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来源:互联网    网易爱玩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大黄蜂》独立电影的立项早于《变5》的崩塌

记得2007年首部《变形金刚》真人版电影上映的时候,我隔壁那些主营变形金刚玩具的商家们因为错误预估了角色人气(所谓的被核心用户牵着鼻子走,我们这些经营文化类产品的JS都容易犯类似错误),导致大黄蜂玩具出现严重断货,为此他们甚至跑到对面商场的儿童玩具柜台以官方零售价“进货”,然后再拿到店里加价出售。

那些与JS斗争经验丰富且识货的老“刚丝”们对此自然不屑一顾——MP系列、元年中古、以及后来优秀的中外第三方设计款才是他们的主菜,但电影观众和新入坑的爱好者无疑在第一时间都被大黄蜂圈粉了,也顺便就被JS忽悠了。

默片式肢体语言,混音式语言系统加上美式肌肉车的雪佛兰皮肤,从角色功能上来说,尽管真人电影版的大黄蜂保持了当年动画版大部分时间里“人类之友+擎天柱的小老弟”设定,但因为人类阵营的戏份被大幅度增加,与他们天然亲近的大黄蜂也就跃升至主角役。

后来,当《变5》票房口碑皆烂无可烂,孩之宝和派拉蒙需要一部新作重新挽回观众的时候,本就处于待命状态的大黄蜂还是那个最先被提及的救火队员,而他也由之前男主人公身边的哥们儿,保姆,保镖,成为如今女主人公的萌宠,暖男。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G1版大黄蜂,柱子哥的小老弟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雪佛兰的付费版皮肤

一、战争or和平?——希特勒的人民汽车与大黄蜂的诞生

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动画市场“大炼钢铁”的浪潮中,变形金刚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作为机械生命体拥有独立人格,而不像《机动战士高达》或《超时空要塞》那样需要专门的驾驶员进行操控,因此当其他作品里机械设定和人物塑造相互独立展开的时候,变形金刚则需要做到形神统一。

如果说擎天柱的美式挂厢大卡车匹配了“重型蓝领阶级”的工业话语权,威震天的手枪代表了危险的攻击性,那么大黄蜂与甲壳虫汽车的组合则是一种亲近人类的示好,包括他经常从事的侦察工作也和最早一批甲壳虫汽车的实际用途类似。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与人类“亲密”互动的大黄蜂,毕竟谁敢欺负威震天吗?

甲壳虫汽车诞生于纳粹德国时期,主要推手则是希特勒。因崇拜现代汽车工业奠基人——亨利·福特,希特勒上台后便开始计划打造德国版“人民的汽车”,而在“人民的汽车”之前,作为纳粹首席政治喉舌的戈培尔为了给民众洗脑,已经通过低廉的价格和大批量生产成功推广了所谓“人民的收音机”,但让人民开上私家车的难度显然远高于普及“半导体话匣子”。

为此希特勒首先展开了全国范围内的高速公路网络建设;然后又在德国各地成立了国营旅行社来推广休闲度假的生活理念;最后,为保证这张美好生活的大饼早日出锅,希特勒采用了费迪南·保时捷提供的汽车设计方案(该方案事实上是保时捷先生“剽窃”了捷克斯洛伐克汽车厂的设计),将其车型命名为“力量来自欢乐”,在投入量产之前,就制作出表现幸福的雅利安家庭如何在“力量来自欢乐”的陪伴下共度美好假期的宣传广告。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被元首钦点的甲壳虫

饼画好了,锅呢?锅的位置就选在了沃尔夫斯堡,以此为中心逐步建立了完整的配套工业城市。在给“力量来自欢乐”筹措生产经费时,德国政府发动群众力量,采用预售形式专门发行了一批面值5马克的印花,集齐总价990马克的印花之后就能换一辆甲壳虫汽车。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当年的印花与配套的印画册,据说集满可以召唤出零式大黄蜂

但当时的德国民众显然还不像《意志的胜利》中所展现那般整齐划一,面对国家号召,实际肯掏钱的寥寥无几,随着二战开打,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工厂也专为军工,那些买了印花的德国老百姓则被割了韭菜,“力量来自欢乐”也开上了战场作为军官公务或者战地侦察予以使用。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既是战场斥候,又是商务用车

战后,法国原本计划想把大众汽车连同其整条产品线作为赔偿搬到本国,但是遭到国内汽车厂商的反对(假如把汽车工业比作一款游戏,德系厂商大概是最终BOSS了吧),加上德国分裂之后面对隔壁红色的民主德国,西方阵营也需要联邦德国保持自身的“制度优越性”。

就这样,重新开张的大众汽车重启了甲壳虫生产线,凭借可爱的半圆形外观,过硬的德系质量,便宜的价格和节能的油耗成为了二战后联邦德国工业健康发展的典范之作畅销大半个欧洲。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经过时间洗礼,甲壳虫也被赋予了一层浓厚的文艺气息

而甲壳虫之所以能跨界进入知名玩具领域,是因为当年《变形金刚》的前身——日本TAKARA公司的“微星小超人”(mircoman)系列玩具在80年代时受到儿童玩具市场变形机体面向生活化设计的影响,推出了改良款“微星金刚”(mirco change),大黄蜂的原型设计作为知名迷你汽车位列其中。

等到孩之宝将其改良并引入美国,最初13集动画片由负责外包工作的日本东映制作完成时,大黄蜂终于明确了自己的基础设定和角色形象,作为博派阵营中的斥候,其侦察兵属性类似二战期间甲壳虫汽车的战场功用,小巧亲民的设计又和战后“人民的汽车”卖点相符,成为动画中与人类角色走的最近的变形金刚。

在最新的《大黄蜂》电影中,回归G1甲壳虫造型的大黄蜂除了更好服务情怀以及外形上拉近和妹子主角的距离外,定位87年的时间线配合台词中提及的冷战因素也流露出甲壳虫汽车曾经在特殊时期下的意识形态背景,不像迈克尔·贝导演时期,只要厂商肯给赞助费,什么东西敲锣打鼓都能往片子里面塞……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在谈论oldschool风格的《大黄蜂》之前,还是让我们先说说迈克尔·贝的重金属时代

二、成功上位or风评被害?——爆炸贝与大黄蜂的新生

“我走进我们家的厨房,把所有能够敲响的东西狠狠敲上两个小时,就是一部《变形金刚》。”这是美国著名影评人,罗杰·艾伯特在世时对真人电影版《变形金刚》的评价。

我们都清楚迈克尔·贝导演之所以被影迷们亲切地称之为“爆炸贝”,来源于他曾经屡试不爽的重金属美学三板斧——“哐!哐!哐!”,然而直到被《变5》那剪辑错乱无序,故事颠三倒四,光污染霸屏,仅仅依靠特效镜头和反智俗段子拼凑而成的“洋垃圾”颜射身心之后(考虑到《变5》里面比重颇高的中国投资,说“中外合资垃圾”可能更客观一些)。

虽然老一辈好莱坞艺术家——斯皮尔伯格大师始终挂名该系列的制片人,但是其实际参与把关的程度却逐部递减,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影片中越来越多镜头和叙事的硬伤,也让我们逐渐体会到了脱离体系后那个美国中西部中年蓝领大直男的个人真实水准。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在大师面前爆炸贝尚且懂得收敛,独揽导筒后却一发不可收拾

爆炸贝开拍第一部影片之前,原本计划使用与G1动画版相同的甲壳虫汽车造型,考虑到影片势必会为该车型提供全程浸入式广告宣传,所以希望大众汽车可以按照商业广告的原则 “打钱”。然而大众公司对此是拒绝的,理由非常合理:动画版多年来就是这么设定的,难道还有作品追着作者要钱的道理?

于是,硬汉如爆炸贝便把粉丝情怀暂时放下,爽快接受了雪佛兰公司为科迈罗提供的赞助费,毕竟当年变形金刚动画版本来就是玩具的加长广告片,纯粹是因为漫威和日本东映在漫画&动画创作上制作水准过硬才一步步发展壮大成日后经典IP,如今为孩之宝接着卖玩具的同时顺便打打汽车广告又有何难呢?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当年变1风靡时耐克与孩之宝推出的联名球鞋,机智的采用了经典款包装

就这样,有了资方爸爸的赞助费,科迈罗版大黄蜂顺理成章跻身电影版首席金刚之列,而这部影片成功立足人类角色视角,以青春期青年开着人生第一部车泡到女神打底,用梦工厂特效技术和全新的仿生式机械设定成功唤醒了一代电视儿童的情怀(反正我当年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柱子哥变形那场戏有不少人起立鼓掌了,我亦眼中含泪,难以自持,情怀就这样绕过了理性的马奇诺防线,要知道80后男孩对变形金刚的爱是早于初恋的)。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能“开口”是电影版柱子哥的一大生理特征

但即便有商业合作和斯皮尔伯格坐镇制片,爆炸贝依然不忘见缝插针夹带个人化的三俗趣味,比如搬出《绝地战警》时期拿黑人街头文化开涮的桥段,或者为了表现大黄蜂的“调皮”,出现了在公开场合下掀开油箱盖冲着人类“撒尿”的镜头,要知道在1986年那部《变形金刚》历史上极为重要的动画电影中(交代了擎天柱死亡,补天士和惊破天继承两派领袖的关键转折,因为没有随G1一起引进国内而造成了我们对剧情长时间的理解偏差),角色的一句粗口都导致了家长对孩之宝的联名声讨。

更有甚者,到了第二部电影时,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大力神居然公然在特写镜头面前炫耀自己碰撞感掷地有声的两枚重型“蛋蛋”,而大黄蜂也从走心的屌丝伙伴渐渐变成了能动手就绝不bibi的博派狂战士,最具识别度的元素也只剩下车头的厂商logo了。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无码”大力神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终于,在铁与火与荷尔蒙与植入广告与中国元素的轮番轰炸之下,即便是变形金刚这种从商业中来,到商业中去的商业电影也吃不消了,大黄蜂就此完成了作为美式肌肉车的大银幕之旅,就像是当年甲壳虫汽车从二战战场回到日常生活,经历了大战洗礼的大黄蜂似乎也厌倦了规模不断升级的正邪大作战,赶在大众甲壳虫机车即将全面正式停产的2019年,以经典形象回归到了崭新的未来。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三、暖男or萌宠?——耐克哥与大黄蜂的重生

灾后重建也好,止住崩盘也罢,《大黄蜂》上映之后,据一些当初看过内部试映的观众表示,院线版比当初做出了三个比较明显的改动,其一是大大弱化了人类军方角色的鹰派属性;其二是在前传和重启的摇摆之间倾向了后者,删除了最初一些与爆炸贝时期强关联的线索;第三就是大黄蜂变得更萌更暖了,尤其是因为人类主角性别上的变化,让之前大黄蜂“铁哥们儿”的人设向着“被收养的灵性宠物”转变。

这些因素与系列此前形成的审美相碰撞后,让《大黄蜂》表现出一种童话式画风,与女性和儿童观众建立起更好的观影互动。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除了大黄蜂,赛博老哥们也终于见到了原汁原味的擎天柱

热点当前,我国媒体在影片的前期宣传中为了吸引关注,将本片导演——“耐克哥”特拉维斯·奈特描述成“明明可以花式啃老,却非要自力更生”的富二代文艺青年,其艺术生属性也确实让全片充斥着怀旧金曲和对“豆瓣评分最高的XX部电影”的直白致敬,中和了纯粹铁与火的刚猛。

而在对大黄蜂的个性化调教上,之前机械感更强的摄像头式双眼被忽闪忽闪的二次元式灯泡眼取代,甚至为了展现眉目间的温柔体贴,还特意加装了“双眼皮”的构造;表演方面,幽默的肢体语言加上收音机电波颗粒质感的语音赋予了大黄蜂介于高等智慧生物和人类文明局外者之间的微妙身份,配合青春期摇滚少女的主角设置,成功划入了美式青春片的类型归属。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除了保护主人,萌宠的另一大必杀技既然就是“拆家”

据《童话往事》(作者 关中阿福 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出版)记载,1989年5月31日上海《新民晚报》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儿童对《变形金刚》的喜好度高达98.7%,同时期广州东山区和荔湾区所做的问卷调查则显示,喜欢《变形金刚》的男孩达88.6%,女孩也占到32.5%,抛开喜好仅论及认知度更是不在话下。

时光荏苒,曾经痴迷于工业幻想的男孩们变成了收复刻玩具的老哥,女孩们则有不少已成为带孩子进电影院的少妇人妻。

相比之前那台陪着大小伙子泡妞的美式肌肉车,在姑娘最需要的时候送上金曲和拥抱的“暖男”显然更让做母亲的感到满意,更不用说忠于原作的甲壳虫汽车历经时代变迁被赋予的小资产阶级文艺属性也是消费社会中咸淡适宜的一味心灵鸡汤佐料。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目前最贵的通贩周边是不可变形的雕像,当然你要说甲壳虫汽车才是最贵的我也没意见

就这样,采用1987年oldschool画风的《大黄蜂》在商业合作上天然屏蔽了此前系列电影里吃相难看的植入广告,难得将主要精力都集中在了角色和故事上,开场经典G1皮肤的赛博坦战斗场面也让老粉丝对系列今后的展开浮想联翩。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电影院里,我身边的家长和孩子解释说“这不是硬盘,是磁带”

四、单打独斗or整合宇宙——变形金刚续作的猜想

《大黄蜂》的制片人洛伦佐·迪·博纳文图拉在影片宣传期接受媒体采访并谈到续作时表示,基于赛博坦战争的动画电影将成为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而《大黄蜂》回暖的口碑也为《大黄蜂与擎天柱》或者《威震天》的独立企划提供了发挥空间。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客观来说,变形金刚电影版最大的课题便是来自核心受众与普通观众之间的认知距离,以往的人类角色除了辅助推动剧情发展外,一个很重要的功能还在于帮助普通观众建立起与核心内容——变形金刚战争之间的关联,男主是大黄蜂的朋友,所以他要参战,或者人类有求于变形金刚,但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开战等等,演员们在软科幻和硬广告的语境下负责回答普通观众“这是什么?”“怎么回事?”“管他干嘛?”“呵呵你别说还真挺牛逼”等一系列问题,最终落实在买玩具的消费闭环上。

换句话说,除了尖叫和推销以外,人类角色并没有太大的存在价值。但其实孩之宝手里是有可以卖玩具的人类角色的,而且这些角色本来就是变形金刚的天然同盟——特种部队(G.I.JOE)。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伪装”成挂卡的变体版封面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论卖玩具,孩之宝从来就没服过谁

当初孩之宝和派拉蒙为了融入好莱坞“IP作品宇宙化”的时代洪流不可谓不努力,除了变形金刚系列以外,作为上世纪孩之宝在男孩子们中扬名立万的另一个金字招牌,特种部队(G.I.JOE)也两次试图通过真人电影版建立自己的话语权,进而实现两军会师的野望。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要说特种部队的真人电影,那绝对是车祸现场

这样的好处在于人类角色将不再是负责科普的助演嘉宾或者演技掉线的明星(比如安东尼·霍普金斯在《变5》里自废武功的表演),而是可贡献玩具销量的1:1可动兵人,在当年漫威为孩之宝制作的一系列IP漫画中,公爵,眼镜蛇指挥官,白幽灵等人便已经和擎天柱,威震天,红蜘蛛有过频繁互动(漫画工作移交IDW后亦延续了同一宇宙的设定)。

然而《特种部队》电影版持续糟糕的表现沉重打击了版权方的信心,如果说观众们在变形金刚电影版每况愈下时起码还愿意输出话题,并给了《大黄蜂》一次重新证明自己的宝贵机会的话,那么《特种部队》恐怕就真的是无人问津了。

然而俗话说得好: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商家的心。2016年起,孩之宝已经在动漫作品中开始强化其作品宇宙的联动,如今他们所需要的,或许就是寻找到下一个“大黄蜂”,以及再试一次的勇(投)气(资)吧。

从二战军工到暖男萌宠,大黄蜂为何重回甲壳虫?

为您准备的好内容:

www.haoxyx.com true http://www.haoxyx.com/pylview/19/0115/10/E5IA3U9D00318QE8.html report 11182 《大黄蜂》独立电影的立项早于《变5》的崩塌记得2007年首部《变形金刚》真人版电影上映的时候,我隔壁那些主营变形金刚玩具的商家们因为错误预估了角色人气(所谓的被核心用户牵着鼻子走,我们这些经营文化类产品的JS都容易犯类似错误),导致大黄蜂玩具出现严重断货,为此他们甚至跑到对面商场的儿童玩具柜台以官方零售价“进货”,然后再拿到店里加价出售。那些与JS斗争经验丰富且识货的老“刚丝”们对此自然不屑一顾——MP系列、元年中古、以及后来优秀的中外第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