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七十二峪天子峪邂逅至相寺

来源:三秦的我
责任编辑:李平
字体:

有一句话叫踏破铁鞋无觅去……还有一句话叫众里寻他千百度…..想了想,这两句用在这里感觉都不合适,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大家懂的。

到天子峪是一个偶然,到天子峪至相寺更是一个偶然。本来到天子峪是看千年寺庙“百塔寺”,赏我国第一银杏树——百塔寺1700多年的银杏树,后来在和天子峪口的村民聊天中得知,从天子峪口再向上行几公里还有一座寺庙叫至相寺,作为一个经常走寺的人肯定不能错过,于是就有了秦岭七十二峪天子峪邂逅至相寺这篇也算游记的小文了。

至相寺又名国清寺,位于终南山天子峪,是我国佛教华严宗的发祥地之一,又是一个祖庭级的。据史料记载,隋文帝开皇初年,由静渊禅师始建。开皇十一年(591),年逾七十四岁的至相寺灵裕禅师奉诏入长安,居兴善寺。隋文帝杨坚厚礼待之,欲立裕为国师,灵裕数辞方免。此间灵裕“凡有间隙,径投渊寺,欣畅意得”,继又“以帝之信施、为移山路”。初创之至相寺本居窄隘,兼近川谷,将延法众,为未日经远,灵裕亲卜西南坡阜,是称福地,非唯山众相绩,亦使供拟无亏,渊即听从迁往。故至相寺终于高踞于梗梓谷西南高阜上,坐西向东,长养在“终南正脉”的“福地”中,至今已有一千五百余载。寺庙三台的那棵槐树为证。

话说从天子峪口村上行,虽说已是冬季,但盘山公路两旁要么是翠绿的松树,要么是翠黄的杨柳,伴着那白杨树枝上零星的黄叶,还有零星的散落在天子峪河内崖边的住户或者寺庙,以及地震观测台那白色的小院,在冬天里给人一种美的享受。遇到开阔的地方,朋友还把车停下来,或让我远眺远处的村庄和古都长安,或感受田野和关中平原风光,或欣赏远山近景层林尽染的景象,或让我尽情的咔嚓咔嚓几张,可惜天气不是很透彻,雾霾极重,可见度低,也咔嚓不出个名堂来,我们继续行驶。

山路弯弯,又是急坡急弯,但朋友的凌志(也不知道是凌志还是雷克萨斯)SUV和他的驾驶技术让我平稳地坐在车内还可以拍照。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半坡的北面高台上,前村后庙就展现在我们眼前。

下车近观,只见至相寺地处终南山北麓,寺院坐西向东,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地势雄巍,缓平而下。寺院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这里的银杏树叶仅有小部分还在树枝之上欢快的摇摆,可以说林木环绕,景色秀美。远眺群山,层峦叠嶂,向北俯视秦川沃野,历历在目。前文已经说过,唐高宗李治就出生于天子峪,而唐太宗李世民曾多次诣寺敬香,因为距寺四公里山顶有避暑行宫唐王寨,好像在抱龙峪那篇游记也有说过。就不联想了。

拾级而上,就是至相寺前殿(也叫山门,又叫天王殿,也不知对还是错),殿前有村民在卖山中特产。因为在百塔寺已经买过。寺门前两只石狮昂首远眺东方,寺门一副对联“见闻随喜吉祥殊胜地 究竟常乐解脱涅槃门”,这幅对联好像在成都的一个寺门见过,或许至相寺是正宗吧,也许这是寺庙山门常用的对联。寺内有遗碑铭曰“终南正脉,结在其中”。从这里可看出至相寺不仅是佛教著名古刹,也是终南古迹胜景。

从至相寺山门而入,便进入后面大院(也叫中台),院中有两个碑石,碑石前方的山门两面钟鼓二楼临台高耸,楼檐四翘八面威风。左右有两厢配殿,据说里面供奉的是观音和地藏二圣,由于在施工,不能登楼观望,也不能进入配殿瞻仰。石碑后面有两株小银杏树,虽然仅剩少量树叶,但也惊艳靓黄,一扫沿途的雾霭,身心也顿时明亮。看向山门后面大门,上书“华严宗风”,门边有一个形如济公和尚的人手握芭蕉扇正在憨憨入睡,也没敢打扰,一不小心还摄入镜头,不好意思。

再沿台阶而上,便是中台,庄严古朴的大雄宝殿就在眼前,又偶逢一个满身都打补丁的出家人,感觉很奇怪,至相寺的出家人怎么都穿的是打补丁的衣服?进入殿内参拜一番就绕到后院,一株国槐在大雄宝殿后面而立,看树的标签,这棵国槐也是国宝级——1500多年,尽管它已经空心了,但它依然枝繁叶茂,如此的冬季还郁郁葱葱,或许它也见证了至相寺的1500余年的兴与衰。再次拾级而上,又是一级平台,平台之上便是法堂,法堂高踞在上,两厢客厅南北相对,也由于在整修只能看看这幅对联“演大法意音震于无间狱 吹大法螺声通于有顶天”,参悟多时,也没有参悟其中的意思,相必也是教化与人的佛教文化吧。

山门、大雄宝殿、法堂一线贯通,构成了寺院的主体建筑。从大殿的左侧向北,如果绕过钟楼就是中台的北端,便是文殊祖殿。祖殿座西朝东,与南北药师伽蓝两殿成三足鼎立。还是因为整修,这次我们无缘拜竭。

虽说这里院庭不大,但这里每一处殿堂都显得格外紧凑别致、清净优雅,给人一种院内有院,寺内有寺的感觉。据说再往上行,就是寺院最高的平台,座落着至相寺最大的古式建筑——禅堂。禅堂的前三面被徊廊转柱的十八间禅寮环围着,构成与世无染、清雅无喧的一处清幽的净地。我们这次还是无缘。

还不说,还真如天子峪村口村民所说,至相寺还真的很大,四级台阶,四个平台,每个平台都是庙宇建筑殿连楼靠,密集紧凑,但格局依然分明。 据说文殊院有一个木牌,上写“念佛是谁”,我没有绕道进去,所以也就没见,很有遗憾。

正当我们就要返回途中,蓦然回首,传说中的至相寺有年代的银杏树就在庙堂后。虽然仅仅能从庙宇的上方看见有几株银杏树,但从那枝干粗壮高大并直耸云天,想必也是古银杏树,可惜后门紧闭不得其入,也只能错过。再看后院的山坡上,树木林立,灌木微红,我想,要是深秋,或许这里更是满山的翠红,也是一个赏红叶的好去处。

回来查了哈资料,至相寺当时不但在本土誉响中天,且与海东佛教亦至为密切。龙朔二年至咸享二年(662-671),新罗僧义湘回国成为海东佛教十圣之一后,乾封三年(686)复有宝壤到至相寺参学,如意元年(692)后不久,又有胜诠、孝忠二僧也于至相寺修习,其中胜诠受三祖法藏之托,捎回贤首书一封,撰述数种诣义给义湘禅师,孝忠则受义湘所托,携金赠贤首法藏。长庆(821-824)初,新罗无染禅师亦入唐,投至相寺听讲《华严》,在一位老僧启发下,遂弃经教而从心学。

此外,作为汉传佛教华严宗的发祥地和祖庭,至相寺在韩国和日本的影响力非常大。为韩国和日本修学华严的僧人和学者到中国来必须朝拜的祖庭。就不一一细表。

虽然有几多遗憾,但还是心怀欢喜,有一种不虚此行之感。好在山在庙在,待等春花秋月时,至相寺、百塔寺、天子峪我们还会相见。

“念佛是谁”,虽然没有见到这个富有禅意的语句,但我还是用博客圈里的一句话写给自己,照顾话头,照顾心之源。简单理解,有些事无法参详,也难以悟,适可而止。

又是尽兴而归,长安大道路灯渐起,归到人群中,红尘深处一盏灯,那灯伴我前行。

(感谢朋友,感谢博客圈,感谢网络,感谢天子峪口村民,也感谢那位摄影镜头的出家人)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提供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www.haoxyx.com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756/37563022.html report 8118 有一句话叫踏破铁鞋无觅去……还有一句话叫众里寻他千百度…..想了想,这两句用在这里感觉都不合适,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大家懂的。到天子峪是一个偶然,到天子峪至相寺更是一个偶然。本来到天子峪是看千年寺庙“百塔寺”,赏我国第一银杏树——百塔寺1700多年的银杏树,后来在和天子峪口的村民聊天中得知,从天子峪口再向上行几公里还有一座寺庙叫至相寺,作为一个经常走寺的人肯定不能错过,于是就有了秦岭七十二峪天子峪邂逅至相寺这篇也算游记的小文了。至相寺又名国清寺,位于终南山天子峪,是我国佛教华严宗的发祥地之一,又是一个祖庭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1021884号-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