然,那问题肯定是答不上了,于是,我陪窗外的槐树站一节课。

槐花谢后,夹竹桃开花了。夹竹桃有两种颜色,粉的和白的。开白花的夹竹桃很老了,黑褐色的枝干,盘虬卧龙一般,开出的花朵,倒也是白的,但不似槐花般雪白,无端地给人一种忧伤的感觉,特别是雨后,雨水把夹竹桃花浸湿了,那花朵就沉甸甸地垂着头,颜色变得微黄,让人想起陈旧的宣纸。看着湿漉漉的夹竹桃,我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惆怅之感。长长的雨季,雨中低垂的夹竹桃,正如我们那莫名伤感的青春。

后来,我工作了,当初默默无闻的女孩,站上了讲台。教室的窗外,仍然有树,是法国梧桐,伫立在校园围墙外的公路边。

“你们看,树!”下课的时候,我指着窗外的树对学生说。于是,一群学生挤到窗前,和我一起看窗外的法国梧桐。许多个小脑袋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他们叽叽喳喳地谈论着,像一群小麻雀。

春天的时候,法国梧桐长出巴掌大的绿叶,夏天的时候,她开出一串串火似的花朵。日子一天天过去,在孩子们琅琅书声中,几棵法国梧桐一天比一天繁茂,在道路旁投下浓浓的绿荫,无数的鸟儿在树枝间啼叫。

有一个夏天,狂风暴雨袭来,法国梧桐的枝丫被劈开一半,倒挂下来,像一个断了手臂的士兵。我们都猜想那倒挂下来的枝丫会枯掉,不料,它倒伏在下面小商店的房顶上,一天天过去了,它并没有枯萎,相反的,它发出了嫩绿的叶片,后来,竟然又开出了火红的花朵。一年后,它茂盛的枝丫把小商店的屋顶都铺满了,生机盎然。我们下课常对它凝望,它仿佛也知道我们的心意,热烈地呼应我们,开出更加红艳的花朵,火苗一般,炽烈炫目,张扬着生命的繁华和喜悦。

我时常想起窗外那些树,不同的树,陪伴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生命中的那些落寞、欢欣、向往,也许只有窗外的树知道。

(作者单位:重庆市大江中学校)

版面欣赏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56/37562684.html report 1762 窗外的树祝绘涛念书时,我并不是个好学生。我爱发呆,爱走神,在一大群认真的身影中,我常常是个逃兵,我的目光逃离了老师的黑板,向窗外溜去。记得,窗外的树是槐树和夹竹桃。槐树先开花,四月,那黑沉沉的干瘦丫枝上,不知何时就挂起了一串串青中带白的小米粒,一不留神,小米粒就膨胀得如爆米花般大小,待你再看时,竟是满树雪白了。一串串槐花,白得那么干净,那么晶莹,未经尘世沾染,仿佛一场初雪降临。看着它,不知怎么去喜欢它才好,只觉满心都是无限喜悦,只愿自己也化作一朵冰清玉洁的槐花,与它们融为一体。槐花谢后才长叶,那刚长出的叶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1021884号-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